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凌岭耳朵忽然抖动了一下,超出常人二十几倍的身体素质,凌岭也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有东西在靠近。凌岭不为所动,就跟睡着了一般,静静抱着打开瓶盖的血液,头颅微低,让其他人看不见他的目光,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黑狗悄悄的绕着凌岭转圈圈,一圈、二圈、三圈,期间还不止一次的作出前扑的动物好像要来过,然后迅速后退,如此反反复复几波,见凌岭仍旧一动不动,听着越来越近的丧尸的咆哮声。

黑狗终于等不下去了,一个反扑向着凌岭手中的血瓶而来,凌岭暗道“来的好”,一个翻手,将老虎血收入储物戒指”,跃起的黑狗看着突然消失的血瓶,就像懂得什么,就想翻身逃跑,可惜怎乃在空中无法接力,就像撞入凌岭怀中一般,随着凌岭对着黑狗额头一个猛劈,黑狗绷紧的身躯一下子松软了下来。

凌岭连忙收起血瓶,抱着大黑狗飞快离去避免遇到一会即将到来的丧尸潮,凌岭此刻速度何其快,即使手里提着一百来斤的大黑狗,也是健步如飞,将丧尸狠狠甩在后方。也就半个小时,凌岭终于赶了回来,跟王霞打了个招呼就赶去了秘境,刚进入秘境,就收到了提示,“试炼者通过三百七十关,共计获得185分”,凌岭看着脑海中积分“剩余积分 192分”,看了一眼不远处还在跟丧尸打的游刃有余的王志西,暂时也不用自己帮忙,就来到的石碑前,将大黑狗放在石碑上,却没有得到任何提示,凌岭皱了皱眉头,不明所以毕竟即使是前世后期的变异动物,要么是群居,要么是带有剧毒无法服用,要么一个个非常厉害,就算有人偶尔侥幸得到一两只可以提升素质的丧尸,也是悄悄的感觉服用,然后毁尸灭迹,谁还敢带到秘境里,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果然即使从生过一世,关于这末日凌岭也只是了解了个大概,还是有许多秘密和未知等着凌岭去了解。暗暗沉思了片刻,嘀咕道“难道活的不行,要死的”,反正也不是自己养的狗,何况这条黑狗可是真的成的成精了,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硬生生靠着自己的体量吃丧尸吃到了一阶。

确定了想法,凌岭也不在犹豫,依旧翻手对着黑狗的头颅劈去,“咔嚓~”,伴随着裂开的声音,脑海中确实多了一道声音,“检测道完整变异异兽,血液完整度-87%,可兑换七百积分,是否兑换”,凌岭这回可不在犹豫,连忙选择了兑换。这大黑狗本就是意外之喜,实在得不到凌岭还是准备用老虎血液兑换一个异能的,可是既然能空手套白狼获得这七百积分,凌岭也是欣喜若狂。

看了看脑海中的剩余积分“892积分”,凌岭暂时安了心再如何一个异能是跑不掉了。凌岭这才有时间观看王志西的战斗,已经到了三百七十八层,上一次逼迫凌岭使用后踏才能结束的地步,但是那个时候的凌岭只能算是吸收了一颗晶体,也就比常人厉害二三倍,所以打的颇为费力,王志西现在可是一阶的人类,又喝了老虎血,随着这段时间的战斗,身体素质已经稳稳停在了二十倍左右,靠着强大的身体素质碾压,眼前即使是会一些古武技巧的丧尸在力量的完全碾压下,也是撑不了几个回合眼看就要死了,凌岭连忙喊到,“王哥,先不要杀他”。

王志西听到凌岭的声音,连忙停手,让眼前的丧尸静静的恢复,虽然他不知道凌岭为什么不让自己击杀眼前的丧尸,但是他相信凌岭一定有他的理由自己只需要等他的解释就好了,果然凌岭的声音喜传递了过来,“王哥,到达这一层次的丧尸,已经初步学习了古武技,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战斗方式,王哥有我掠阵,你先不着急杀他,而是尝试跟他对招,学习他的运力方式,偷学他的技巧”。

王志西这才恍然大悟,看着眼前的丧尸,这才解惑道“难怪,我明明身体素质,反应力都超它数倍,可是对战起来,却仍有一种无力使的感觉,还经常被他巧妙的化解,反用来攻击我”,说着王志西就安下心全心全意的陪着丧尸对招,这一一堆下来王志西才发现自己的战斗技巧真的是差的一塌糊涂,要不是身体素质撑着,可能无法在丧尸手下扛过半分钟王志西也是越打越心惊。

凌岭在一旁看着也不提的给王志西解释,“这秘境里的丧尸每击败就会提升百分之十的素质,层层累计下来只会越来越强,并且越到后面丧尸的技巧,所掌握的能力也会越来越恐怖,我有时候都会怀疑,是不是外面的丧尸也会像秘境里的这样进化”。

王志西听到凌岭这样说,战斗的身影不禁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惊恐而又无可奈何的声音传出“真要那样的话,这个世界可就太恐怖了”,“是啊,那就太恐怖了”。凌岭眼神迷茫了片刻,又恢复了清冷和坚定,这时又说到“所以,王哥,我们要不断的变强,拥有远超这群畜生的实力,他们变得强,我们就要更强,才能保护我们要保护的人,守护我们想守护的东西”,王志西本来有些沮丧的心情,在听到凌岭这样说之后,也不禁恼怒起来内心暗暗对着自己说道,“是啊,王志西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凌兄弟拿命博出来的,你有什么资格当个废物,还有王霞玉娇和天娇她们没有人守护,你难道还想重现昨天的场景吗?”。

看着眼前战意越来越强的王志西,凌岭也不禁点点头,自己刚刚的话就是给王志西竖立一个丧尸会越来越强的念想,让他能不断的努力,不断的变强。王志西不明白,凌岭可是却清楚的知道,二十倍素质的人类在现在这末日第五天丧尸才刚刚完成一阶进化的时间里那可是真是人形杀器,短时间之内真的是无人能敌。

凌岭也害怕王志西被这一无敌的假象影响,所以才有今天这句话让他对未来充满敬畏,这样他才能陪着自己走的更远,甚至陪着自己走上巅峰,毕竟凌岭已经是经历过一遍的男人了,所以他的目标也很单纯,补全前世的遗憾,探索末日的秘密,最后就是可以站在末日之巅,终结这场末日。

当然最后的想法,对于现在的凌岭也只是想想。看着王志西抱着学习的目标被眼前的丧尸暴打,凌岭不禁又回忆起当初跟着“古老头”学习古武技的时候,那时候也是天天都在挨揍,导致自己一度以为这老头有虐待倾向,凌岭的眼神露出来淡淡悲凉“古老,我可是凭借二十几倍的身体素质学会了后踏,并且初步掌握了寸指,你等着被我吊打吧,这一生你可要躲好啊可千万别被我找到,也就不会因为救我而死了”。

凌岭莫名的感伤回忆起了前世,自己五阶新人类的时候,与丧尸对战只会基本的挥、砍、劈,那天自己刚从战场下来,就遇到一个古怪的老头,对着自己嘲讽道“仗着身体素质强,招式却一踏糊涂的废物,活着都是浪费食物”,那时自己虽然不是基地最强可也能排进前五,谁听到这话能甘心,随着凌岭发动所有人脉,最终才查到那老头姓古是当时最神秘的,古武世家出来的。

在那段时间因为丧尸进化速度,跟不上人类进化,人类接连内战,战士们身体素质都已达到瓶颈都在满世界寻找可以传授技艺的高人而明显古老就是这样的人,凌岭用了三个月的时候才在平民窑里找到了古老,又用了三个月时间,在天天不能反抗只能挨打的情况下,学会了后踏和寸指的起手式,在之后就是丧尸潮围城自己被丧尸包围,就在自己都已经放弃的时候,没想到古老以三阶体质冲进最低都是四阶的丧尸群,将自己抛出去的场景。

凌岭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口吐献血血迹斑斑的对着自己喊到,“傻孩,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朝气,要想着拼尽全力的努力,而不是一味的厮杀不要命,去吧你不应该死在这里,你可是我这辈子教的最优秀的弟子,去吧,好好学习我教你的古武,别让我传授的古武蒙羞”。

那时候凌岭才知道殴打自己三个月,天天喊着自己是榆木脑袋,人间大蠢才的古老对自己抱着多么大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