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在姜先生口中听到刘公明时鄙人那么激动,主要是因为我们两个有点间隙,说出来也不怕您笑话……”

“当时我和公明都年轻,我们两个自负有商业头脑,不顾家里人的劝阻,从二区跑到了三区做生意,刚开始一帆风顺,倒卖一些战场上的军火赚了些小钱,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大佬的打压。”

“军火这行是个暴利,垄断了这条行业的大佬们自然不喜欢有人来分一杯羹,那段时间是我们从商以来的至暗时刻。”

黄臭提起往事,又趴在了沙发上——因为后背做了包扎,不能躺着。

他语气自嘲道,“当时我们二人也想过,不如就换一行干,赚钱的又不只是军火。粮食,盐铁,都是暴利,又不一定要死磕军火。”

“正当我们两个下定决心,准备转行的时候,我们在一处战场上捡到了这块玉佩。”

“这是二区伪神的神器,凝运龙玉。”黄臭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对这块玉似乎恨之入骨。

江煜看着手里这块玉,问道:“凝运?”

“没错,持此玉者,泯人性,得奇运。”黄臭点了点头,“自从捡到了这块玉,我们两个的运气简直可以说是青云直上,之前阻碍我们的大佬们全都被枪决,我们两个也就顺利的取而代之。”

“但是恐怖的事情也就随之而来了。”黄臭双眼失去光芒,语气低沉道:“慢慢的,他变得不再像他,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做事逐渐没有底线,为了钱可以做出任何泯灭人性的事情,那个时候,我离开了他。”

黄臭坐起身,揉着太阳穴,说道:“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是那块玉是神器,我只觉得那是不祥之物,到处打听才发现,那是二区伪神的神器,削人性得气运,可以说是十二种神器最邪门的一个。”

“后来,他的军火越做越大,行为也越来越没有底线,我也和他划清了界限,直到有一天他找到了我……”

“黄臭,好久不见。”

站在当铺的门口,还年轻的刘公明眯眼笑道。

黄臭后退一步,说道:“你来干什么?我已经和你划清界限了。”

“别这么说,胖子,咱们哥俩过命的交情,你一句话就划清了?”刘公明说道。

黄臭认命般的低头,说道:“仅此一次,你要我做什么?”

“我要那个合成配方。”

“不可能!”黄臭勃然大怒,“姓刘的,你做梦!别忘了你当初对我许诺过什么,配方你不动,我无资脱身!”

刘公明苦口婆心道:“胖子,公司现在遇到了桎梏,之前的军火三区有点看不上了,我得开辟市场……”

黄臭重重叹息道:“公明!听我一句,收手吧!那个配方不是你可以染指的,别忘了上一个拥有这个配方并且公之于众的人是什么下场!这张配方咱们两个在哪捡到的,你忘了吗?!”

刘公明脸色阴沉,“那是我们共有的财产,你不能据为己有。”

“你的军火公司有百分之五十也是我的财产,把你公司的股份折合成黄金给我,我把配方给你,从此以后你我彻底分道扬镳!”黄臭坚决道。

刘公明眼神晦暗,说道:“你会后悔的,胖子。”

说罢便扬长而去。

江煜疑惑的问道:“什么合成配方值得你如此保存?”

“一种世所罕见的火药配方,写下这个配方的人简直就是天才,替代原本的火药填充在弹药中起码,最起码,可以增加武器百分之六十的杀伤力!六十!”黄臭低吼道,

“所以我那时绝对不能将配方给他!说不定他会间接的做出什么泯灭人性的事情!”

江煜嗯了一声,“原来如此,他现在已经回来了,龙玉也在我身上,你不用担心他了,我会让他和你道歉。”

“那就多谢姜先生了。这件事一直是我的心结……不如我带姜先生出去转转吧,姜先生这是第一次来三区吧?”黄臭转移话题道。

江煜笑着点了点头,“不错,那就出去转转吧,有劳黄先生带路了。”

“不碍事不碍事。”黄臭干笑了两声,找了一件外套套在了身上,系上纽扣,下楼把门口的“正在营业”翻成了“歇息中”。

“这里算是三区的浅外层,再往里面走就是贫民窑和幸存者聚集地了。这座城在21世纪的时候是一线城市,后来荒废了,两个世纪前被三区占领。”黄臭说道。

江煜看着周围的瓦砾碎石,荆棘野草,很难想象这里之前竟然是一座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一线城市。

“大爷,大爷,给点钱吧,一捧米也行啊,我家里孩子三天没吃饭了……”

二人走着走着,江煜的面前突然扑出来一个皮肤枯黄瘦如干柴的女人,她跪在江煜面前不断磕头道。

江煜看着她磕头的动作,不由得想起了那个被谢迢一枪毙了的死岛母亲,心不由得一软,下意识就从兜里掏钱。

这一动作被周围的人看到,纷纷双眼放光,把二人包围了起来,纷纷磕头乞讨。

黄臭面色不悦,掏出了一把左轮,对着天空开了一枪,怒吼道:“都给老子滚,不想死的就让条路。”

众多流浪者都被枪声喝住了,不敢再围着二人,只有那个妇女一直在江煜面前磕头,不愿离开。

兜里空空的江煜看向黄臭,意思再明显不过。

黄臭权当无视,拽着江煜的手腕就绕开了这个女人,朝城市深处走去。

“为什么不给那个女人吃的?明明这样就可以救活她们母子了吧?”江煜不解道。

“姜先生……罢了,我比你大,姑且叫你一声姜老弟吧。”黄臭叹息道:“姜老弟,你没在这十二区待过吧?”

江煜倒也没有隐瞒,说道:“没错,我和我的朋友们单独占了一座岛,上面不缺粮食。”

黄臭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说道:“那就不奇怪了。”

“为什么?”

“老弟,你觉得你给那个女人粮食或者钱,她能保护得住吗?”黄臭问道。

江煜一怔,回头看向来时的路,那女人正在所有人的嘲笑声中,捂着出血的脑门跟着一个男人朝某个胡同走去,手里还紧紧攥着一张写着“20”面额的纸币。

“所以说,不是所有的善行都会有善果,你自认为做了一件好事,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我给那个女人钱了,她说不定还要因为保护那点钱,被人围殴一顿然后抢走。”

江煜点点头,“明白了。”

“狗草的世道。”江煜低声说道。

“前面那些是三区的士兵,在例行巡逻。”黄臭随口说道。

江煜一顿,拽住黄臭就朝身边的巷子走去,脚步匆忙。

巡逻的士兵们走到这块,往里面探了一眼,大声问道:“里面的人,做什么呢?”

明白了江煜意思的黄臭用自己的体型挡住了江煜,对着士兵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说道:“奴隶不听话,教训教训。”

士兵哦了一声,“尸体扔到城外。”

黄臭点点头,“不会劳烦各位的。”

等到士兵走远,江煜这才走了出去。

“姜老弟,其实我挺好奇你的身份的。”黄臭说道。

“两个月一区和三区围攻的对象王濂,黄大哥知道吧?”

“审判者王濂。”黄臭点点头,片刻后他好像明白些什么,瞳孔猛缩,“难道你是……”

江煜掀开斗篷,露出了被遮住的脸,正是城中被通缉的人其中之一。

“我是他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