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淡淡地看了秦思瑶一眼,继续往前。

“喂!”

秦思瑶一秒红脸,抢步过去抓住她的右手,横眉竖眼地理论,“没出示邀请函,也能进去的吗?”

秦可卿甩开秦思瑶的手,晦气地说道:“管好你自己。”

“你们可都看见了,”秦思瑶顺手拉来一个摄影师,脸色狰狞地指着秦可卿,“拍,看看她是怎么混进赛场的,都好好拍着……”

“别闹了,”顾东庭拉开秦思瑶,小声警告:“她和苏慕辰有私交,你最好别惹事,说不定她有人接应。”

“背后有人了不起吗,就能无视规则了?”秦思瑶梗着脖子怼回去。

昨天她被爸爸逼着给秦可卿下跪道歉,到现在她还窝着一股火!

反正都撕破脸了,她才不在乎秦可卿有没有人撑腰。

只要能让秦可卿难看就好!

她得理不饶人地瞪着秦可卿,“请你立刻出示邀请函。”

“思瑶,她肯定有的,你别操这个心了。”顾东庭和秦可卿勉强算合作过,不想场面太难堪,赶忙打着圆场。

秦可卿却没领他的“好意”。

“我没有邀请函。”

“我就说嘛,”秦思瑶得意地挑了挑眉,“没有邀请函那就别进场,不要给秦家丢人。”

秦可卿没心情和她争论,“秦家面子太大,我可沾不起。”

她把话一撂,抬步就走。

秦思瑶趾高气昂地抱着怀,“秦可卿你就进去吧,到时候丢了大脸,可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你想多了。”秦可卿冷笑一声。

顾东庭嫌烦地看着秦思瑶,“还进不进了?”

“我不进,”秦思瑶看着秦可卿的背影笑道,“我在等着看赛方是打自己的脸,还是打秦可卿的脸。”

不是说没有邀请函一律不得入内吗?

她等着。

果然,秦可卿被两名专门检查邀请函的保安拦下。

她真没有邀请函。

“傻眼了吧,”秦思瑶悠哉悠哉地说着风凉话,“早跟你说过你进不去,非要来丢这个脸。”

秦可卿好像没听到秦思瑶的话,径直和保安说道:“我早上接到你们场地方的电话,说我可以直接入场。”

保安愣了一下,“抱歉,我们没有接过这种电话。”

“要么您有邀请函,要么有工作证入场证。”

秦思瑶一旁看着,心里不知道有多爽气,接着面带微笑,把自己的邀请函递给保安过目。

秦可卿,你就眼睁睁看着我进去吧。

昨晚害我下跪,今天就让你丢人丢个够本。

“226号保安,”保安的对讲机里传来老总的声音,“还不立刻放秦小姐进场。”

“是是,老板。”保安忙不迭请秦思瑶进去。

秦思瑶刚准备过安检口,对讲机里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我让你放秦可卿进去!不是这个女人!”

保安一脸懵逼。

秦思瑶:“?”

有邀请函的不让进,没有的让进?

秦可卿客气地对保安点点头,在秦思瑶恶毒的目光下,慢条斯理地走进场地。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进?”

“抱歉秦小姐……”

“通知你们老板一声,我是顾家少爷,别为难我们……”

秦可卿自动忽略身后的争吵声,给苏慕辰打了电话,“我到了。”

今天的赛事关乎能不能拿到苏定安手上的那件东西,苏慕辰十分重视,早就提前入场。

“我让吴助理去接你到试车处。”

“好。”

苏慕辰特意从车队里提了三辆顶配汽车,给秦可卿试性能,以及熟悉场地。

离比赛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没想到这么快进行,时间有点仓促了。”苏慕辰有些抱歉。

他原先只想让秦可卿小试身手,没想到昨晚父亲突然加码,要把今天这场当作正赛看待。

“两个小时足够了,”秦可卿拍了拍那辆黑红相间的法拉利跑车,“这种赛道跑不出全速,就这辆吧。”

苏慕辰头一偏,“你把衣服换了,试试看。”

“没问题。”她爽快应下,但又没急着去换赛服。

反而一动不动地看着苏慕辰。

苏慕辰:?

秦可卿她正在纳闷啊。

昨晚苏慕辰才向她表白,但她连回都没回,苏慕辰就没觉得不自在?

怎么还跟个没事人一样?

他不尴尬的吗?

“秦小姐不是要去换衣服?”

秦可卿挠了一下额头,“哦,我以为你还有话跟我说。”

比如为什么不回他话,对他到底有没有心思等等。

苏慕辰微疑,快速想了想,才硬巴巴问道:“你的手怎么样?”

秦可卿大失所望,转身朝他摆了摆手。

“苏总没话说的话,还是别说了吧。”

该问的不问。

既然答应他了,这场比赛她肯定会全力以赴。

问点别的会死吗?

她头也不回地进站。

这时一句蹩脚中文响在耳边。

“尼就是Mini?”

秦可卿停下脚步,顺声看了过去。

“是我。”

三个身材强壮的歪果仁正在注视着她。

领头的这人留着短寸,因为太壮,脑袋和脖子几乎连成一片,嘴角还挂着一抹笑,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油腻。

他就是当今世界排名第一的车手,Jolson。

“Ho!去年赢窝的银,原来就是尼啊!”

Jolson表情陶醉地看着秦可卿,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美女,我很愿意跟你赛一场的!”

秦可卿抿了抿唇,自信道:“那就赛场上见吧。”

“哦,窝会让尼哭着喊哥哥饶命的!”Jolson说话时手舞足蹈,轻佻的眼神一直没离开秦可卿。

有这么漂亮女人当对手,感觉身上都来劲了!

秦可卿点点头,礼貌回礼:“我也会让你哭着喊我妈。”

“喔哦,”Jolson眉毛一跳,“没什么比这个更有意思了!”

Jolson没脸没皮地撩闲,没发现苏慕辰就站在他们身后。

秦可卿越过Jolson的肩膀,正好看到苏慕辰阴沉的脸。

他不轻不重地把手拍在Jolson的肩上,眼底寒光微现。

秦可卿看出,有两个字从他的唇间迸了出来。

“保重。”

咦~~

秦可卿打了个激灵。

苏总在生Jolson的气?

间接证明他对自己有点意思?

但和秦可卿说话时,苏慕辰就温和多了,“快去换衣服吧。”

秦可卿尴尬,“好。”

上午十点二十分。

发车处,两辆顶配赛车整装待发。

Jolson轻蔑地看了秦可卿一眼,冲她做了一个拇指朝下的手势。

这是赤祼祼的挑衅。

秦可卿凛然看去,却没有给他任何回复。

她不想在无意义的事上浪费时间。

只等着,让他喊妈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