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生成太子殿下的掌心宝 > 第二十八章:毁容

叶姝容早看中了其中一块红色绸缎,眼睛死死盯在上头,生怕被叶姝妤给挑去了。

叶姝妤对红色本没什么好感,但能让叶姝容不痛快的事情,她当然要做。

谁让叶姝容对这块绸缎的喜爱表现得这么明显呢?

前世叶姝容抢走了她的一切,这一世她不仅要夺回自己的一切,更要把叶姝容的东西都抢过来,让叶姝容尝试自己前世的苦!

叶姝妤脸上带着几分笑意,故意在绸缎前看了好一阵,最后白皙的手指轻轻一点:“祖母,女儿喜欢这块红色的。”

叶姝容脸色立刻就变了变,那是她看上的。

她想来喜欢红色,觉得红色最能衬托她的身份。

叶姝妤那个贱蹄子,怎么配得上用红色?

老夫人却点了点头道:“你皮肤白,穿这红色一定好看。”

叶姝妤谢了一声,小竹便上前去将那块绸缎抱了过来。

叶姝容脸色不太好看,却只能隐忍着,上前勉强地挑了一块桃红色的绸缎,转身回座位时,目光还忍不住向这边瞟。

她表现得十分明显,老夫人自然看得清清楚楚,但她却没有开口。

反倒是叹口气,果真是沉不住气。

很快就轮到了叶姝珊去挑选东西,她抬手用力挠了挠脸颊,有些烦躁地上前去挑绸缎,一边看,一边还在不停地挠脸。

她似乎感觉不到疼似的,越挠越用力。

堂上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那些绸缎上面,即使看到她挠脸,也只以为是寻常发痒而已。

直到,叶姝珊将脸上挠出第一道血口子。

叶姝灵是第一个发现的,她惊呼了一声,大喊道:“三姐姐这是怎么了!”

就在她喊的时候,叶姝珊的脸上又多了两条血口子。

偏偏她却像是没感觉,不耐烦地说道:“我能怎么了?不就是在挑绸缎么!”

因为满脸发痒,她的情绪也变得焦躁起来。

其他人此刻却都看得真真切切,只是一时之间,还未反应过来。

叶姝妤沉声大喊:“李嬷嬷,王嬷嬷,你们快将三小姐的手抓住!”

她这一喊,老夫人就反应过来了,连忙道:“快去抓住三小姐!再去个人立刻请大夫来!”

其他人跟着回过神来,王嬷嬷和李嬷嬷对视一眼,上前去一人抓住了叶姝珊的一只手。

叶姝珊直到此时方才发觉手指尖湿漉漉的,定睛一看,看到鲜红的血,立刻慌了:“我的脸!我的脸这是怎么了?”

柳湘云的目光一下子落在叶姝妤脸上,直觉这件事与她脱不了干系。

叶姝妤却只担忧地皱着眉看着叶姝珊,不露丝毫破绽。

叶姝珊双手被抓住,胡乱叫了片刻,忽然痛呼一声:“痒!我的脸好痒啊!快放开我!让我挠痒!”

老夫人沉声道:“抓紧,绝不能放!”

此时叶姝珊的脸上已经有三条长长的血口子了,鲜血正向外冒着,顺着脸颊滴落到衣襟上。

要是在让叶姝珊挠下去,怕是马上就会毁容。

老夫人有些慌乱地站起来:“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

叶姝容的目光闪了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向叶姝妤看了过来。

叶姝妤皱着眉,焦急道:“看四妹这样子,会不会是被什么毒虫咬了?大夫怎么还不来!”

叶姝灵吓得躲在刘姨娘身后,探着头轻声道:“这会不会传染啊?”

她这话一出,李嬷嬷和王嬷嬷心头都是一颤,手里也不留意地稍微松了松。

叶姝珊本就挣扎得厉害,她们二人的力道一小,叶姝珊便立刻挣扎开了,接着迫不及待地伸手就去抓脸!

她的两只手成爪状,似乎用尽了全力地向脸上抓了下去!

两位嬷嬷再次拉开她的手时,她的脸上又多了几道更深的口子,鲜血流了满脸,看起来恐怖之极。

而叶姝珊挣扎得更狠了,一会儿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挣扎着往脸上挠,一会儿哭着喊着要人来救自己。

眼泪留在叶姝珊的脸上,和血液混合在一起,显得十分恐怖。

叶姝容移开了眼不忍去看,叶姝灵也双手捂着眼。

柳湘云看着叶姝珊这个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连忙朝着叶姝妤看过去。

珊儿脸上这个样子,分明是她给珊儿的东西用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可叶姝妤脸上却带着几分焦急,时不时的帮着两位嬷嬷按着叶姝珊,一点也看不出有心虚的样子。

这时候,大夫终于到了。

可他根本无法去给疯子一般的叶姝珊把脉,只能说道:“老夫人,恐怕要先将三小姐打晕才行。”

老夫人沉声应了一声,一个小丫鬟便拿了木托盘来,闭着眼向叶姝珊脑后用力打了一下。

叶姝珊两眼一瞪,接着慢慢软倒了下去。

李嬷嬷将她接住,与王嬷嬷一起把她扶到了椅子上。

大夫这才上前查看,半晌,沉声道:“三小姐应该是中了毒,这种毒无色无味,三小姐面部发痒,恐怕这毒是被三小姐涂在脸上了。”

老夫人眉头皱了皱:“涂在脸上?”

涂在脸上,那就是胭脂水粉出了问题。

老夫人立刻吩咐道:“快,去取三小姐房里的胭脂水粉来!”

李嬷嬷应了一声,立刻带人去了。

柳湘云在听到胭脂水粉时,心中便是一惊,她焦急的看着叶姝珊,没想到会害了自己的女儿。

李嬷嬷很快带了东西回来,大夫将银针刺入其中,很快,胭脂盒内的银针便黑了。

老夫人怔了片刻,沉声道:“会不会是这次天香坊的胭脂出了问题?”

老夫人立刻说道:“大夫,快替其他小姐看看!”

大夫的目光扫过其他几位小姐的脸,迟疑道:“这毒若是外用,是轻易验看不出来的。四位小姐还是先将脸上的脂粉洗去为妙,再差人去将各房胭脂拿来用银针试试毒,方可确保万全啊。”

他说完,叶姝容第一个往外跑去洗脸了,接着叶姝和柳姨娘跟了出去,叶姝妤担忧地看了叶姝珊一阵,才急忙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