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桌边的高层们个个低着头,大气都不喘一声。

气氛安静到可怕。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他们这些高层愣是没敢合眼,废寝忘食共同商议解决方案,IT部也加班加点,可面对官网病毒,他们还是毫无对策。

或许。

从一开始,他们就低估了华国人的爱国之心。

首席CEO杰森的脸色非常难看,“三个小时之后我要是看不到结果的话,你们就拿着辞呈报告来见我!”

“散会!”

必须要在三个小时之内把病毒清除干净,将幕后黑手绳之以法!

LW这次已经丢尽了颜面,若不及时攻克病毒的话,必定会成为业界最大的笑话。

从官网被黑,再到掩藏在阳光之下的丑闻曝光后,LW的股票就呈直线式下滑,连续跌落三个点,如果任其发展下去,LW将面临成立80周年以来,史无前例的危机!

杰森倒是很有信心IT部能在三个小时内解决好所有的问题。

毕竟,P国是科技大国。

互联网技术更是遥遥领先周边国家三十年不止,一个小小的病毒而已,杰森不信,他们泱泱大国,人才济济,的连这点困难都解决不了。

杰森离开会议室后,只余下一众高层们面面相觑。

上头施加压力,他们只能往IT部施加压力。

于此同时。

国内外各种新闻和短视频APP的热搜前十全部都是关于LW官网事件。

芋圆奶茶这个账号,也在一夜成名。

【芋圆奶茶这个ID名,有点像个女孩子,巾帼不让须眉!点赞!】

【目前全球男女黑客的比例是100:1。而且,经过科学家研究表明,女性在计算机领域的悟性远不如男性的百分之一。各所高校计算机系的男女比例也只有20:1。所以,大佬是男是女,已经是明摆着事情了吧?】

【不是搞男女歧视,从大佬的行事风格上来看,大佬确实像男人。】

【重点不是大佬的性别,而是大佬给我们华国人狠狠地长了一次脸!】

......

【已经十个小时了,LW还是没有清除病毒,LW这次不会真的要栽在一个华夏国的黑客手上了吧?这也太丢脸了!】

【应该不至于,LW那几千人的IT部门能是白养的?再说,华国才有几年的互联网历史?】

......

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IT部对病毒依旧毫无办法。

股票一跌再跌。

在几个高层的商议下,最终决定在聚贤网发布悬赏令。

聚贤网既然有人能成功黑掉LW官网,那就肯定有人能清除病毒。

赏金100万金融币。

100万金融币相当于人民币一个亿。

LW如此大手笔,就吃定了肯定有人能清除掉病毒。

毕竟,当初发布黑掉LW官网的任务赏金才50万人民币。

谁能抵挡得住一个亿的诱惑?

怕是连那个芋圆奶茶都抵挡不了!

**

教师办公室内。

宋宝仪站在叶钧的办公桌前。

“宝仪,这次你又是年级第一。很好,一定要继续保持下去!”

“叶老师,我会好好保持的。”宋宝仪点点头。

边上的张老师开玩笑道:“宋状元,你回回都是年级第一,下次月考怎么着也得给我们班李浩然留个机会。”

宋宝仪是铁打的年级第一。

李浩然是铁打的年级第二。

宋宝仪谦虚的道:“谢谢张老师抬举,其实你们班李同学也是非常厉害。”

成绩好,还谦虚。

试问哪个老师不喜欢这样的好学生?

语落,宋宝仪看向叶钧,“对了叶老师,我能求您一件事吗?”

“宝仪你说。”

宋宝仪接着道:“是关于我姐姐的。我姐姐之前不懂事,我代替她跟您道歉,我希望您能重新给她一次机会,让她回来上学。”

叶钧微微蹙眉,“她被北桥退学了?”

宋宝仪一愣。

北桥?

宋婳真的转到北桥了?

她用了什么手段?

还没等宋宝仪全部消化完,叶钧语重心长的道:“宝仪,你跟你们家人都太惯着宋婳了。每次她惹了祸都由你出面来收拾烂摊子,她简直要无法无天了!这次她打着你的名号进了北桥高中,下次就能打着你的名号去干一些违法犯罪的事情!到时候你怎么去给她解决?”

宋宝仪笑着道:“也许我姐真的是靠自己的实力进去的。”

叶钧无奈地摇摇头。

宋宝仪还是太单纯了。

就宋婳那个样子,她能有什么实力?

做梦!

下午放学回家。

宋宝仪状似无意的问道:“妈,您和爸给姐姐找关系了?”

“找什么关系?”周蕾疑惑的问道。

宋宝仪接着道:“今天我们叶老师说姐姐进了北桥高中。”

周蕾皱眉道:“你们老师是不是搞错了?”

就宋婳?

她能进北桥高中?

宋宝仪支支吾吾,“叶老师说......说......唉算了!说不定姐姐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进去的。妈,这件事您别管了。”

说完,宋宝仪就转身上了楼。

周蕾怎么可能不管?立即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叶钧。

了解完事情的经过后,周蕾气得不行。

好一个小野种!

长本事了!

她现在竟然敢打着宋宝仪的名号去招摇张骗。

周蕾立即去书房把这件事告诉宋大龙。

闻言,宋大龙倒立即黑着脸从书桌前站起来,“你跟我去北桥高中一趟。”

“好!”周蕾跟上宋大龙的脚步。

十分钟后,宋家的车子停在北桥高中大门口。

得知宋大龙和周蕾是宋婳的父母,马薇薇很客气的接待了他们。

马薇薇本以为宋婳生得那么完美,肯定是随了父母,可亲眼一见,却不是那么回事。

周蕾虽然也称得上漂亮,却也只是漂亮而已,跟倾国倾城沾不上边。

宋大龙更是普通至极。

难道宋婳是基因突变?

“宋先生宋太太喝水。”马薇薇端来两杯水。

“谢谢马老师。”周蕾接过水,看了眼宋大龙,接着道:“有件事我们想跟您说清楚。”

“您说。”马薇薇笑着道。

周蕾接着道:“马老师。其实,宋婳我们的养女,她刚从乡下过来,跟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我们也知道,以她的资质是不可能考上北桥的!所以,您不必看在我们的面子上,给她走后门,这对其他学生也不公平。我们才知道她居然打着宝仪江城第一才女的名号进了贵校,给你们添了麻烦真是抱歉,我们今天过来,就是来带她回去的。”

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同时,也将宋婳塑造成一无是处的小村姑。

马薇薇先是楞了下。

然后才反应过来。

怪不得宋婳来参加招生考试时是孤身一人,转校第一天来学校报道也是一个人,就算是在独立的孩子,都应该有父母陪同。

马薇薇解释道:“二位误会了。宋婳是靠自己的真才实学考进来的,跟其他任何人都无关。如果二位今天不来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宋婳出自豪门。”

真才实学?

宋婳有这种东西?

周蕾一脸不屑。

马薇薇拿出一张纸,递给周蕾,“宋太太,这是招生成绩表。”

一共六门科。

总分750。

宋婳的分数是730,在56个考生中排名第一。

周蕾接过成绩表,皱眉道:“她肯定是作弊了!”

要知道,宋宝仪每次月考的成绩也就在720分左右。

宋婳怎么可能比宋宝仪还厉害?

马薇薇看着周蕾,心情复杂,寻常家长看到孩子考到这样的高分,肯定会激动的不行,可周蕾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宋婳作弊!

一时间,马薇薇有些心疼宋婳。

身为养女,她在那个家,肯定过得如履薄冰。

“宋太太,您要相信我们北桥的招生制度,也要相信宋婳同学。”

宋大龙在这个时候开口,“麻烦马老师给宋婳办理下退学手续!”

北桥是宋宝仪当年都没考上的高中。

宋婳凭什么?

凭她会作弊?

他是宋婳的父亲,有权利直接让宋婳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