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山大脑处于极度兴奋状态,脸容扭曲的傻笑着。

他,竟然不用武力,就让玄阳大长老吃瘪!

还没有任何话反驳!

这一刻,他膨胀了。

看着李运生等人,冷笑一声:

“尔等好自为之,下次见面就是永别!”

言外之意,下次再见面就是你们的死期。

李运生眉头一皱,这家伙失心疯了吗?

挥手持剑正色道:“不用了,现在就可以!”

坤山被吓了一跳,暗骂一声悄然离开了府邸。

最后只剩下大汉段程一人。

李运生能够感觉到这家伙的实力很强,警惕的问道:“朋友,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段程大笑一声,收回了武器,爽郎道:“我就是来看看南城新出的天才少年!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既然他下定决心加入青龙帮,我也不好强求,这就告辞!”

说完,轻松一跃,很快没了身影。

终于,所有人都走了。

李运生紧张的内心放松下来,他还真担心发生冲突,造成一对多的局面。

这些人都是冲着陈良来的,不的目的是不罢休,接下来还会有所行动,只不过……不会这麽明显了。

“陈良,有没有受伤?”李运生转过身关切的问道。

陈良摇头道:“并没有,多亏了那个大汉出手相助,否则我等不到你来支援了。”

要不是段程那充满威慑力的一捶,同时面临两个战力值破200的强者攻击,他没有把握活下来。

“哦?”李运生轻叹了一声:“没想到他竟然会帮主你,有些意外。”

陈良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他只要在一旁看着,就可以等待陈良死亡。

青龙帮损失一位强者,对南城的三大帮派都有利,他完全没有必要冒着惹怒风狼帮的危险出手相助。

“算了,此事先不谈,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详谈。”李运生拉着陈良走到了一处偏暗的地方,低声说道:“你入门黄品,实力远不如他们,缺的正是一本功法,今日我将‘日进行’传授于你,希望你尽早踏入黄品,这样青龙帮也不会这麽被动。”

陈良眉头一挑,李运生要说的竟然是这个。

但他已经有更好的功法了,‘日进行’过于鸡肋,就算修行对他也没有多大用处。

陈良微笑拒绝:“抱歉,我暂时还不需要修行功法。”

他也不可能现在就暴露自己修行了一本顶级功法。

这其中缘由他还没有想好怎么解释。

见陈良推辞,李运生脸色难看,迟疑片刻道:“你也认为‘日进行’对武者没法多帮助?”

不等陈良回答,又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天赋极高,确实不用逐渐‘日进行’对战斗作用不大的功法,但……目前是我们青龙帮能够拿出的。”

“要不然这样,等你修炼至黄品的时候,青龙帮不惜一切代价购买一本合适的功法助你修行。”

这是李运生能够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

陈良很感动,也不好意思拒绝:“那便多谢了!”反正他不用,到时候解释清楚就可以。

李运生感到自责,继续问道:“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比如…银子?”他挑了挑眉,露出微笑。

陈良舔了舔舌头,正合我意!

刚想把提炼精盐的事情告诉他,一起合作。

忽然一个男人闯了进来,看见李运生和陈良后,大喜,情绪极为激动,大喊道:“二帮主!三帮主!可算找到你们了!发生大事了!”

李运生皱着眉头,沉声道:“龙五,何事这麽慌张,好好说话!”

龙五大口喘着气,不停的说道:“三帮主身边的丫鬟,在兴乐街被一个胖子给抓住了!我们兄弟拼命拦下,奈何对方有两名入门黄品高手,根本打不过!”

“到处找你们的身影,终于找到了!”

龙五忐忑不安,他很清楚那小姑娘在陈良心中的地位。

话音刚落,陈良旋即大怒:“什么!那大汉长什么样?现在何处?!”

龙五说道:“足有二百斤,头戴金丝,脖子上挂着一个金锁链,漏了一颗大门牙,模样十分猥琐,更具体的就不清楚了,他现在被兄弟们缠在兴乐街的怡红院。”

“刘汉?!”陈良根据信息,很快就锁定了一个人,刘汉!

就是半月前导致他昏迷的人!

当街暴打她一顿,骂他是傻子!

没想到他竟然追到南城来了!

陈良青筋暴起,目光通红,轻身一跃至屋檐,速度飞快的朝兴乐街的方向跑去,从现在开始,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从他睁开眼的第一次,他变强的理由便只有一个。

保护好小芸以及自己的父亲陈善。

他可以不在乎自己,因为他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有些东西可以失去,有些东西绝对不能失去。

……………

另一边的兴乐街,怡红院某处房间。

小芸被蒙着双眼,嘴里被一块破布堵着,一滴一滴的眼泪从眼睛里流下来,蜷缩亚床角的某一处,不停的哭泣。

站在床前的是一个大胖子,穿着雍容华贵的衣服,全身布金丝,肥头大耳,目光猥琐,上下打量着小芸,流出恶心的口水,缓缓说道:

“真是一个小美人!这陈良傻子命好,每天还有这麽一个美人伺候着!让你从了我,保你荣华富贵,何必跟着一个傻子吃苦?!”

小芸猛的一口吐掉了破布,尖声怒斥:“滚!不要靠近我!我是不会跟你的!我这辈子就是少爷的人!他已经是一个强者了!他会保护小芸的!”

“强者?对了,听闻前几日他恢复了神志,并且顿悟了武道,确实不错。”刘汉眉头一挑,戏谑的笑道:“就算他已经成为了一名武者,也只是一个入门之流,能打的过我父亲派给我的保镖吗?”

他们所处的房间在怡红院二楼,楼下门口站着刘汉的两名手下,都是入门黄品已久的强者。

他们就站在大门口,无一人敢上前。

青龙帮的弟子们倒了一大片,便没有人敢贸然上前营救。

他们都在等待一个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