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已经乱作一团,本来不远的地方停了尸体已经够让他们害怕。如今又发生这事,调查局被挡在山外,没人敢进那房子一步,保护着现场等人来。

有人提出要跟着那附近的搜寻队去附近的农户家里住,但过去就要大半天,眼看天黑没人肯冒着风险过来一趟,全部的人仍被困在其中。

“啊啊啊——怎么办,我好怕!”王灵一听到动静,立马紧抓着男友的衣服出来看。

却未想这一一幕给她的冲击力太大,至今还没从一滩红色中缓过来。

毕飞宇顺了顺王灵的头发,安慰道:“我们把门窗关好,肯定不会有事,就熬过今晚,明天就能回去了。”

顾影正好往回走,竟看着两人的身高相差无几,往下看,两人都穿着拖鞋,可能是增高鞋垫的原因。

毕飞宇感受到打量的眼光,瞥了顾影一眼,把王灵拉回房间。

……

“你最近怎么没来找我,上次输的钱,今天我一定要赢回来。”2号又提着上次那箱麻将过来找她。

顾影把门闭上,并没有去接对方递过来的东西,“许安死了,和你有关系吗?”

2号突然一笑,“你怎么什么事都怀疑到我身上,没必要的事情我可从来不干。”

“那就好。”她不知为何,突然松了口气。

“你最近和这里的人都走得挺近啊,真看不出,你还是个社交小能手。”2号习惯于调侃她。

“因为无聊而已。”

“你可以来找我啊,保证有意思。”

2号看房里没有第三个人,三缺一有点扫兴,眼中闪过精光,“我最近学了几招,还不太熟,给你先试试。”

她变戏法似的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副牌,比寻常的牌尺寸大许多。

顾影好奇,捏了一张,上面的图案并不是扑克,“你要做什么?”

“占卜啊!”2号朝她眨眨眼,翘起的睫毛衬得双眸更加灵动。

她看着对方在桌上摆了三张牌,“想知道什么,就选一张吧。”

顾影迟疑着,指了张牌,长着翅膀的天使正在吹奏号角,图下方的人们举起双手聆听者上天的祝福。

“这张啊。”2号一脸高深莫测,将牌放在面前端详,“审判!你还真是挑的巧。”

“什么意思?”顾影看她笑了半天,催促道。

2号感受到她的凝视,脸上露出微笑,“正位,意味着复活与新生,而逆位则是良心受到谴责与坏消息。”

许安和周梅的死亡,意味着谁的新生?

民宿里,每个人都在极力排斥陌生人的靠近,他们对外在的目光极其敏感,特别是毕飞宇和盛光,年龄相近连脾气也相同。

组织规定的人必须死,但错杀其他人则会受到惩戒,2号一开始的任务似乎就只有一人。

不出意外,其中一个任务执行者是在公报私仇!

顾影想到这儿,脑中回想在那对情侣处稍作停顿,民宿里的男人身高普遍在180以上,她才没有生疑。但方才见到毕飞宇比身旁的王灵高不了几公分,这让她质疑自己当初的判断。

2号看她走神,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哎!看你心不在焉的,刚才想的不是自己吧。要不要测测你的感情之路,万一到时候他变心把你抛弃了,早知道也好早做打算。”

顾影瞪她一眼,2号的嘴里果然没什么好话。

三张牌里,她一眼看到穿蓝上衣红裤子的男人,正要指出,却听见外面传来敲门声。

沈云琛不知何时推门而进,回来取了本书,就要继续回去忙公务。

“帅哥,要不要过来抽张牌,测测你们的感情生活,万一顾影到时候跟哪个野男人跑了,你也好早知道。”2号调笑道,又是刚才的话术。

顾影在桌下踩2号一脚,“你别听她的。”

沈云琛脸色稍变,扫了一眼,选的正是刚才她想选的那张,只不过方位是反的。

“啧啧啧,你的感情路不太顺畅。倒吊者还是逆位,意味着得不到回报的恋情、藕断丝连。都娶你了还不知足,顾影,看来你男人心里有别人呐!”

2号眼神辗转落在沈云琛身上,一副要看热闹的模样。

顾影心中一颤,随后恢复平静,藕断丝连的可能性为零,她没什么相信的必要。

沈云琛没有说话,也无任何异样。

她强装着不在意,只是用眼神催2号回去,“你这玩笑开过了!”

“我这不是打个趣嘛,好了,你刚才想选哪个,我给你测完再走。”2号意识到气氛的尴尬,扯了扯顾影的袖子,“我这不是个新手吗,错了也很正常,就当作打发时间了。”

顾影耐不住2号的撒娇,冷声道:“就是这张,正位是什么?”

2号本笑嘻嘻地,听后叹了口气,“阿影,你果然是个恋爱脑,奉献,感情路上会有误解。”随后沉思着,一顿,又是不正经模样:“误解……你是不是找错老公了,我重新帮你找一个?”

“你就不能盼我点好?”顾影的忍耐值到达极限,直接把2号“请”出了房门,“慢走不送!”

2号揉着被拽得酸痛的胳膊,随着一声门响,被关在外面。

这一幕似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