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帝都战神 > 0038龙有逆鳞,触之必发!

“还朋友?你看看你那个所谓的朋友,他搭理你吗?或者说,他敢搭理你?”

“讲真的,你们敢来参加这次的派对,真是勇气可嘉。”

“别这么说。”张虎装作绅士,随即开口道:“都是同学,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也是看得起我张某人了。”

“是是是,虎哥,不好意思啊。”

刘长生说道:“不过我说得也不算错嘛,你们说是不是啊。”

“虎哥,你这样的人和叶秋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这不能怪长生说的话。”

“张社长,我认为刘长生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就是,就是!”

众多学生,一同附和道,张虎嘴角勾勒起一丝得意的笑容:“过奖了,大家过奖了,都是同学,别太过分了哦。”

“看到没,叶秋,我们虎哥替你说话呢,还不快去感谢虎哥。”刘长生不屑的说道。

“谢谢龙哥!”

叶秋内心起伏不定,却也能照做了,让他做任何事,他都能忍。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越想越气,可也打不过他们。

刘长生满意的说道:“对了,叶秋,你不说洛七逸是你的朋友吗?竟然这样,让他过来陪你一起削苹果吧,我们还等着吃呢。”

“我一个人就行了。”叶秋咬着贝齿,他可以忍受屈辱,早已习惯了,不愿让洛七逸和他一样遭殃。

“我要是说不行呢?”刘长生不屑的看着叶秋,眼神逐渐变得冰冷。

叶秋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刘长生反转笑了起来,这废物,果然还是跟从前一样的怂啊!

“还不去?”刘长生轻蔑的笑着:“你们两个废物能够给我们削水果,也算是你们八辈子修来的福分,还有三个月就毕业了,或许今日你们伺候好了爷爷们,让爷爷们高兴了,或许能够拉你们一把。”

“不....不去。”

叶秋脸色有些难看,手中紧紧握着苹果:“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许侮辱我的朋友!还有我的爷爷!”

从小,他是被爷爷带大了,父母都在外地打工很少回家,小时候叶秋在农村出生,而父母就不辞而别,只把他留下了爷爷抚养长大。

如今他的爷爷已经去世了,但爷爷慈祥的脸,在他的脑海中挥影不去,永远不会忘记。

还记得小时候,他爷爷是那么的宠爱他,也是唯一关心他的亲人。

不管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第一个想到的自己的乖孙。

正是因为爷爷临走前,让他好好学习,出人头地,他才从班上上中等成绩一路气势汹汹的冲在前方,不愿学习再难,她也一定会完成爷爷的遗嘱。

可想而知,他爷爷在他一生中多么重要。

叶秋决不允许任何人侮辱他最尊重的爷爷!

“我侮辱了又能怎么样?”刘上次根本没把叶秋的话放在心上,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脸嘚瑟:“爷爷就是要侮辱你,怎么样?”

“你的朋友都是废物,我就是你的爷爷,你爷爷的爷爷。”

刘长生完全就把叶秋当成手中的玩具,肆意妄为的,毫不顾忌他的感受,肆意开口,就算叶秋再生气,他一样不会要好好的把玩叶秋在股掌之间。

周围的同学们一脸轻蔑的笑意,叶秋这种底层人士,只配当他们的奴仆玩物。

墨心儿皱眉,心里颇为不舒服,却依然没有说什么话出口。

黄悠悠几次想帮忙,都被她拽住了:“你帮得了他一时,难道能帮他一世吗?倘若他自己不反抗,帮他又有什么用?”

洛七逸听力敏锐,这句话被他清晰捕捉到了,抬头看了眼墨心儿,再次响起当初的外国女孩,大口往嘴里灌了一口烈酒。

烈酒滚过喉咙,让他心中的痛稍微减轻一些。

“怎么着?侮辱你又能怎么样?你个废物东西!”刘长生看着叶秋生气,却有恃无恐的欣赏着,肆无忌惮的笑着,“你和你朋友都是废物而已,不要在高看自己了,明明是底层的垃圾,非要站出来。”

“你爷爷能生出你这样的废物孙子,那他一定比你还要废物,哈哈哈......”

“废物生废物,再生废物,制造废物,这么来说,你们还真是一个废物家族啊,哈哈哈......”

刘长生毫无怒言的侮辱着叶秋,众人不断附和他的说法,嬉皮笑脸的欣赏着叶秋表面上的情绪。

同时还会时不时的看着洛七逸一眼。

那个家伙,果然和叶秋一样,是个废物罢了。

在他们看来,洛七逸的沉默,是怕,是胆怯,是恐惧面对张虎,对他们的害怕,不敢上去帮忙。

张虎悠闲自在的喝着手中红酒,走到了墨心儿的身旁,缓缓的说着::“心儿,我觉得你以后还是少和那个洛七逸在一起了,看看叶秋的下场,就是和他交朋友也会是这样的下场!”

“刘长生是你安排的?”墨心儿狐疑的问道,她不傻,自然能够猜到一些。

“是,不过心儿,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帮你考验考验那小子,我可不想让一个废物当你的未婚夫。”

张虎酒后承认道:“不过,你看了吧,事实证明,他不配当你的未婚夫,朋友都这样了,他却只好站在角落里别硬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你觉得他有什么资格配当你的未婚夫?”

墨心儿沉默,心里对张虎极其的不爽,不过她没有刻意表现出来,今天是张虎的主场,他的面子自己还是要给他一些的。

“哈哈,废物玩意,你只知道愤怒吗?”

刘长生还在挑衅着叶秋,侮辱的朝着他说道,每次说话之间都夹着叶秋的爷爷,说洛七逸,刺激叶秋:“你爷爷就是废物。”

“和你走在一起的人,没一个不是废物的。”

“你爷爷那个老不死的东西死了没有?能生出你这样的怂货,估计早就该死了吧?”

“哟,还敢瞪我?你瞪我有用吗?小废物。”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不亦乐乎,刘长生继续溪落道:“来,不如认我当爷爷,跟在我身边,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有我一口饭吃,就有你一坨屎啃。”

叶秋胸口起伏的愈发剧烈,手中的苹果已经逐渐被捏的变形了,指甲陷入了手心的肉中。

但,刘长生依旧没有停下来。

一句句嘲讽的话语,刺激着他的心脏。

“住嘴!”

忽然间。

叶秋猛地爆发出一声怒吼。

撕心裂肺的朝着刘长生吼去。

声音沙哑,唾沫横飞。

“吼我?哈哈,你特么的个煞笔玩意,还敢吼我?牛啊牛啊,胆子肥了是不是?”刘长生伸出手,在叶秋的脸上轻轻拍打着,“怎么?想打我?”

“孙子,你的唾沫星子喷到爷爷的脸上了,还不给爷爷擦干净?”

“我特么的叫你住嘴了!”

叶秋怒吼,双眼爆发出的精光,顺着不自觉的手就往茶几上一瓶红酒拿起,众目睽睽之下,直接砸向了刘长生。

“砰!”

一声闷响,红酒瓶硬是砸到了刘长生的脑门上。

叶秋彻底崛起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刘长生侮辱了他的朋友,侮辱了他的爷爷。

他终于再也忍无可忍了。

红酒瓶“哐铛”一声砸在了刘长生的脑门上,鲜血流淌下来,刘长生踉跄倒退了几步。

还没回过神,也去直接将他按倒在地,手中的红酒瓶一次又一次的砸向去。

众人震惊了!

一刹那,竟然没回过神,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

叶秋太猛了,上前就是一顿胖揍!

“让你特么的侮辱老子的爷爷!”

“让你侮辱老子的朋友!”

他心中的怒火彻底燃烧,一边暴揍着刘长生,泪水不禁留下,声音中爆发出惊人是力气。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直再忍,为了能够顺利毕业不引起富家子弟的仇视,他只好听话懂事,可这一次!

他不退步了!

曾经他这么期待的一天,能够得到这些富家公子,小姐的接纳。

可是这些人却是得寸进尺的欺负他,用暴力的打服他在命令的口吻,自然而来的将他驯服成一只听话的狗。

今天,他终于再也忍受不了,“龙有逆鳞,触之必发!”

“砰!”

“砰!”

沉闷的酒瓶打击声不间断响起,刘长生拼命的捂住自己的脑袋发出惨痛声!

“住手!”

终于,张虎看不下去了,面色阴沉,怒斥一声。

“叶秋,你在干什么!”

“你特么的找死吗?叶秋,给老子住手!”

四周的同学,纷纷回过神来,呵斥着叶秋,上前制止住他的暴行。

张虎走在最前面,上前就是一拳朝着叶秋的脑袋落下。

这时!

一直沉默不语的洛七逸,动起来了。

上前走到叶秋的身前,抓住了张虎的拳头,轻轻一甩,便是将其推到了一边。

悠闲自在的喝下一口烈酒,洛七逸环顾四周:“我看谁敢动!”

顷刻,想冲上去的人全部愣住了。

洛七逸凭一人之力单挑整个武道馆的事,他们是知道的,凭他们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