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拍卖会的临近。

收到邀请函的人,也渐渐到齐。

沈父自然也是如此。

就在张云在门口将林业拉进去的时候,他可是将一些都看在了眼里。

“那……不是林业么!?”

“还有一个是……张云?”

“他俩啥时候认识的?”

纵有心中有万般疑问,但沈父依然没有直接叫住林业。

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机遇,或许林业真的是在某个特殊情况结识的张云也说不定。

况且对于林业而言,认识张云对他未来也有些好处。

“林大哥,林业看来是真的继承了你的天赋啊!”

“那件事情,不知道还瞒得了多久?”

沈父如同沈母一样,呆站在原地叹息一声,便径直的朝拍卖会场而去。

……

“我说,你姐今天没在拍卖会上吧?”

林业突然想到了之前张燕的表现,要是今天在拍卖会上,沈诗和张燕见面。

那后果……

想到此处,林业甚至都不由得打个寒颤。

没办法!

沈诗掌握着对他而言绝对性的武器——眼泪!

“我姐啊?她今天好像很慌的样子,估计是在忙拍卖会的事情吧?”

张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他姐姐张燕今天确实看起来很慌张的样子,而且还鬼鬼祟祟的躲在房间里不知道鼓捣着什么东西。

以张云直男的思维,也只能想象姐姐估计是在为拍卖会做准备了。

今天这场拍卖会可是由张燕主持的。

特别是压轴的那只曼陀罗藤幼崽,可是万万不得马虎大意。

“这样么?那就好!”

林业闻言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

不出一会。

两人便直接到达了拍卖会场。

林业先是审视一圈之后,决定还是先不暴露自己。

毕竟自己的身份在这里有些敏感。

通过超等志愿考核的平城区天才,这个名头在这场拍卖会里可起不到什么作用。

毕竟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也只是一个弱者罢了。

“嗯?这小家伙怎么来了?”

虽说林业不想引人注目,但白田在张云进来的瞬间,就已经发现了他们。

这也是高阶御兽师的能力之一,属于御兽师技能的一种。

同样注意到林业进来的,还有自江北区而来的宋天。

对于这场拍卖会的压轴宠兽,他这次可是志在必得。

所以在参加拍卖会之前,就已经将这里的情况差不多摸清了,现在所有在会场内能够有财力和他争夺的人,他都了如指掌。

可是看着刚进来的林业,他却是心中有些阴霾。

“这人难道是其他江北区的家族子弟?”

“这么年轻?”

宋天眼底闪过一丝寒意。

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出声质问。

又过了半晌。

“既然各位大人都已经到了,那张氏商会的此次拍卖会便正式开始了!”

和林业一起猫在角落里的张云,看着台上的小童,有些不解的看着林业。

这种时候,他作为张氏商会的人,应该是上台主持节目。

但林业却直接拦下了他,搞得他云里雾里的。

“林哥,究竟怎么回事啊?”

“你们这次拍卖会还邀请了其他地区的人?”

林业目光在宋天和其身后的两人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后看向了张云。

“其他地区?应该有吧,这次的拍卖会是临时举办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张云有些莫名,不知道林业什么意思。

按理来说,张氏商会举办拍卖会,应该会提前很多时间进行宣传。

特别是拍卖会上还有着曼陀罗藤这种宠兽。

要是提前放出消息,起拍价格绝对会翻三倍都不止。

拍卖人数也绝对不会只有现在这些人。

林业从一进来大厅,看到白田和其他几个比较眼熟的人就知道,这场拍卖会好像邀请的只是平城区的人。

但唯独一家不是!

宋天!

“你们家是今天才临时决定进行拍卖会的?”

林业再度朝张云问道。

“嗯?这么说的话,确实有些不对?”

经林业提醒之后,张云也是发现了其中的不对。

就算他们张氏商会,是出了名的有好东西就卖,但是这种着急的处理方式是不是有些过于急躁了?

而且自从今天早上起来之后,张燕似乎也只露了一面,便直接进到房间里没有没有出来。

难道……这场拍卖会真有什么幺蛾子?

可是不待他细想,拍卖会已然是准备开始了。

作为张氏商会在平城区的负责人之一,张燕正一袭红衣从后面缓缓走到了台前。

“姐……?”

台下张云有些愕然的盯着张燕,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张燕一项可是最不习惯参加什么拍卖会了,每次的拍卖会她也只是在幕后帮忙,怎么这次突然决定主持拍卖会了?

“感谢各位光临我张氏商会!”

“这次的拍卖会就由我来代为主持了!”

张燕一脸平淡的说道。

丝毫没有因为下面的各位都是她的长辈,而感到些许的拘谨。

“呵呵!张小姐多虑了,还请直接进行压轴拍卖吧,我可是很赶时间的!”

宋天脸上倨傲的表情不加掩饰。

“宋先生可真会说笑,不过既然是拍卖会自然是按流程来!”

张燕毫不畏惧的说道。

同时朝后台拍拍手。

“下面第一件物品——”

“五阶宠兽进化材料人面毒蛛毒囊!”

“起拍价,一千万宠兽币!”

看到张燕丝毫没有将自己的话当做耳旁风,宋天的表情一下子阴沉了许多。

旁边的一人见状,附身轻声道:“少爷,要不我们……”

“不用,我倒是想要看看,这张燕还有什么办法?”

“九阶宠兽血纹蟒藤的幼崽……”

“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说着。

宋天眼中一抹寒意浮现。

“对了!”

“那个人你去调查一下,既然能够参与进拍卖会,说不定和我们是一路人啊!”

宋天沉默一会,突然煞有其事的对着后面一人说道。

眼神稍微瞥了一下林业所在的地方。

“他么?”

“知道了,少爷!”

身后一人轻声附和,之后便悄然无声的消失在了宋天身后,但在场的人似乎无一人发现。

只有白田余光扫过这里,眉头不由得紧皱,嘴里喃喃了一句。

“多事之秋!”

随即便闭眼不在考虑这么多。

片刻之后。

调查那人依旧悄无声息的再度出现,附身在宋天耳边说道。

“少爷,查到了!”

“林业,平城区五年前兽潮的幸存者之一,前段时间刚从平城四中毕业,通过了超等难度的志愿考核,和平城区御兽师协会的白田,似乎交情莫浅。”

仅仅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宋天就已经得知了林业的所有消息。

不过在听到之后,嘴角却露出奇怪的笑容:“平城区的天才?”

“乡下人果然是乡下人!”

“一个通过超等考核的穷学生而已,能让他们这么重视?”

“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参加这拍卖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