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鬼医顾王妃 > 第十七章 鬼医谷

华贵人语落。

门外便传来,“皇上驾到。”

众人立马跪地相迎,沅子凌愣了愣,也跪在地上。

皇上一袭金丝绣龙纹黄袍威严而至,居高临下俯瞰众人,神色幽深。

“朕听说傅贵妃,诞下皇子,是否属实?”

皇后不敢有所隐瞒,只能如实禀报,“回皇上的话,确实如此。”

说着,皇后阴狠地瞟了眼沅子凌,原本她以为傅贵妃必死无疑,这样她在后宫就少了一个对手,如今这一切都毁了,这个仇,她刻在心上。

盛若兰眼尾的余光瞄到了皇后的表情,随即补充了句:“皇上,孩子是顾王妃接生的。”

皇上的目光落在沅子凌身上,半眯着双眸,深深地探究着,“顾王妃还会接生?”

还没等沅子凌回答,华贵人就抢先一步,指着傅贵妃说:“皇上,她用妖术,她切开了傅贵妃的肚子,把孩子挖出来了。”

皇上听了华贵人的话,眉头深深皱起,幽深的眸底变得无比凌厉,“顾王妃,华贵人所言属实?”

沅子凌抬起头,刚要回答,顿住了,眸光变得有些不自然。

只因抬头的那瞬间,她才发现楚王也在,他负手而立,站在皇上身边,面带微笑地凝望着沅子凌。

“回皇上的话,是真的。”沅子凌咽了咽口水,继续往下说,“但那不是妖术,是医术。”

“医术?”皇上冷笑了声,不容置信道:“就连御医都束手无策,你的医术在御医之上?”

“臣妾的医术肯定是比不过御医,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傅贵妃和小皇子,洪福齐天,刚巧被臣妾碰上罢了。”沅子凌深知枪打出头鸟的道理,只能以退为进。

“好一个碰巧,”皇上的声音透露着一丝丝杀气,他似笑非笑地问:“你医术如此精湛一事,顾王可知情?”

沅子凌心底一震,却面不改色,“回皇上的话,顾王并不知情。”

皇上的脸色黑如锅底,寒气逼人,目眦欲裂地瞪着沅子凌,一语不发。

楚王打开折扇,轻轻摇把了两下,对皇上拱手,“皇兄,臣弟想问顾王妃几个问题?”

皇上半眯起双眸,轻轻地点了点头。

楚王转身,移步到沅子凌面前,问:“顾王妃,本王问你几个问题,请你如实回答,可否?”

沅子凌扬起睫毛望了眼楚王,随即垂下眼眸,“楚王请问。”

“顾王妃,可是鬼医谷的人?”楚王挑眉问道。

“啊?”沅子凌抬头,有些茫然地望着楚王,只见楚王眼眸紧紧收缩了下,稍纵即逝,但沅子凌却看得一清二楚,她马上心领神会,“楚王知道鬼医谷?”

楚王勾唇浅笑,“那鬼无双跟你是什么关系?”

“鬼无双是臣妾的师傅。”沅子凌镇定自如的回答。

“如我所料。”楚王收起扇子,对着皇上拱了拱手,“皇兄,江湖中一直流传鬼医谷的医术出神入化,甚至能起死回生,而剖腹取子,更是鬼医谷的独创医术,”

“只是鬼医谷门规森严,鬼医谷之人,不能在世人面前暴露身份,否则会被逐出师门,臣弟想,也正是这个原因,顾王妃才不愿意暴露真实身份。”

听着楚王掷地有声地胡说八道,沅子凌的背脊冒出了冷汗。

众人却向沅子凌投来了敬佩的眼神。

但生性多疑的皇上并未完全相信,只是半信半疑地凝视着沅子凌,那眼神似乎是要把她看透。

楚王忽而一笑,道:“皇兄,多了个小皇子,本是高兴的事,依臣弟所见,这个皇子日后必成大器,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皇上深深地扫了眼楚王,再看向沅子凌,漠然地说:“念在你救了小皇子,也算有功,此事便不再追究。”

“谢主隆恩。”沅子凌匍匐在地上叩了叩首。

见到沅子凌逃过了一劫,众人难以置信地偷瞄了眼。

皇后和盛若兰等人却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傅贵妃还需静养,大家都散了。”皇上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从皇后和华贵人脸上扫过,带着阴郁的寒气。

皇后和华贵人刚抬起的头,马上深深垂了下去,只能把怒火压在心底,怯怯地说:“是,臣妾告退。”

众人起身,纷纷跟着皇后身后,井然有序地走出傅贵妃寝宫,皇后经过沅子凌身边时,顿足,满是恨意得瞪了一眼。

沅子凌却始终保持优雅端庄的姿态,没有丝毫的仓促与慌张,纹丝不动站在原地等着众人经过。

皇上只是远远看了眼傅贵妃,冷冷地问:“傅贵妃是否有性命之扰?”

“回皇上,傅贵妃已脱离危险,只要日后妥善照顾,并无大碍。”沅子凌的回答听不出任何感情,只是在陈述病人的病情。

“好,那傅贵妃交给你,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朕。”说完,皇上衣袖一挥,大跨步离去。

楚王摇着折扇跟在身边,周身氤氲着淡淡的阳光。

看着众人散去,沅子凌呼了口气,走到傅贵妃床前,蹲下来,搬出药箱,翻出两瓶消炎液跟营养液,开始为傅贵妃吊点滴。

刚才抱着小皇子去皇子殿的月儿终于回来了,见到沅子凌的时候,她马上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哭着说:“顾王妃,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傅贵妃跟小皇子,估计已经......谢谢,谢谢。”

“好了,快起来,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不必多礼。”沅子凌笑着,扶起月儿。

很快,月儿跑了出去,回来的时候,端着一盘热水走进来,放在沅子凌身边,月儿拧干水里的手帕,轻轻握起沅子凌的手,帮她擦拭着手上的血迹。

边擦边询问:“顾王妃,那两个是什么东西?”

月儿的目光停滞在吊瓶上,那是她未曾见过的东西,难免有些好奇,还有些担忧,那透明的长条东西还有水滴滴落下来,像是雨后的雨滴。

沅子凌看了眼月儿,轻轻笑了,“那是救命的东西,那东西打完,傅贵妃就没事了。”

月儿一听,面露喜色,差点就跳了起来,很快又克制下来,羞涩地低下头。

“顾王妃请赎罪,奴婢,无礼了。”

沅子凌拍了拍月儿的手,笑了笑,“傅贵妃,有你这个丫头,真是福气。”

......

一个时辰过后,点滴终于打完了。

沅子凌把东西收拾到药箱里,嘱咐着月儿:“月儿,这两天傅贵妃的伤口都不能碰水,还有这药,一天三次涂抹在伤口处,有助于伤口的愈合,这几天都饮食都以清淡为主,喝点汤水,小米粥即可,明天要扶傅贵妃下床走动走动,”

“若出现发烧情况,要第一时间派人去顾王府通知我。”

“是,奴婢记好了。”

傅贵妃目前情况稳定,该做的,沅子凌也做完了,目前只要等傅贵妃醒来即可,她留下来,也没什么用处,便给月儿交代清楚,准备回顾王府。

......

走出后宫时,已经有马车停在宫外等候,见到沅子凌走出来,马夫马上上前行礼,“顾王妃,小人在此等候多时,楚王,让小人送顾王妃回府。”

“楚王?”沅子凌难以置信地望着马夫,马夫恭敬地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动作。

沅子凌只好跟着马夫走了过去,踏着马凳走进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