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大唐女皇陈硕真 > 第六章 百年不遇大洪灾

这一觉陈无双睡得很踏实,也没有做噩梦,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慢慢醒过来。

屋子里还是那一群穿着粗布衣服的古代妇女,她们正在忙着各自的事情,有的在打扫房间,有的在清理换洗的衣物,有的在熬粥,有的在煎药。那个叫张婶的中年妇女依然守在陈无双的床边,用蒲扇给陈无双降温,顺便也驱赶一些蚊蝇飞虫之类。

陈无双发现自己穿了一身干净的粗布衣裳,那套满是血迹和破破烂烂的衣裳不知道到那儿而去了。她试着动了一下胳膊和腿,发现自己的伤好了很多,她尝试着让自己坐起来。

张婶一看陈无双自己翻身,连忙招呼大家过来帮忙,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她扶起来坐直了,又在她的背后垫了一些棉布之类的东西,方便她枕着。其实陈无双已经不怎么疼痛了,身上的伤也好了大半。

“这金创药还真神奇,”张婶见陈无双已无大碍,喃喃自语道:“以前也没见这药有这么好的效果,难道是菩萨显灵了?”

“我看也是,很早就听说覆船山是神仙出没的地方,恩人开仓放粮做了这么大的好事,一定感动了神仙。”其他人也有同感。她们从来没见过伤势那么重的人只一天多就能好大半的。

陈无双无暇顾及她们的讨论,她现在脑海里还是一片空白,她不知道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迎接自己的是好运还是厄运。

有人端过来一碗热水,陈无双接过来喝了几口,顿时精神了许多。

“这粥已经凉得差不多了,恩人肯定饿了,快吃点吧。”有人说着把一碗粥和一小碟咸菜端了过来。

张婶对陈无双说到:“你也知道,自从洪灾过后,大家都没什么吃的了,就只找到这点小米和咸菜,恩人你将就着吃吧,虽然比不上东家的伙食,但是也不至于饿着。”

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小米粥,陈无双确实感觉饿了,她也不说话,狼吐虎咽地把一碗粥吃完了。她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小米粥,就连那几颗咸菜都是香的,甚至比那些酒店的大鱼大肉还要香。见她把一碗粥喝了个底朝天,一个年轻的妇女又给她盛来一碗,她也不客气,又一口气吃完了,这才感觉有些饱了。她用袖子擦了擦嘴,这才发现其他人都没有吃,她不好意思地说到:“我吃饱了,你们怎么不吃啊。”

张婶说到:“我们刚吃过,现在还不饿。”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我们都吃饱了。恩人如果还想吃,锅里还有呢。”

“不不不,我不吃了。唉,对了,你们平时就吃这些吗?”

一群人尴尬地点了点头。

陈无双哪里知道,她穿越过来的时候,这里刚刚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洪灾,老百姓大多数都已经家徒四壁,他们好不容易才找来了这么点粮食,大家都尽量省着,怕有朝一日又会断粮。趁陈无双熟睡的时候,她们用野菜熬了一锅粥,大家囫囵地喝了一些就算是一天的口粮了。

张婶她们所在的睦州清溪县前几年刚刚经历了旱灾,老百姓日子本来就过得紧巴巴的,谁知今年又遭遇了这百年不遇的大暴雨,暴雨一连下了三天,瓢泼似的雨水从空中倾泻而下,没日没夜地冲刷着大地上的一切,四处山洪暴发,洪水犹如野兽一般咆哮着吞噬庄稼,淹没田地,冲毁房屋,卷走人畜,包括清溪县在内的整个睦州到处漂着各种冲毁的家具和浮尸。

清溪县原本是个物产丰富的富庶之地,但也正因为如此,这里也是朝廷征税的重灾区,洪灾过后,老百姓几乎颗粒无收,再加上贪官污吏各种名目的巧取豪夺,当地老百姓的负担十分沉重。眼看家家户户的老百姓都要揭不开锅了,朝廷不但不进行救济,各种赋税依旧照收不误,老百姓不得不卖儿鬻女缴纳课粮,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即使不吃不喝依然无法足额缴纳课粮,只好背井离乡,四处流浪乞讨,一时间饿殍遍地。

眼看着成千上万的乡亲因为吃不起饭而命丧黄泉,一个叫陈硕真的小姑娘坐不住了,同样为穷苦出身的她决定为这些苦命的乡亲做点事。陈硕真从小就没了爹娘,她和妹妹相依为命,是靠吃百家饭长大的,所以她特别同情那些受灾的父老乡亲。可是她自己都是别人家的佣人,虽然不至于挨饿,但也省不出什么多余的口粮来,怎么办?她焦虑不安,茶饭不思,终于有一天,半夜醒来的她突然想到了东家的粮仓。

那是一个巨大的仓库,里面囤积着东家千亩良田近年来的收成。这些粮食足够附近的乡邻吃上整整一年。可是,东家怎么可能答应陈硕真的请求给那些饥饿的乡民分粮食呢?要知道东家本身就是朝廷退下来的,身上的官宦气息浓厚,在他们眼里,老百姓天生就是被奴役的,哪有权利与自己分一杯羹呢。想到这里,陈硕真的心里一阵悲凉。

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窗外一片静寂,只有透着寒意的月光轻轻抚摸着被洪水洗劫的大地,似乎在为这个多灾多难的大地疗伤。陈硕真躺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眠。

粮仓就在隔壁,却又似乎远隔千里万里,那是一道永远也无法逾越的屏障,矗立在官宦和老百姓之间。陈硕真的心里仿佛有一头雄狮在嘶吼,她要打破这种不公平的格局。她永远也忘不了洪水中那一幕凄惨的景象。

就在几天前,洪水把无数农家冲毁,许多人在洪水中挣扎。

下游的人们在河两岸的大树上拉了一根绳子,形成一道绳坝,拦截从上游冲下来的人和物。陈硕真和一起当佣人的小姐妹们亲眼目睹了一对母子被洪水从上游冲下来。

母亲大概四五十岁,儿子十岁左右,母子俩相拥着被洪水冲了下来,母亲花白的头发在洪水中十分醒目。无论多大的浪拍打着,母亲始终用双手死死地护着儿子,岸边的人不停的挥手呼喊,示意母子俩向绳坝靠拢,母子俩挣扎着向绳坝靠近,但水流湍急,两人用尽了力气,还是无法靠近绳坝,眼看就要与绳坝擦肩而过。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神力,母亲像瞬间聚集了洪荒之力,就在与栓绳子的大树擦肩而过的一刹那间,母亲奋力把儿子往绳坝边一推,儿子顺势抱住大树,得救了,而在洪水中的母亲却被反作用力推到了河中心,在洪水中挣扎了几下,便消失在咆哮的洪水中。

被救上岸的儿子失声痛哭,陈硕真和岸边的人们也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不能再冤死更多人了!陈硕真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开仓放粮!”,这个想法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别说她一个小小的佣人,就算是这个院子里位高权重的管家,敢私自开仓放粮也免不了被东家送去官办。

但是陈硕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已经打定主意,就算是豁出这条小命,她也要为清溪的老百姓做点实事。

宋浩浩在《苦难》一书中这样写到:“我们无法回避世间的苦难,但我们可以度过苦难。”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遭遇了无数次的天灾**,但是我们的先辈都挺过来了,因为大家的心中始终有一个信念:善有善报!从小就失去父母四处流浪的陈硕真更加相信老百姓的苦难总会有尽头的,就像她一样,在流浪乞讨的幼年吃够了苦头,现在也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现在,陈硕真要拿自己的好日子去搏一把,她想让更多的老百姓过上像她一样衣食无忧的生活。

打定了主意,陈硕真悄悄穿好衣服,趁着月色出了小屋,朝着隔壁的粮仓走去。

夜风习习,陈硕真单薄的身子在夜色中显得异常渺小,一阵风吹来,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要说一点不怕那是假的,毕竟陈硕真只是个下人,东家任何一个爪牙都可以找个理由毒打她一顿。但是此时陈硕真心里只有那些饥饿的乡亲们,她已经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她给自己打了打气,壮着胆子往前走,月光把她的影子长长地投射在地上。

夜,静得可怕。除了呼呼的风声,几乎听不到任何其他声响,这也给陈硕真开仓放粮增加了危险系数,因为一旦有一点点的声响都会在这个万籁俱寂的夜晚被放大无数倍,很容易惊动他人。

此时已是深夜,所有人都在睡梦之中,包括守仓库的两名壮汉。

陈硕真之所以选择今天动手,因为今天是东家七十大寿的日子,白天所有人都为东家祝寿累得东倒西歪,陈硕真亲眼目睹那两个守粮仓的壮汉喝了不少酒,傍晚就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她决定赌一把,趁着东家吵吵嚷嚷无暇顾及的时候,她已经偷偷溜出去通知了附近的乡民,说今天晚上东家会开粮仓。乡民们相互转告,天刚擦黑就已经有一群人躲在粮仓附近的院墙外了。

陈硕真蹑手蹑脚地来到守粮仓的两个壮汉住的小屋,借着月光可以瞧见他们睡得正香,两人都发出了巨大的噗鼾声。看来今天的酒真的让他们喝了个痛快。陈硕真轻轻地推开他们住房的门,尽管陈硕真已经非常小心了,但是木门的轴还是发出“嘎吱嘎吱”的轻响,好在就算这样也没有惊醒那两个守粮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