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南城度过了一个短暂又寒冷的冬天,很快雪融消散,大地回春。边祈泽似乎遗忘了很多事,宋矜语几乎每一周都会来看边祈泽一次,可惜他每次都需要重新认识这个女孩。

宋矜语总是不厌其烦地向他介绍自己的身份,还好边祈泽并不排斥她,喜欢和她聊天。

这天,她又去老地方买了些边祈泽喜欢的糕点,去了康复医院发现边祈泽不在病房。而通过护士才知道边祈泽在楼下散步。

她放下糕点,独自去楼下的公园里找边祈泽的身影,公园里一群病友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有的在打球,有的在跳操,而不远处的一棵大榕树下,坐着一个熟悉的背影。

她不动声色地走过去,准备给边祈泽一个惊喜,刚喊了声:“叔叔。”

边祈泽骤然回头看她,眼里带着几分迷茫。宋矜语料想他有可能又忘记了自己。她展开笑颜,正准备重新介绍自己:“我是……”

“我记得你。”边祈泽打断了她的介绍。

宋矜语弯着眉眼,又问道:“那你说我是谁?”

边祈泽晃了晃手中的绘本,认真道:“虽然我们刚见一面,但我认得你,你就是《属于马卡龙的童话》的作者Maca

o

.”

宋矜语有点意外边祈泽手上竟然有这本绘本,又问道:“叔叔,你也看了这本绘本?”

“什么叫我也看了?我要是不看的话,是不会出钱的。”边祈泽一本正经地说。

宋矜语怔忪了几秒,又问道:“叔叔,什么意思啊?”

边祈泽语重心长道:“虽然吧,你现在是个新人……”

“新人?”

“但这童话做的不错。我喜欢这只马卡龙,喜欢这个童话。”

“所以……”

“所以,我决定出资给你出版这本绘本啊。”边祈泽义正言辞道。

宋矜语有些惊诧地看着边祈泽,有点摸不清头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准备打电话给边城,却看到不远处的边城徐徐走来。

直到到了跟前,宋矜语正想开口问些什么,就被边城拉到了一旁,宋矜语开门见山道:“那个……叔叔怎么会有这本绘本,还有他说要出这本绘本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字面意思?”宋矜语困惑道。

边城清了清嗓子,接着道:“你上次说我那样向你求婚似乎草率了些,所以我想准备个礼物给你,思来想去,似乎这个礼物最为适合你。”

“你说的是要出版那本绘本?”

“嗯,”边城轻巧地笑了声,“如果这么好的书不能让更多人看到,岂不是很可惜?”

宋矜语目光一动,有点惊诧,又犹豫道:“可是——”

“没有可是……”话毕,边城已经挽着宋矜语的右手,握的很紧很牢,生怕下一秒她就会逃离自己的视线范围。

“我想让全世界的人看到你的才华。”边城目视着前方,声音笃定有力。

宋矜语侧头看着边城,目光如星:“我只想让你看见我的才华,别人不重要。”

两人深深互望着对方,忽然宋矜语想到了什么,又道:“那也不能让叔叔老人家出钱啊。”

“我不会让他出钱的,只是哄哄他,谁能想到他那么认真。”边城解释道。

“为什么不让我出钱?”

两人猛然一怔,齐齐侧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边祈泽已经到了二人的身旁,有些生气地瞪着二人道:“是不是看不上我这位投资方了?”

边祈泽一幅愤懑不平的模样却让宋矜语噗嗤大笑,边城冲着宋矜语使了使眼色,让她先答应下边祈泽。

宋矜语领悟了边城的意思,笑着搀扶着边祈泽的手,边往前走边道:“叔叔,你说的是真的。”

“嗯,当然啊。”

“万一我的书没人买,叔叔,你养老的钱可是血本无归了。你考虑清楚了吗?”宋矜语笃定地盯住脚步,又看向边祈泽。

边祈泽神秘地笑了一声道:“放心吧,叔叔有的是钱,可不只是那么一点积蓄。”

顿了一会儿,他又道:“何况,我对你有信心。”

边祈泽的话让宋矜语很感动,她又笑着问道:“叔叔,你刚刚不是说我们才见了一面吗?怎么对我这么信任了?”

“因为我相信我儿子,我相信他的眼光。”

话毕,边祈泽眼里都是慈爱,把眸光看向边城,两父子的眸光相遇,像是两道光芒相遇。

见此景,宋矜语忽然想起边祈泽做手术时交给边城的那封给她的信,有一次,她带着那封信去看了边祈泽。边祈泽不知道她就是叁晨,和她说了很多话。

她记得很清楚边祈泽对她说的话:“我儿子喜欢叁晨,我就喜欢叁晨。他喜欢什么我就无理由地喜欢什么。”

“因为他是你儿子吗?”

边祈泽一人独坐在窗前,宋矜语看着夕阳余晖慢慢地染上了他微微佝偻的背部,只要提起边城,边祈泽的眼眸就有了灼灼光亮,他声音坚定道:“因为他是我儿子,我永远会无条件地去信任和支持他。”

两个月后,自费出版的《属于马卡龙的童话》正式上市,刚开始只是小批量的铺货,宋矜语没有信心,她知道因为那次的负面消息,Maca

o

的名气已不如从前。

但意外的是,市场的反响却意外地好,这本绘本被当成了《马卡龙的人生》的番外,却得到了更广泛读者的喜欢。

很快,有正式的出版商来谈合作,《属于马卡龙的童话》半年已经加印了两回。很快,签售会提上了议程。

这成为Maca

o

翻身的漂亮一战。

但宋矜语知道这是她正式告别Maca

o

这个笔名带给她的荣损的时机,这也是她最后以Maca

o

身份举办的签售会。

这场签售会设定的地点正是边城开办的星空心桥,座无虚席,满满当当的都是人,有老朋友,也有新朋友。在签售会正式启动之前,宋矜语还有一个采访。几个记者纷纷提问,最后,握着话筒的是毛羽,她笑着看着宋矜语又问道:“Maca

o

这次的重新启程,你是带着什么心情?”

宋矜语手握着话筒,嘴角轻轻颤着,似乎酝酿了很久,她才道:“很感恩,感恩我还能以Maca

o

的身份站在这里。”

宋矜语有些哽咽,好不容易缓了缓情绪才道:“而这次也是我最后一次以Maca

o

的身份举办签售会。”

现场有些喧哗,传来了议论纷纷的声音。宋矜语又继续道:“人的一生很短暂,一定要见喜欢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喜欢画漫画,这一次我想找回初心,最初爱上漫画的那颗赤子之心。希望下次还能同大家见面,那时,我再不是Maca

o

而是崭新的自己。”

宋矜语放下话筒的片刻,现场掌声雷动,她用力鞠了一个躬,就在那瞬间,她穿越层层叠叠的人群,看到了一个高挺又笔直的男人。

她喜欢的人就在人群中高傲地抬着下颌,看着她。

签售会有条不紊地进行中,助理递过一本接着一本的绘本,她同每一个读者笑着道谢,对读者的合照要求来者不拒。

就在这时,她的笔微微一顿,倏然抬头,面前的男人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色长裤,剪裁讲究包裹着他颀长的身姿,外头洋洋洒洒的太阳照在他的肩上,脸上和头发上。

他像是带着一道光站在她的跟前,太过引人注目。

他轻轻笑着扬眉,示意着她可以在扉页上签名了。

宋矜语咬了咬下唇,握着签字笔毫不犹豫地在扉页上签上了一个“YES.”

边城找了一个角落,再次翻开了那本《属于马卡龙的童话》

扉页上面有一段他早就写好的一段话,连起来读是:

【宋矜语小姐,我喜欢你,可以嫁给我吗?】

【YES】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