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肥妻种田忙:相公又真香了 > 第45章 货真价实

这街上人多,她走那样快,要是走散了,半日都找不到人。

吕腊梅站在定,气吁吁的回头看着她大嫂质问:“你刚才为什么要在驴车上,说我踩到了狗屎?害我丢人。”

小杜氏只觉的自己是好心没有好报,一心为小姑着想,替她善后,却招来抱怨。

“我不那样说,你的名誉还要不要?那几个妇女虽然都是外村的,可是跟咱皂河庄隔不了两里地。保不准儿在咱村中有熟人,不用看见人,只需说说你的体貌,就可以问出你是谁家的女儿。要是她们传出你没好教养,品性不好,你还要不要说亲事?”这未出阁的小娘子,想说一门好婚事,这样貌好教养品性是不可少的。这未出阁的小娘子,只需一传出没好教养品性不好的流言,这说亲事便难了。

吕腊梅绞着手里的手帕,咬牙说:“我又不是说她们晦气,是在说那死死猪。”

即使她们传毁她名誉的流言她也不怕,她又不会嫁到其它村去。

“你说的是韩百合,不是她们,她们就会觉的你有好教养了?人家今天可没有招你,没有惹你,你就那般说人家?旁人还是会觉得你是没好教养的人。”她真不明白,她婆母那样聪明、稳重知礼的人,怎就教出这样个任性蠢笨女儿来。啥事,全都不知道自己好好动动脑筋想想。

小杜氏的话,吕腊梅没法反驳,甩过头慢慢地往布店走。

……

百合在大街上走着,走到小摊儿前时,就会停下来看看。她想着给她新大嫂买个钗子啥的,只是这小摊儿上卖的全都是几厘钱一个的木头钗子,送人的话着实有一些拿不出手。

她离开一个小摊儿走向另外一个小摊儿,小摊儿上的发带,跟雕工精细的红梅木钗引起了她的注意。

“丫头随意挑挑,看上喜欢的可以试一下。”摊儿贩是个20岁左右,五官端正的年轻人。他的手上,有一些深深浅浅的疤痕,这一些钗子就是他雕刻的。

“这红梅钗子怎样卖?”百合拿起了红梅钗子。这红梅钗子上,雕刻着几朵红梅,还用红颜料给花瓣上色,用黄颜料点花芯,拿远了看就如若真的一样。她觉的这红梅钗子,跟她婆母非常相配。并且她婆母一直都用一支光溜溜的木钗挽发,便缺一个好看的钗子。

“这木钗不贵,只需20文。”那摊儿贩冲百合比了两根指头。

虽说百合知道,这20不多,可是买一支木头钗子就贵了。

“20文贵了。”虽说贵,百合却没有放下手里的钗子。

“那18文,不可以再少了。”那摊儿贩一副,我已然做出最大叫步的样子。

百合一笑,拿起她重视的,绣着红梅的橘黄色发带说:“这俩一起,15文。要是旁人,这红梅钗子跟发带加在一起,顶多给你10文钱。我乐意给15文,也是看在你这雕工精细的份。你如果乐意,我便买了,要是不乐意,便拉倒。”

像这种木头钗子,这镇上有钱的人也不会稀的买。乐意买的,大多都是不富裕的庄户人。庄户人将钱看的重,自然是舍不得,拿能买一斤猪头的钱,来买一支木头钗子的。因此她乐意出15文,买这两样东西,这价真是给的不低。

那摊儿贩儿想不到百合这样实诚爽快,他本来以为,她还要跟自己说说价,给更少的钱呢!她重视自己的手艺,乐意给15文,他心中非常开心。

“丫头这样爽快,这发带跟木钗便15文卖给你了。”

俩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百合揣着木钗跟发带继续逛街。

百合逛着逛着,经过一间布店,突然看到吕小山拿了根油炸果儿,坐布店门边的台阶上。

担忧这吕小山是跟他娘走迷路了,她就向前问:“你娘跟姑妈呢?”

吕小山抬头,见跟他讲话的是百合,微微蹙起了眉头,冲布店内瞧了瞧,说:“我娘跟姑妈在里边挑布料呢!”里边人太多,他觉的挤,他娘就叫他在外边等着。

“那你可不要乱跑,今日街上人多,用心走迷路了。”百合忍不住嘱咐了句。

吕小山舔着油炸果儿瘪了下嘴,不耐烦的说:“我知道,不用你说。”

面对吕小山的反应,百合耸了下肩,走了。

百合刚走没有多长时间,一个带着猴儿面具的人,手中拿着蒲扇,跳着舞从布店走过,那人四周还和了好几个小孩。吕小山也想围上去看看,可是想起百合的话,就打消了哪个想法。但是在他看见那戴面具的人,仿佛在发糖时,就忍不住拿着油炸果儿跟上。心中想着,他就去要两颗糖便回来。

百合在街上走了好久,可算找到了一家,门面不大卖银质首饰的店子,因此她就抬腿走进。这店子虽说不大,可是这银质首饰的种类却非常的多,全都摆在柜台上供客人挑选。

“丫头随意看看,咱店子中的银质首饰,全都是货真价实的,绝不掺假。”八面玲珑的掌柜大姐,见百合进来了,就非常热情的说。

百合点了下头,在柜台前挑起。

这店子中,有银耳坠,银镯子,银指环,银项圈,百合想着她新大嫂嫁进门之后是要干活的,带着镯子指环啥的也不方便。还有这耳坠儿跟项圈要是买大了又贵,买小又不显眼。这农家的女人,难的有件银质首饰,自然也是期盼不用特意显摆旁人就可以看见的。

百合用心的挑着,突然看到了一支不粗不细的银钗子,钗子用银丝线掐了朵栩栩如生的木槿花,那木槿花看着不小,非常的显眼。并且木槿花下,还有用银丝线坠了俩小铜铃,只需一动,这铜铃便会发出清脆的声音。

“掌柜大姐,这根钗子怎样卖?”百合拿起了那根银钗。她掂了掂发现,这银钗并没她想象的那样重,想来这钗子中头该是中空的并非实心的。

掌柜大姐见百合挑了那木槿花钗子,就笑着说:“丫头真是好眼光,这钗子是店子中师父,做的最满意的一支了。丫头要是真心里想买,我就给你个实价,1两三钱钱。”

从跟前这个客人了的穿着她能看出,这个客人无非是个农家女人,该没啥钱,这钗子她未必能买的起。她也不想多废唇舌,就径直报了实价。

百合想了下,觉的这钗子确实是值这个价,便将钗子递给掌柜大姐说:“那这钗子我要了,劳烦掌柜大姐找个好看的匣子给装起来,我要送人的。”

见百合这样爽快的买下了钗子,掌柜大姐倒是有一些意外。

“好的,请稍等。”

掌柜大姐回身去柜子中找装银钗的匣子,百合看着柜台上的银质首饰,想着自己以后要是挣了钱,也要给婆母买一套银质首饰。她婆母要是好好打扮一下,带些好看的头面首饰,比这城中的小姐好看多了。

掌柜大姐找了个雕了花的木头匣子,将银钗放入。

百合给了1两碎钱,有数了300个铜钱给掌柜大姐,将匣子揣进怀中,离开了首饰铺子。

出了首饰铺子,百合就去了一家粮店子。花了500文,买了300斤米,两百斤面。因为她买的多,店子的小二可以帮忙送货到城外。正巧店中的小二,认识赶驴车的曹大伯,百合就叫他们径直送到了曹大伯那里去。刚好吃午餐的时间到了,她打算吃个午餐,再买些猪头跟猪骨再出城。

百合随意找了个馄饨摊儿,要了一大碗馄饨,就拿起筷子吃起。她低头吃这馄饨,不经心的一个抬起头,突然看到一个男人,抱着一个男孩钻进了个小胡同。而,那男人抱着的小孩,所穿的衣裳跟吕小山一样。并且,她仿佛看见,那男人抱着小孩时,一个手好像捂着小孩的嘴。作为一个人民警察,敏锐的观察力,叫百合产生警觉。要是那男人,是小孩认识的人,根本不用捂住他的嘴。非常明显,这里边是有问题的。她从怀中摸出了俩铜钱,放了桌上,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