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的重返2002 > 第十九章:期货。

“经理,后天学校要进行答辩了,我想请几天假。”

周二下午,沈浪来到经理办公室,交请假条。

刘经理接过请假条,看着沈浪,叹了口气,弄得沈浪莫名其妙的,请假的事他之前就跟刘经理沟通过,怎么现在这副表情?

“嗯,我知道了,待会我签完字会交给人事的,你先回去吧。”

这就完了?沈浪更是疑惑,不过刘经理不说,他也不好多问,起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

曹磊从隔壁办公桌探出一个脑袋:“唉,怎么样?请假批了吗?”

“批了,不过咱们经理情绪好像有点不大对啊。”沈浪低声道。

曹磊满脸八卦的凑了过来:“据小道消息,咱们经理可能要跳槽。”

“不会吧?这两个月咱们组的业绩不是还可以吗?”沈浪惊讶的问。

“我也希望不是真的,咱们组要是换个老大,还得重新磨合,不过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曹磊的话让沈浪陷入沉思,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刘经理如果真的要走,却没有提前跟他沟通,说明人家压根就没打算带他玩儿,自然没有跟着跳槽的必要。

至于新来的经理能不能处得来?管他呢,处不来大不了就辞职呗,反正他又不靠这点工资过活。

念及至此,沈浪就把这个八卦抛诸脑后了,安心等待下班。

六点钟一到,沈浪就收拾东西打卡下班,见电梯口没有冯笑笑的身影,特意等了下一趟。

过了有十分钟左右,这才看到冯笑笑没精打采的从公司出来。

“怎么了?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沈浪抓了抓冯笑笑的头发,很快把她柔顺的长发弄成了鸡窝。

冯笑笑没好气的拍了沈浪几下,唉声叹气道:“马上毕业答辩,要请好几天假,回来还不知道公司会不会把我开了。”

话音刚落,冯笑笑脑袋上就挨了一记,气得她狠狠锤了沈浪好几下作为抗议。

“傻妞,现在公司在裁员,要是有心开掉你,就不会批你的假了,放心吧,你的上司应该对你挺满意的,估计你试用期满应该就能转正了。”

冯笑笑的心情仿佛一下子从地狱到达云端:“是不是真的?你可别骗我。”

“**不离十吧,要不咱们打个赌,你要是转不了正我养你,你要是转正了,你养我。”沈浪戏谑的冲她眨了眨眼。

冯笑笑哼了一声:“想得美。”

然后一甩马尾,蹦蹦跳跳的上了公交车。

很快,沈浪要等的公交也到站了,一路到达东大,不由发现校园里的人似乎比以往多许多。

回到寝室,发现寝室门居然是开着的,沈浪一进门就发现一个穿着篮球背心的学生正撅着屁股研究自己那台电脑。

“我靠,浪哥,你别告诉我,这台电脑是你买的!”焦阳听到推门声,惊奇的看着沈浪。

沈浪耸耸肩:“怎么?有问题吗?”

焦阳连忙摆手:“不,我不是那意思,就是有点奇怪,你怎么临到毕业了想到弄台电脑。”

“以前没钱啊,这不,工作了发了工资,就整了一台。”沈浪轻描淡写的把包放在床位上。

要说起来,焦阳应该算是沈浪为数不多毕业之后,还有联系的室友,这位家里是魔都本地人,后来拆迁直接五套房到手,从此就过上了无忧无虑包租公的生活,不知羡慕死多少同学。

“可以啊,你这显示器飞利浦的吧?我能玩一会儿吗?”

焦阳这人有个好处,就是很懂分寸,哪怕是一台电脑摆在寝室里,人没回来,他也一直没动。

沈浪笑了笑:“随便,只要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小网站就行。”

“放心,我就玩儿会游戏。”此时的焦阳家里还没拆迁,条件并不富裕,平时上网也只能去网吧。

沈浪也没管他,径直走向洗手间。

等到沈浪出来的时候,发现寝室里又多了两个人,一个正跟焦阳一样正盯着电脑屏幕,另一个正在铺床。

“赵毅,周文怀,你们来了。”沈浪跟二人打了声招呼。

正在铺床的周文怀回过头,比较冷淡的应了一声,然后就继续自己的事情了,二人本来关系也一般。

正在盯着电脑屏幕的赵毅冲沈浪笑了笑:“老沈,不错啊,这几个月没见,鸟枪换炮了。”

沈浪用干毛巾擦着头发:“唉,几个月的工资都搭进去了。”

“嗨,钱是王八蛋,没了就再赚,玩儿得过瘾就成。”赵毅随口回了一句。

沈浪暗自摇头,赵毅算是寝室里家庭条件最好的一个,老家是江苏的,父母开着工厂,家里就他一个独子,身上穿的都是牌子货,毕业之后,他就会老家去了,好像回去没多久就结婚生子,等到沈浪结婚的时候,赵毅孩子都上初中了,妥妥的人生赢家。

过了一阵子焦阳就用沈浪的电脑下载好了传奇,赵毅也拿出了笔记本电脑,二人很快沉迷在玛法大陆中无法自拔。

转过天,沈浪被闹钟叫醒,简单洗漱后去食堂随便吃了点早餐,回到寝室打开电脑,开始模拟期货交易。

期货市场有一定的准入门槛,除了五十万的资金外,还需要10个交易日、20笔以上的股指期货模拟交易经历,之前沈浪已经完成了8个交易日,还差两个交易日,就能开通期货账户。

相较于股票市场,期货市场的风险更大,因为其天生自带杠杆属性,说得通俗一点,期货交易只需要交纳保证金,就能够买入,当然,如果保证金太少,很容易被强制平仓。

“咦,老沈可以啊,都玩儿起期货了。”赵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站在沈浪身后,惊讶的道。

他这一嗓子把焦阳跟周怀文都弄醒了,二人也都用好奇的目光看向沈浪。

沈浪敷衍的回了一句:“毕竟现在是在金融公司上班,期货市场也需要了解一下。”

赵毅他们也都没有怀疑,都是学金融的,也都知道期货市场的准入门槛,以他们对沈浪家庭情况的了解,才刚刚工作几个月的沈浪,上哪弄五十万这么一笔巨款,肯定就是随便玩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