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EDG在最后的位置选出了刀妹,S6全球总决赛LPL的首场比赛,正式宣告开始。

双方教练握手下场,解说记得和小伞的声音响起,探讨着局势的走向。

下路一上线,直接在草丛里短兵相接,兵线还未到来,双方已经开战。

布隆Q中了妹控的娜美,配合寒冰,打出被动。

但EZ持续的攻击着寒冰,也让INTZ的下路组合放弃追击。

兵线上来,双方一波拉扯,妹控今天的手感火热,一次又一次的用泡泡控住敌方,让羊驼保持血量优势。

再次击杀一个小兵,羊驼顺利升了二级。

秒学了奥术跃迁之后,闪身拉近到已经半血的寒冰面前。

平A接Q接平A,行云流水的操作让寒冰无奈只能缩回塔下回城。

“胖!你那情况怎么样?”

厂长刷完下半野区后,朝着panw选手问道。

“血线有点劣势,我正在嗑药。”

胖将军在前期没有血池的时候,对线难免要被手长的辛德拉给打几下,不过这也无伤大雅,等级稍微高点之后,吸血鬼可并不怕辛德拉这种英雄。

“我来了,这波先给他搞残回家!”

厂长从河道处赶来,一个滑步上前,抬枪就是点射。

但辛德拉技能全在手,被攻击后,立刻召唤黑暗能量球,将厂长推开。

胖将军跟上吸了一口,但也无法留住辛德拉。

这一波,他连闪现都没交。

几人默契散开,继续发育。

厂长走向F4,开始清理上班野区。

上路刀妹和纳尔的对线打的激战正酣,双方血量相同,但纳尔在补刀上,已经领先了七八刀。

这让阿光十分意外!

“往后靠一点,那盲僧过去了!”

厂长说话间打掉红BUFF,也朝着上路赶去。

INTZ的上野做出配合,纳尔清掉前排兵线,盲僧则是卡住视野溜进了草丛。

阿光看见厂长也已来到身后,倒也无所畏惧。

双方上单先行开战,纳尔把控住距离,点出双环,怒气值拉满,瞬间变大,朝着阿光的刀妹,跳了上去。

双掌拍地,成功将其控住。

敌方盲僧也随即冲出,二段Q瞬间就拉近身位。

“卧槽!救命啊!”

阿光大喊一声,召唤术这种东西,可不是只有对面会的。

在阿光的呼救声中,厂长仿佛踏着七彩祥云一般,及时的从身后出现。

“打!”

话不多说,抬手就是干!

一个烟雾弹笼罩住敌方打野,抬手跟上又是一枪。

INTZ上野一愣,立刻察觉不是此二人的对手,开始后撤。

双方一波换血后,却也没能有所斩获。

比起中上两路的焦灼,甚至是微微落后,下路的双人组可谓是打的风生水起。

在厂长支援中上,无暇兼顾下路的情况下。

羊驼妹控二人单凭借对线压制力,就已经打的敌方生活有些不能自理。

第四分三十秒,双方再次交锋,妹控奶了一口羊驼,让其有了血量优势的情况之下,直接上去,挡住布隆的攻击。

羊驼EZ被奶,立刻上前输出!

布隆举盾,试图为寒冰挡下攻击,但面对的是EZ,这样做毫无疑问是痴心妄想。

直接越过布隆,再次Q中正狼狈逃命的寒冰,对方中招后仅剩一丝血皮。

布隆护友心切,直接用出虚荣,套在羊驼身上。

但同样被EZ打到减速的寒冰,依然不能走出对方的攻击范围。

塔前一发平A后,终于含恨倒下。

“frist blood!”

四百块赏金到手!

两人立刻转换目标,开始攻击布隆。

布隆慌忙往塔下逃窜,血量以惊人的速度下降,好在EZ被防御塔攻击了一下,不敢再追!

但妹控却不打算就此作罢,Q技能泡泡朝着布隆脚下落去,布隆无奈,只能闪现逃命。

“蹭~~~”

妹控毫不迟疑也闪进防御塔,最后一发平A,直接将其击杀。

布隆临死前也成功反Q到妹控,一个软辅在被减速后,也是没能逃离防御塔的攻击,双方辅助互换。

下路1换二,打出优势!

“乖乖隆滴咚!你们打的这么凶啊!”

阿光继续和对面和平发育着,望着下路激烈的战队,有些感叹,这年头,辅助的脾气都这么爆嘛。

要说这外卡队,还真有点像,前面的ANX和这支INTZ,都是明显不能吃亏的主,下路刚被击杀,立马就要反扑。

盲僧率先落位清理视野,寒冰布隆复活后,上线直接前压,将兵线推进至塔下,虎视眈眈。

双方AD皇城PK,一同乱点,各种残血后撤。

“不得了!快跑!”

厂长正刷着野怪,发育经济,下路的一幕让他从前的记忆闪过。

没错,下路接下来是要被反打!

连忙喊出撤退,并起身前往。

然而早已落位的盲僧明显要速度更快,直接摸眼跳进三角草丛。

兵线进塔,羊驼这才发觉不妙。

但一切为时已晚!布隆率先冲锋,大冰坨子甩出。

羊驼只剩残血,根本无力招架,妹控只好挺身而出,接下了所有远处攻击。

然而,盲僧直接用闪现突击,让妹控无力再去保护羊驼。

闪现落位后,E技能拍击地面,直接带走了羊驼,余下的妹控,也只是一个软辅,面对三人,也是在劫难逃。

“双杀!”

巴西凯在偶像面前,成功的展现出亮眼的操作。

而厂长这边也是终于赶来!

“麻蛋,你们倒的也太快了吧!我特么鼠标都点烂了跑的都没你们死的快!”

无奈的吐槽了一句,此时一人,面对敌方三个,显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刚要转身溜走,却被羊驼叫出。

“厂长,帮我们守下塔,这一塔不能丢啊!”

“呃。。。”

犹豫间,巴西凯放弃推塔,转而直接一Q踢中厂长。

“卧槽!这画面。。。他不是要回旋,,,我溜!”

回忆起前世的记忆,不详的预感袭来!

厂子直接往前滑步,不能让他给回旋踢回去。

然而巴西凯这小比崽子显然是不想当人,跟着摸眼前冲,落位在厂长的更前方。

“猛龙摆尾!!”

大招转身后侧踹,一脚就将厂长蹬回了敌人的包围圈。

“好的,从现在开始,你是我什么丝我都得杀!”

说完,在三人的夹击之下,男枪彻底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