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于末世全无敌 > 109、史诗增强

天一归来,杨旭喜极而泣。

夏紫嫣满含热泪替杨旭感到高兴,与杨旭一同分享这份来之不易的喜讯。

天一归来,杨旭找寻父母的行动,就更加方便快捷了。

杨旭迫不及待的让天一进入了“昆吾”形态。

杨旭发现他好像忽略了什么,此刻的天一昆吾形态,好比雪山昆吾的加强版。

比之真的“昆吾”还要雄壮,还要威武不凡,还要气势逼人。即使天一现在只有五阶,但也比七阶的雪山昆吾更加摄人心魄。

这是赝品超越了真品的节奏啊。

看来天一这次是因祸得福了。

杨旭摸着天一柔顺的羽毛,拉着夏紫嫣跳上了天一宽阔的后背。

唳!

熟悉的声音,却更加的嘹亮。

天一,满血复活。

天一拔地而起,直冲天际。

杨旭开启了探寻双亲的道路,这是杨旭自董事以来一直追寻的目标。

哪怕因此身陷囹圄,哪怕因此受人摆布,哪怕因此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他也从不气馁!

他只想问个结果,要个答案!

对于即将揭开的谜底,杨旭内心是忐忑的,不仅仅是担心双亲的安危。

也许是感觉到了杨旭的内心,夏紫嫣伸出手掌,将杨旭的大手紧紧的握住。

杨旭顺势搂住了夏紫嫣,闻着沁人心扉的发香,心情好了不少。

杨旭打开天一的属性面板,看着崭新的天一,一瞬间仿佛遭遇雷击,呆立当场。

一阶召唤兽:水天一

水波涛一族三阶五行兽,成长期,变异体水系生物、原五行大世界智慧生物。

天赋:破灭之魂(神通)、异变觉醒“破灭之魂”,领悟最纯粹的破坏之力,所有水系技能等级强制抵达“天阶”。

天赋:使用工具(D)、(智慧生物个体实力弱小,但是他们群居团结,善于使用工具才能在危机四伏的五行界生存)

技能:水枪(F)、(水波涛一族幼年玩耍工具,凝聚一滴水滴以极快速度射向目标,嗯!估计能起到洗头的作用吧,至于伤害那是什么)

技能二:水滴炸弹(B)、凝聚一颗水球,扔出去,接触目标或地面后发生爆炸,范围视召唤师等阶而定。

技能三:水镜(A)、犹如镜子般,使用见过的目标基因,可变化为目标模样,身体素质和技能可全部复制,身体素质不超过自身当前等阶、技能效果不超过水镜本身。

技能四:元素化(SS)、在任何形态下,身体可以化身成元素的状态,元素化形态免疫物理攻击,受到非物理攻击时,伤害加剧。

技能五:侵袭(SSS)、元素化形态下,可以随心所欲的潜入任何目标体内。

杨旭看着天一的天赋和技能,尤其是“破灭之魂”这个BUG一般的存在,让技能等阶对天一失去了作用,所有技能都将强制拥有天阶的威力。

这是一项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如果搞到好的基因,即使是面对烈焰或是比尔,天一都有了一战之力。

天一之前的天赋“水系专精”被覆盖了,有了“破灭之魂”,水系专精也确实没有存在的价值。

不仅如此,之前因为血脉天赋问题,导致天一迈入四阶,五阶时并没有领悟技能,现在也给补上了。

天一这是得到了史诗级增强啊,强势加入第一梯队序列。

杨旭调动技能“水枪”,指尖凝聚出一颗水滴,对着远处的山峰激射而去,水滴犹如激光一般,将厚重的大山击穿,烟尘肆虐,破坏力惊人。

这威力让杨旭咋舌,最低级的F级技能都有这样的威力,破灭之魂的强大可见一斑。

接下来杨旭催促天一全力赶路。

此行的目的地,距离水云城足有上千公里,不知以天一现在的能力,全力爆发需要多少时间,杨旭很感兴趣。

这片大地的西北方,有一不知名山川,它与云相拥,孤高冷漠。

这是一片巨大的山脉群,丛山峻岭,峰峦叠嶂,山川荒无人烟,人迹罕至,与世隔绝,只有偶尔经过的飞鸟与之作伴。

在这纵横交错的大山之中,却藏着一处鲜为人知的科研基地。

这座隐秘的科研基地,藏身于这茫茫群山之中。不过此时却被一群恐怖的家伙鸠占鹊巢。

只见其中一座大山,整片山体,密密麻麻布满了数之不尽的孔洞,山体上爬满了无以计数的“蜂”,有密集恐惧症的家伙绝对会头皮发麻。

这些“蜂”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全部发生了变异,个头变得和正常人拳头一般大小,偶有体型突破碗口的大家伙,隔着老远就听到了刺耳的嗡嗡声。

它们通体赤红,身体犹如红宝石一般晶莹剔透,宛如一件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它们强占了这座科研基地,将基地变成了他们的巢穴。

这座基地隐藏在山体以内,也不知道内部有多大的空间,只知道上层建筑已经全部被这群“红蜂”占领,且还有继续向内扩张的趋势。

科研基地第二层,此刻汇聚了不下百人,这一处地下空间,极其宽广,目光所见之处,面积绝对超过了上万平米,里面摆满了各种仪器,只不过这些仪器现在都处于罢工状态。

也不知道这群人,到底接受了什么样的隐秘的工程。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末世来临已经两个多月,这里居然还有一些简陋的照明设施在工作。

这近百人的团体,大多年过五十,少部分看起来也有三四十岁,一个个都面容憔悴,精神极度萎靡。

此刻这近百人围成一圈,好像在商讨着什么。

一名老者对着身旁一位头发半百的老者说道,老杨你是杨老最得意的弟子,现在大伙可都指望你了,你现在的进展怎么样?

被叫老杨的老者刚想说话,被他身旁的一名妇人插了话。

逸舟哥已经有眉目了,只是几个重要的数值还需要测试,大伙不要着急,要相信你们的杨大哥,早上逸舟哥还和我说大概需要五天时间就会有结果。

五天吗?五天的话时间上,还是很紧张。

我们的物资省着点还能坚持十天,但是上面的“怪蜂”可不会等我们,我估计最多也就几天时间,它们就会发现我们,到时候我们就只有退到第三层,第三层的环境可要比第二层差太多了,被逼去了第三层,于等死无疑。

老杨你可得抓紧点,不能让大伙失望。

问话的老者,虽然有点失望,但还是点了点头。

会议很快结束,大伙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叫老杨的老者,进屋前隐晦的看了看四周,发现其他人都进屋以后,才缩进了屋子。

一君,你怎么敢承若他们五天时间,就搞定武器防卫系统重启的事情啊。

这可要了我的老命了。

你可知道,末世以来这个星球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各种金属的特性随时随刻都在产生变化,量子,粒子等更深层次的就更不用说了,就连大气压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你说这叫我怎么下手,我可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男人显然被气到了,将头发抓得跟鸡窝似的。

逸周哥,我也知道你的难处,可你看看外面那些人,满脸期盼的目光,如果不给他们希望,说不定他们会立刻自杀,甚至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所以能稳一天算一天,那怕十死无生,我们也要搏一搏。

所以一个安定稳固的环境是必须的。

逸周哥,我们有多少年没见过旭儿了,我想临死前再看他一眼。

我们亏欠他太多了。

是啊!二十年了!

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样了,在这样的灾难面前,过得可还好。

哎!真是苦了你了,让你在这荒郊野岭陪伴了我二十载,我杨逸周有妻如此,此生无憾啊!欠你们娘俩的,下辈子再来偿还吧。

呸!别说这么丧气的话,抓紧干活,没有希望我们也要创造希望。

说得对!

俩人相视一笑!眼里尽是对生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