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异能局 > 第183章 狮皇之名

就在他俩对话的过程,冰世扇释放的冰天雪地领域中的寒气,适时的向他俩这边逼来。

季骸还好点,身怀御光的他,并没有被寒气入侵身体。

但叶清庭可没有那种抵御寒气的异能,龙形拳只能帮助叶清庭揍扁对手,无法抵抗来自冰世扇中散发而出的寒气。

令叶清庭冻得哆嗦了一激灵,下意识地说出了一句话:“你别说了,我光害吓。”

因为被寒气入侵身体的原因,叶清庭吐字都带跑偏了。

季骸反问了她一句:“什么玩意儿?害吓?你这是说的哪个地区的方言?”

“冻死啦,你有棉袄吗?有的话,给我一件,我快要受不了了,这寒气真是冰寒刺骨!我们还是趁早远离这里吧,冷猫小兄弟这实力,看来提升的不是一点两点,这也太冷了吧!?如坠冰窖啊!不对,冰窖都没这寒气冷,我都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冷猫小兄弟这冻死人不偿命的寒气了哎!徒弟,你不走吗?你不走的话,那我去远一点的地方观看战斗啦!”

叶清庭用两只手抱紧了自己的双臂,将头缩在自己的衣服中,连忙离开了这寒气的范围,去远一点的地方看冷猫与姜坤之间的战斗了。

季骸微笑着轻微摇头,叹了一声气,看着叶清庭被冻成这种样子,自己有点于心不忍。

对叶清庭刚离开的背影,施加在了她身上一道希望缠光防护罩,缓解她身上的寒气。

自己目前拥有的技能中,也只有这个是没有任何攻击力的技能。

叶清庭感受到一道暖洋洋的感觉,看到一道防护罩护住了自己身体,好奇的回头看去。

发现季骸正在站着对自己微笑,她的内心有了一丝波动:原来,他也会在乎我啊。季骸,也不算太混蛋嘛,至少还是懂得关心在乎他的人。

叶清庭来到了距离他们两公里的一处烂尾楼的三楼。

坐在三楼的一个水泥楼梯上,往下看去,正好能看到冷猫与姜坤之间的战斗情形。

当然,也能……看到自己在乎的那个他。

姜坤从刚才就看到季骸身边多了一位漂亮可爱的女生,可自己正在与冷猫战斗,就没时间和季骸身边的那位女生打招呼。

只是一眼,姜坤就对叶清庭心动了。

姜坤已经在自己的心里打定了主意,等自己击败了冷猫,一定要询问季骸。

刚才在他身边的那位女生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要她的联系方式。

现在,自己必须要认真对待这场和冷猫之间的宿命之战了!

本来,自己是为了与季骸一较高下。

现在,自己有了必须要赢的理由,那就是那个令自己一见倾心的女生。

为了击败冷猫,要到那个女生的联系方式。

这一战,必赢!

姜坤将目光从季骸那边转回到冷猫身上,率先出手,腾身而起,朝着冷猫飞去。

冷猫眼看着姜坤向自己飞来,他看到了姜坤眼中多了一种情绪,他这是在开心?

为了什么开心呢?

为什么他会对自己露出这种开心的情绪?

难道,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

不!自己绝对不可以败给他!

自己一定要向季骸证明,自己才是最值得让季骸关注的伙伴!

想到这里,冷猫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冰寒刺骨了。

对于这场战斗,自己刚刚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才是季骸最应该关注的伙伴,不是官子琛,也不是林敬笙,更不是叶清庭,只是自己!

自己想成为经常与季骸大哥哥谈笑风生的好朋友,一起面对任何事情,会一起陷入困境,也会一起击败比自己实力强大很多的强敌。

自己要的,只是这样。

所以,为了达成这一步,就算要自己付出生命的代价,自己也心甘情愿!

冷猫很重视这一战,就像姜坤同样也很想赢的心情一样,自己必须要拿出所有的力量与姜坤全力一战!

冷猫心想:不能再这么拖着了,这一次,必须要决出一个胜负,就算这要赌上自己的性命,也值了!

姜坤已经用了很多次狮子狂怒拳。

要知道,自己就算再喜欢这一招式,几乎百战百胜,也不代表它就是无敌于天下的招式啊。

它唯一的好处就是不费多少异能能力,但同时它这一点也是一个巨大的缺点。

为什么这么说呢?

那是因为,狮子狂怒拳的确不费多少异能能力,可以令姜坤连续使出很多次这一招。但他最多也就能打出九十九拳,在第一百拳上,自己一直没有突破过。

不是因为自己不努力,而是自己好像身体里缺少了一件重要的东西。

一旦自己在战斗的时候要打出第一百拳的时候,不论是右拳还是左拳挥出这第一百拳,自己的身体都会承受巨大的撕裂痛苦,没有一次顺利打出第一百拳的战斗。

原本,姜坤计划迅速将冷猫击败,就能和季骸交手了。

但没想到,冷猫的招数花样越来越棘手了,自己明显感受到,自己的狮子狂怒拳无法到达冷猫的面前,更别说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了。

为此,姜坤改变了自己的战斗方式,狮子狂怒拳不是打不到你吗?

那就让你尝尝这一招吧!

姜坤将自己的拳头当锤子使用,将自己的拳头举过头顶,就要对冷猫当头一锤。

狮子头锤!

姜坤的另一种招式,可以将自己的拳头硬度提升到锤子的程度,对敌人造成匪夷所思的效果。

姜坤他一共就会五招,越强大的招式对自己的异能能力消耗就越大。

一旦冷猫扛住了自己这一招,那么等待自己的下场,就只有被冷猫收拾的份儿了。

因为,姜坤经历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体内的异能能力已经所剩无几,自己只能祈祷这仅有的几招内,有一招可以对冷猫产生一点儿效果。

就算只是一点儿效果,自己也心满意足。

这至少说明,冷猫并不是无懈可击的。

冷猫的战斗经验,也是相当丰富,在姜坤使出狮子头锤要对自己的头部造成伤害时,他立马判断出姜坤已经黔驴技穷了。

从两方面可以看出来,姜坤真的黔驴技穷了。

一个是姜坤之前一直很依赖他自己的拳头,战斗方式相当狂野,从对战季骸到和冷猫对战,前面的战斗他都一直这么依赖他的拳头。

如果不是自己的异能能力所剩无几,怎么可能改变自己的战斗方式,对冷猫使用这一招呢?

再一个就是姜坤的爆发力,远远没有之前那么快了。

如果,他只是累了,还不至于速度放的这么慢,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就是他体内的异能能力不多了,只能降低自己的速度,来提升自己的攻击力,来达到一击必胜的效果。

冷猫不愿意以自己目前全盛的力量碾压姜坤,判断出姜坤异能能力不足的第一时间,冷猫就唤回了冰龙。

“冰龙!速速归位!”

冰龙听到冷猫的呼唤,对着天空嗷了一嗓子,就化成了一道冰蓝色光芒回到了冰世扇中。

冰龙刚回到冰世扇,姜坤便察觉到周围的寒气没有之前那么刺骨了。

姜坤下砸的一拳,悍然落在冷猫的头上。

冷猫本来想躲开的,但无意中瞥见了在不远处观战的季骸愁眉不展的样子。

在那一瞬间,冷猫好像懂了。

季骸为什么在自己与姜坤之间战斗的时候,一直在观察,而没有一点儿伸出援手帮助自己或者是他的意思。

不是季骸太冷漠了,也不是因为季骸相信自己可以击败姜坤,更加不是因为姜坤的爆发力足以击败自己。

有些事,不说出来,反而对冷猫与姜坤两个人未来的人生都好。

季骸他太淡定了,淡定的令人怀疑这场战斗,他是否一开始就知道了谁胜谁输?

难不成,他连冷猫注定会与姜坤有着一战,都问过官子琛了?

因此,他才不想改变这场战斗注定会发生的结局?

季骸身上有太多秘密需要一步步揭开了,冷猫现在还没学会真正的识人,只是跟着季骸学到了一些皮毛。

季骸也并不是不在乎冷猫的感受,他要为郝思文找到幕后真凶,还要惩奸除恶,在他身上背负了太多包袱。

为此,他才会活得这么累,装的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其实内心早就翻江倒海。

就在姜坤这一拳要砸到冷猫的额头上的千钧一发之际,季骸发射出了一道不痛不痒的光球,打向姜坤即将砸到冷猫额头的拳头。

面无表情地对他俩说:“差不多得了,都是一个组织的兄弟姐妹。小冷,你真的很让我意外,只是这么短的时间,你的实力就翻倍的增长了,不错,保持下去啊。还有你,姜坤,你的爆发力,真的很令人吃惊,你有完美的实力加入我们异能局。我决定,赐给你新的称号,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狮皇!我们异能局的强者很多,但却没有比你爆发力更强大的成员。你愿意在加入我们之后,帮我一起教他们如何在战斗中掌握适当的爆发力吗?”

姜坤被季骸随意发射的一道光球打中拳头后,才知道,季骸的真正实力到达了什么地步,内心的惊讶无以言表。

同一时间,神皇帝君榜也从季骸的身体浮出,刻下了狮皇的称号。

在称号的后面,写下了姜坤的名字。

而后,神皇帝君榜再次进入了季骸的体内。

冷猫在看到季骸露出愁眉不展的神情时,就知道季骸会出手。

但事到如今,还是心有余悸,差点儿自己就中了姜坤的一招了,小命儿险些玩完。

真是惊险又刺激的一场战斗啊,姜坤与冷猫都没有胜利,打了一个平手。

“一切都听季处长安排。我输了。没有任何不服,冷猫小兄弟的力量,真令我刮目相看。从今以后,我老姜仅听从老季你的命令!你让我干翻谁,我绝无二话,就是拼死也给你办到!”姜坤爽朗地对季骸大笑一声,他的语气无比坚定。

“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季大哥哥,我想暂时离开异能局,待我达到了真正的寒极千度的境界,我再与您一起惩奸除恶。还请您允许弟弟任性一次。”

冷猫收起冰世扇,看向季骸的眼神有些失落。

季骸救下了自己,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质疑自己突然获得的力量来路不正。

冷猫虽然年纪小,但他不是傻子,季骸大哥哥没有明说出来,已经念在是同一个组织的兄弟情面上了。

既然,季骸大哥哥怀疑自己。

那自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向季骸大哥哥证明,自己有那个实力陪在他身边。

季骸知道冷猫幼小的心灵一定是被自己刚才的话打击到了。

自己在短暂的思考之后,还是决定不挽留他了。

对抗天道轮回这一路,一定会有受伤与牺牲,不管是在对抗天道轮回中的谁手下,自己都要为了异能局的大局着想。

冷猫还年轻,自己并不想知道冷猫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力量是用在正路上,又对冷猫没有任何副作用,自己不打算非要刨根问底。

炎獒与冷猫都还很年轻,属于他俩未来的路还有很远,不必在这里白白送命。

既然,冷猫主动提出要离开,自己当然同意。

也许对冷猫来讲,出去避灾躲祸能让他心智成熟些。

当他回来之后,相信在他身上出现的强大力量会比现在更加稳固。

季骸点了点头,来到冷猫面前,张开双臂抱住冷猫,在他耳边说了一些话:“兄弟,你这一走,不知何年何月何日还能再见了。做哥哥的,有些话必须要对你讲,你出门在外的这些时间,很多事我肯定无法帮到你,只能靠你自己一个人来面对了。如遇强敌,不要逞强,能逃命就逃,不能逃就找机会逃,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可不想在某年某月某日听到你死亡的消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首先要考虑的是你自己的小命儿,这张卡里有十万块钱,就当我替兄弟姐妹们为你践行了。你收下吧。”

季骸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钱包,拿出一张银行卡递在冷猫的手中。

冷猫从来没感受过有人关心的感觉,在这一刻,自己心酸了。

忍住眼泪,对季骸深深的鞠了一躬,表达对季骸这些日子一直照顾自己的情谊。

季骸没有扶他,如果自己扶他,就驳了他感谢自己的真诚之心,自己不想让冷猫怀着负罪感离开。

承受了冷猫这一鞠躬后,季骸才开口:“小冷,想回来,异能局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你永远都是我们七处的一员!好了,时候不早了,你该走了,不要回头,回头眼泪会落,咱们异能局的男子汉,有泪不轻弹!快滚,别在我面前碍眼!”

季骸刚说完,就将头转向一边,不让冷猫看到自己流眼泪的没出息样子。

冷猫“哎”了一声后,转身离开了。

当叶清庭看到这边战况结束了,就连忙赶了过来。

与冷猫迎面遇到,叶清庭热情的向冷猫打了一个招呼:“冷猫小兄弟,你这一战,似乎没出什么力气啊,怎么回事······嘿,怎么走了?冷猫小兄弟,你要去哪儿啊?”

冷猫迎面看到叶清庭后,没有回应叶清庭,直接跑开了。

叶清庭正要去追冷猫问清楚怎么一回事儿,季骸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师父!别追了。小冷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一段时间暂时不回来了。由他去吧,来来来,我给你们俩互相介绍一下,这位是狮皇姜坤。”

季骸将姜坤介绍给了叶清庭,让他俩彼此互相认识一下。

叶清庭看向姜坤,微笑着伸出手来:“你好,我叫叶清庭,是季骸这小子的师父。很高兴认识你,姜坤先生,你刚才对冷猫小兄弟下砸的那一拳,气势很足啊。敢问你师从何人?”

姜坤见自己一见倾心的叶清庭,主动伸手要与自己握手,连忙也伸出手来,与叶清庭相握。

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对叶清庭谦虚着说:“你好叶师傅,我那些都是不足挂齿的招式,冷猫兄弟的攻击才是惊天动地。我没有跟过任何师父,非要说是师父的话,大概就是因为我从小比较崇拜李小龙,就经常学习他的寸拳速度,常年累月的修炼后,才会有今天的出拳速度,气势足这点,您实属谬赞。”

叶清庭浅笑着回应他:“姜先生谦虚了。”

而后,叶清庭松开了与姜坤相握的手。

姜坤也连忙松开了手,一个劲儿的傻笑。

季骸看向他俩:“既然都认识了,咱们事不宜迟,去帮伙伴们攻打惊鸿组织!现在,他们应该迫切的需要咱们帮忙。”

话音刚落,便收起了圣光领域。

首当其冲腾空飞起,赶往惊鸿组织的所在地。

叶清庭与姜坤一齐点头,紧紧跟在季骸的身后。

两人几乎是同时腾身而起,飞向惊鸿组织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