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儿皇宫里面,御医和御厨都成了高危职业,人人自危,心惊胆战,生怕哪天惹了这位年轻的太后不高兴,砍头就像切西瓜。

于是一个个为了谋生,都开始展开了事业的第二春,一时间各种创意层出不穷,间接影响了整个皇宫所有员工的职业素养。

陈青罗发完了脾气,则是又看着奏折,满脸的怒火:“我看似富有一国,可却都是空中楼阁,除了北司,更是没有人依附于我,三公那几个老狐狸就不说了,那个莫予书!”

陈青罗攥紧了拳头,指尖泛白,眼里的狠厉吓得宫女全都跪在了地上。

“北司在手,以后势力也会越来越多的,已经派人去接触飞凤军的风飞天,他和莫家向来不和,若是风飞天同意我们的拉拢,那么军方,娘娘也说的上话了。”

晋国三军,威远军,天鹰军,和飞凤军。而天鹰军,则是在秦宁的长子秦守业的手里。

陈青罗缓缓坐下:“多大把握?”

“七成”。

“哼!”她轻嗤了一声,“行吧,不过三公那些老顽固,又要求见陛下了?”

“萧逸毕竟是天子师。”杨齐宁躬身。

“行,那就让他们见!让他看看晋国的陛下到底有多么的荒唐!”陈青罗用力拍了下桌子。

桌子上刚刚幸免于难的茶杯到底没有安享晚年到最后,蹦了几下,最终掉在地上摔的稀碎。

而此时的三公,则是全部都聚集在丞相萧逸的府邸,一个个义愤填膺。

“陛下龙体欠安,可是若是我们一直见不到面,怎知……”

怎知那个恶妇到底怎么对待他们年幼的陛下的?

最近御史大夫徐玉成着急上火,嘴里起泡简直什么都吃不下,年纪一大把了,整个人竟然有了一些形销骨立的感觉。

说着,右手不停的晃动了起来,继续学着萧逸盘着手里的玉核桃。

“平心静气,平心静气。”他自言自语。

而太尉秦宁,则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会儿额头就见了汗,满面红光,眼里却都是焦躁。

“京城禁军在我手里,不行我就闯宫了,天子不见,何等荒唐!不过一个后宫妇人,竟然想把天子藏起来,自己坐于朝堂,何等荒唐!”

他又转了一圈儿,然后用袖子擦了下汗,直接把外袍扯到,扔到了萧逸的头上。

“你个老匹夫,你倒是给句话!”

眼睛瞪得像铜铃,眼睛闪亮放光明。

萧逸一把把衣服扯下来,摸着自己的胡子:“你这个老莽夫,能不能不要在我家的书房走来走去了,我都被你晃晕了!”

秦宁还要说话,萧逸却摆摆手:“我在想事情,还有一个重要的人,他还没有动。”

“谁?”秦宁和徐玉成一起看向了萧逸,眼里都是求知欲。

秦宁也不晃悠了,徐玉成盘核桃的手也不动了。

“莫予书,莫家少年郎,可不是什么黄口小儿,几次的事情,都证明他无比寻常的能力和嗅觉,何况莫家的那对儿龙凤胎还和陛下一起养在宫里,他们莫家,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呸,就是个黄口小儿,我还当你要说谁呢。”秦宁一脸不屑的随意坐到了书房的塌上,然后感觉自己心里烦躁,根本坐不住,又站了起来,开始背着手走来走去。

“行了你个老莽夫,好歹还是晋国兵马大元帅,能不能有点儿气度,天天和一个年轻人斤斤计较。人家现在是摄政王,是辅政大臣之一,和咱们平起平坐,还要隐隐高那么一层,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气受么!”萧逸也有些气,感觉秦宁针对莫予书,简直就是不分主次。

“哼,黄口小儿。”秦宁捂着胸口,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更气的啊!

徐玉成也劝道:“相爷说的不错,莫予书怎么没有动静?何况,先帝把禁卫军交到你手里,就是要牵制莫予书手里的御林军的,你带着禁卫军闯宫,是想救驾还是想造反?”

秦宁走的更快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怎么就这么受制于宫里那个野心滔天的娘儿……们?”

看着萧逸和徐玉成的眼神,秦宁的话音慢慢低了下来,心里那股子怒火就是发泄不出去,然后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只见萧逸家书房的桌子,就慢慢晃了晃,然后出现了裂痕,然后就那么碎了。

萧逸直接闭了眼,一副不想和这个老莽夫计较的样子。

这是,有小厮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禀告:“老爷,皇宫有人前来,就在前厅等着……说……说让三位大人到前厅去接旨……”

三公不闹了,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是沉重。

他们的动向,都是在宫里的眼皮子底下的。

而到了前厅,就看到一个内侍打扮的人背对着他们站着,听到声音转过身,脸上还带着一股子似笑非笑的让秦宁看到就想揍上两拳的欠揍表情。

“几位大人,接旨。”内侍背着手,静静地看着三公,仿佛在等着三公跪下去。

萧逸是天子师,面圣都不需跪,还要跪一个太监?

而秦宁身为天下兵马大元帅,更不屑于跪一个太监了。

何况,四位辅政大臣,在先帝在的时候,就是面圣免跪的了。

徐玉成身为御史大夫,最重这些繁文缛节,他拍了下身上不存在的尘土,刚想跪下去,却被丞相萧逸和太尉秦宁一左一右给架住了。

傻不傻,陛下还是个奶娃娃,说是圣旨,是陛下写的还是太后写的,你跪的是陛下,还是太后那个都是太监组成的腌臜的北司?

你这个时候,给那个野心勃勃的女人送什么人头?

徐玉成挣扎了两下,到底还是挺直了脊梁,和另外两人一起站直了身子

那内侍看到三公的行为,目光冷了冷。

“杂家奉太后口谕,明日早朝之后,请四位辅政大臣前往探望陛下。”

三公对视了一眼,看吧,不是圣旨是懿旨,还只是口谕,就想让三公跪,无法无天!

等那内侍走了,秦宁暴怒:“去找莫予书那个小兔崽子,看看明天怎么办!”

萧逸摸着胡子的手一顿,想起上次去莫予书那个别院吃到的那鲜香美味的火锅,跟着,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叫了,还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不是吧?

秦宁和徐玉成盯着萧逸,然后看看萧逸的肚子:不是吧,这种心境,这种场合,你饿了?

萧逸看着这两道目光,老脸一红,拂袖而去:“明天见了陛下再说,大管家,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