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他还真是一位释家高僧!”

听到高景飞的低声轻语,吴芷萱在他耳旁介绍说:

“这位莲光大师头戴的是五佛冠,看样子应该是修行的密宗之法。他也是一位超凡吗?”

高景飞闻言顿时了然的说:

“没错了,密宗的僧人都比较擅长炼体修行,与天竺梵教的瑜伽功夫类似,看这位的气血浓厚程度,至少也不低于我哥的水平,相当于半只脚踏入先天的武道修士,至于真正实力嘛,我没有亲自见过他战斗,就不太好说……”

吴芷萱闻言倒是明白了这个莲光大师的大致实力,至少也是只差一步成就先天的修士,甚至有可能已经突破先天。

她不由有些羡慕的说道:

“暹罗不愧是佛国,作为南传释教规模最大的一家,国内遍布寺庙,类似莲光这样的上师至少能够列出百人以上,更别说上师之上还有僧王和大长老们,下面还有数以十万计的长老、护法,还有数不清的阿赞。”

“这里面只要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是真正的修行者,那么就是一股极大的超凡力量!”

他们三里坤的超凡者加一起,估计都还不一定到暹罗的零头呢!尽管三里坤的超凡多数都是她家培养的,而暹罗这边很多都是散养的。

高景飞来了兴趣,问道:

“萱姐,你给我说说这暹罗的僧人是如何划分的?”

吴芷萱指着正在进行法事的龙华莲寺一众僧人说道:

“在暹罗,僧人一般被分为八个等级,最高等级的就是僧王,是由国王尊封的终身职位,为暹罗宗教界头一号任人物,类似夏国古代的国师或者西方一系教派的牧首、教宗。”

“僧王之下是大长老,整个暹罗宗教界都是由大长老会来治理,有十三名委员,僧王任主席,四位副僧王为担任委员,其他八名执事由各地宗派寺庙推选的大长老产生,大长老是终身制,但大长老会的职位任期为两年,对于僧侣的行政、教育、宣传、福利、戒律、规章等等有决议权。在大长老会下,又设僧伽法庭,有着初审、上诉审、最高审三级。”

高景飞惊讶道:“权力这么大吗?”

吴芷萱点头继续说:“在大长老之下,还有上师与长老、长者这三个等级,前者地位只在大长老之下,后二者则地位相近。上师是代表佛法高深、并且须得到僧王与大长老会认可才可获得的称号,每一位上师都是暹罗僧人之中的佼佼者。而长老是指资历深的僧人,长者则是对年老僧人的称呼,二者有时候会混淆,不过通常长老要比长者地位略高,是佛法和经验都较为长者更高的资深法师。”

“最后一个等级有两类,一类也就是比丘,相当于正式的僧人,可称法师;另一类就是在一些电影里会出现的阿赞,也就是在家修行的法师,分为黑衣和白衣两种,里面鱼龙混杂,很多邪派人物也会混迹其中。”

“另外,还有一种类似于寺庙保护者的武僧,被称为护法,并不算在僧人等级之内,但这些人通常都精于体术和肉搏战斗,也是震慑宵小、保护寺庙安全的专业人士。”

高景飞摸着下巴说道:

“这么说,这个莲光和尚能够以夏裔身份获得上师称号,其实力恐怕还要超过一般上师,如果那些上师都是超凡者的话!”

吴芷萱点点头,想了想说:

“我记得之前查资料的时候看到过,莲光是在三年前获得上师称号的,那时候还不是世界发生异变的时候,所以这位并非是凭借超凡力量而上位,显然是真正佛法精深之辈,并且背后必然会有一股力量支持,大概是暹罗国内夏裔的支持吧!”

哪个国家其实都有排挤外来族群的现象,虽然暹罗这边因为历史原因跟夏裔牵扯很深,排斥夏裔的程度在南洋一带算是很低的国家了,但正如高景飞刚刚所说,莲光这种还保持说夏语的纯正夏裔能够击败众多竞争者名列上师之位,就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显然实力也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的。

对于这位莲光和尚,高景飞了解了一下后,就没有过多关注,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置身于热闹的庆典环境之中,却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就好像是刚做好的白面馒头上面不小心粘了一粒黑芝麻,对强迫症患者来说十分不友好的那种别扭感。

转头看着四周这热闹的似乎很正常的人群,高景飞却不禁皱起了眉头。

普通人看不出来,甚至大部分超凡者也很难看出异常,但高景飞却跟他们不一样,超高的感知能力和灵视,还有修炼天命咒法带来的世界意识的警告,都能让他发现这人群里必然存在异常!

有问题!

让他感觉有异常却完全看不出异常,这才是最大的异常!

吴芷萱转头看到小男友的表情,不禁问道:

“怎么了?”

高景飞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再一次以灵视和感知探查了庆典现场,然后再次一无所获,才屏蔽了两人周围的声音说道:

“我总觉得这里有些问题,应该是我的内心在发出警示。但是这里的人群太多,灵性繁杂,感知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让我无法发现是什么问题。”

高景飞很笃定的觉得这不是自己的错觉,因为来之前他就得到了世界意识的警示,明白在北方他会遭遇到一次劫难。

这种命运侧的警告并非是虚无缥缈的迷信,用科学的言语来解释就是众多因果线纠缠之后产生的一种概率事件。

天道或者说世界意识就好像是一台没有感情的超级计算机一样,可以通过无数因果气运交感之下,得出你未来必将遭遇某某事件这样的计算结果,所以高景飞并不会因为自己实力强大,便自视甚高的觉得他肯定能人定胜天,对这种预知不当回事!

相反既然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么他通过天命咒法和天公九节秘祝等法门的修持研究让他清楚的明白,劫数这东西既然发生了,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尽快去渡过。

这样就能减少一部分他在世间的因果气运牵绊,千万不能去拖延,因为是一味的去躲藏避劫,那么劫数只会越积累越深,发生更加严重的负面变化,所以他决定趁着这次的人劫积累的还不深,便勇往直前的去面对劫数。

这也是他会毫不犹豫就答应吴芷萱北上暹罗游玩,而没有提议去别的地方避一避的原因之一。

就在高景飞和吴芷萱两人讨论他所感知到的异样到底出自什么地方的时候,远处隔着监控探头的数十公里之外的地下堡垒之中,三个年轻人却看着面前众多监控画面其中一处忽然消失的两个人面露惊讶。

阿华惊疑不定的问道:

“胜利,这到底怎么回事?是监控出问题了吗?”

在电脑上快速操作的胜利脑门已经现出了一层细汗,但他神情之中却带着兴奋,很快就确定的说道:

“不是监控的问题,也不是数据的问题,是那两个人有问题!”

“我想,我们一直寻找的可以交流的超凡者,应该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