奇书铺 > 遇见你,是我余生的欢喜 > 第五章 开始回避

韩东没想到孙晓娆会来医院看自己,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好在母亲一直是懂自己的,忙不迭地把水果放在桌子上。

“诶呦,瞧我这脑子,打好的白菜汤忘了拿!”

说着,韩母朝着儿子的方向眨眨眼睛,暗暗窃喜。

孙晓娆当然知道韩母的心意,只是事情一步一步进展到这个地步,有些解释的话,早就已经变得苍白无力,多说,只会让尴尬的气氛,变得更加尴尬罢了。

“情况比我想得还要糟糕,看来你要在这里多吃点苦头了”

“没想到你会亲自过来”韩东不好意思地回过头,朝着孙晓娆笑笑,期盼的眼神尽显无疑。

“你呀,就是逞能,要不是阿美告诉我,我要成了罪人”

“没有这么严重啦,后天!后天我就能回公司了,我向你保证!”

孙晓娆见韩东义正言辞向自己保证的样子很是可爱,不再刻意保持距离。她从果篮里拿出一颗苹果,在一旁削了起来。很快,一颗红润的苹果被褪得光亮整齐。

韩母从探视窗外来回踱步,不想打扰儿子。此时,护士端着从门诊台向3号病房走来。

“那个...我家儿子”

不等韩母拦住,护士小姐满脸牢骚抢先一步进了病房,见两人聊得正欢也不好过多打破气氛,简单检查一番,便匆匆离开。

“3号病房家属,患者目前伤口还没恢复,不宜活动过度,药放桌子上了,晚点再换就行。”

孙晓娆送走护士,发现韩母的衣角夹在门外,嘴角不禁挂起一丝笑意。

“今天见到你我也算安心了,你好好养伤,公司还有事,改天再来看你!”

“姑娘,哪能就这么走呀”原本躲在门后的韩母听见孙晓娆要走,多有不舍,顾不得在背地偷听造势,假装匆忙从外面回来,对孙晓娆露出儿媳人选的标准笑容,热情难掩。

“阿姨,公司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孙晓娆微微一笑,转身再次向韩东普及护士刚才留下的重要信息,在韩母看来,孙晓娆怎样都是温柔的,是儿子结婚对象的最佳人选。

“也好,年轻人要有自己的空间,阿姨不留你了,不过咱们可说好了,改天一定再来!”

“哎呀,妈,我腿好像有点疼,你快扶我躺着”说完朝孙晓娆眨眼,示意她赶紧离开。

“哪疼?”韩母着急地来回查看韩东的伤情,嘴里不时碎念不小心。

孙晓娆走出医院大门,正是中午,街上樱花烂漫,绽放的花瓣随着微风飘散,竟也落得扑鼻香气款款而来,这一天,长款卡其风衣,搭配牛仔裤和白底鞋,幸福得刚好。

此时,电话铃声响起,孙晓娆拿起电话,本以为是阿美,看到来电显示,是郑阳。

缓缓地,孙晓娆才决定要接这个电话。

“有事?”

“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去看画展,意大利大师查·布里尼的作品”郑阳心里有些局促,但语言上还是激励克制,至少在孙晓娆面前还是尽力保持低调平缓的语气。

“非常抱歉,我...”

“没关系,画展有一个月的展期,时间你定”

郑阳一副招之即来的态度,阴显的转变孙晓娆心知肚阴,他想要和好,在试探她的想法。

“对不起”孙晓娆斩钉截铁地回答。

电话一头,空气突然安静,只听见几声刺耳的鸣笛声和渐渐升起的呼吸声,让尴尬更加难以诉说。孙晓娆不想再和郑阳私下牵扯不清,落人口舌。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为了爱情而奋不顾身的女孩,对于爱,她多了保留,多了谨慎,唯独少了期待。

“周一见。”孙晓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及时终止了这场漫无尽头的纠缠,让自己在爱情面前更洒脱一些。

回到家,阿美已经拎着行李箱在门口苦哈哈得等着她了。

“好端端的,突然跑来做什么?”

“家里催婚,我要逃走,只好便宜你喽”阿美嘴硬心虚,生怕孙晓娆不接受自己。

孙晓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他们是自己在这个城市的家人,也是自己接连不断的麻烦的开始,好坏都已经习惯了。

“你做饭的话可以考虑!”

“诶,孙晓娆,你去我家的时候,我可是好酒好肉的招待你啊”阿美拔高了嗓门。

只见孙晓娆不紧不慢,对着阿美假面逢迎。

“此一时,彼一时嘛!进门之前,你还有三秒钟的考虑时间!”说完,提着阿美的行李箱走进大门。。

“行,我卖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