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和将军要谋反 > 第二十三章 奖励和惩罚

大家看着季途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就知道这些问题定然是不省事的了。

“有没有人要主动回答的?”季途期待的看着他们。

但方才还大喊大叫兴奋不已的人们,此时都安静下来面面相觑。

大家都不是傻子,这天下掉馅饼的好事可轮不到他们。

“这样,主动回答的人,我再私人给个奖励”瞧着台下的人都犹豫不决,他索性又加了些。

这句话一出,倒是更加安静了。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抽签了,大家的名册我已经命人做好了签子放在了这个盒子里,被抽到的人就要上台来回答。但这奖励确实诱人,所以也有相应的惩罚,相信大家看了这么久的比赛,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被抽到的人若是没有回答出来,男子亲吻男子,女子便献歌一曲,如何?可有人不同意的?若是不同意那就现在离开”

台下的人又欢呼起来,这惩罚也不算什么,大部分人都举起双手表示赞同。

季途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拒绝的人,于是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季途一只手从箱子的上面的小口深入,手臂在里面转了了几圈,随手抓了一个木签上来。

“林二”他读着上面的名字。

“我替你去”郭淼眉头蹙起,那么多人就偏偏抽中了昭昭,说这里面没有内幕他都不信。

“不必,我能搞定”林昭昭轻笑一声,原来郡主想要这样对付她,可惜她的算盘注定要失败了。

“林二在哪里?”季途又扩大音量问道。

人们也环绕四周,小声谈论着,看看这么幸运的机会能落在谁的头上。

他们虽然不敢主动举手回答问题,但并不意味着不想被抽到,万一回答上来了呢?

“这儿”林昭昭举手。

一瞬间,所有目光都看向她。

“咦,还是包间里的,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懂得也比咱们多,应该能拿下吧?”

“切,你看他整一小白脸,他身边站着的可是郭淼,两人能凑到一起去,肯定整日留恋花丛,哪里有真才实学?”一个大汉冷笑着说道。

“就是,有钱人还不一定有才,要不站在上面的能是白先生?”另一个人也附和,还不忘踩一捧一。

暮天寒在听到林昭昭的名字时,眼中透露着冷光,这帮人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他身边的人也敢碰,看样子是留不得了。

他正要比划手势让暗卫去阻止这场针对她的恶意,但是看到林昭昭胸有成竹的样子,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有点儿多余。

她那么聪明,怎么会想不到这其中问题,既然同意参加,那一定有十足的把握。

“请林公子上台”季途卖力吆喝。

大家也都纷纷鼓掌欢迎。

林昭昭面带微笑的站在台上,淡然处之。

“看样子林公子一点儿都不紧张”季途问道。

“直接开始吧”她倒是想看看郡主到底想要做什么。

“好,爽快!”看你一会儿如何下不来台,季途勾起一抹坏笑。

“请你对李兴阳做一个评价,指出他的优点和缺点”

此问题一出,台下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问题太过犀利,答出来便会得罪李兴阳,没答出来就要受惩罚。他们都默默地松一口气,还好没有轮到自己。

“好,他的心态比起其他选手来说要稳重许多,即使是在最后也临危不乱,这是他致胜的最关键一点。他的不足之处便是各子虽协同作战,却仍有不足,比如那倒数第三步,是个险棋,只是因为他的对手慌了所以没有看出这其中的问题,若他再仔细些,这结果就不一定了”她凯凯道来。

这一番话惹得场内一阵哗然,大家停的议论着她的狂妄与自负,她昂首挺胸的样子差点就让人信以为真。

“呵呵呵,你说的轻巧,你若是这么厉害,怎么不报名参加?”台下有人不服了,站起身来大声质问。

“我只负责回答问题,怎的说了也要被讽刺?”林昭昭看都没看他一样,转身看向季途。

季途听到她那些话心中正在嘲讽,相由心生,面部也带着不屑,林昭昭忽然转身,他赶忙收敛了表情。

“既然站在这里,自然是要接受质疑了”季途受了命令,专程来挖苦她的,自然不会理会她的质疑。

梁玉书看着她独自一人被所有人都盯着质问时那种荒凉感,由内而外的感觉心情和身体舒爽。

她微微扬起下巴,呼出一口气,心中想着:和我作对的下场就是这样。

郭淼在楼上不停的给暮天寒使眼色,可他就像没看到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也不知道是在看谁。

“啊!是!就是这样!”那差一点儿就赢了的王学利忽然在台下一拍大腿,懊悔的喊着。

本来心存怀疑的观众们看他这被说中的模样,心中也升起了疑惑,难道她说的是真的?

至于被讨论的李兴阳,在林昭昭说出那一系列的缺点时,脸色早已绷不住了。只是大家都为她的口出狂言而感到震惊,一时之间还没人注意他脸色的变化,当王学利懊悔过后,人们齐刷刷的看向他。

自己的缺点就这样被人轻易的说出来,他怎么会开心,大家看他勉强的笑容,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看向林昭昭的眼神也有了变化。

“既然你这么厉害,为何不参加比赛?你这是看不起人吗?”那人看季途没有制止他,胆子越发大起来。

台下的观众们看热闹不嫌事大,一个个都等着看林昭昭还能说出什么狂妄之语。

“是否参加比赛是我的自由,这位兄弟想的有点儿过分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挑衅,她的耐心也被消耗的差不多,目光冰冷的看向那理直气壮站着的人。

那人被她看的一阵心虚,但又没觉得自己说错什么,挺直腰板回看回去。

“既然这样,我可否和这位小兄弟比试一下?”李兴阳出声问道。

季途最乐得看热闹,还在旁边烘托气氛“哦?事情出现了变化?”

“不过还是要问一下林二小兄弟是否同意”

“我同意,但我也要求,是你们让我回答问题,却又多加了一轮比赛,是否该给我个解释?”林昭昭虽然没有直视梁玉书的表情,但从余光也能感受得出她幸灾乐祸的心理。

今日她要是输了,就顺了郡主的意,也只会让她觉得自己好欺负,与其逆来顺受,不如堂堂正正让她看看,以后下手的时候好掂量掂量。

“若你能赢了他,我自收你为徒”许久不曾开口的白先生,庄严的声音缓缓道来。

这句话惊呆了众人,季途也疑惑的看向白先生。

季途小声的附在他的耳边问道“白先生,这不和常理,咱们……”

谁知白先生根本不给他面子,嗤笑一声道“你们为难他时又谈何道理,如今我做主了,若这位小兄弟赢了,我收他为徒,你们可有意见?”

季途知道白先生一心扑在棋局上,不屑与人勾心斗角,但没想到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给他留面子,脸色也有点难看。

但是他既然已经开口,众人又尊敬他,也没人反驳。

“那就我说了算了,小兄弟,这样的安排可还满意?”白先生对林昭昭的语气变得和蔼了许多。

“有白先生作保,是我的荣幸”林昭昭对他恭敬的行了一礼。

李兴阳虽然痛恨她一眼看出自己的不足之处,但她乃是旁观者清,待她入了棋局,能保持一分的清醒已然不错。

“既然白先生也同意了,那我把话说在前头,我绝对不会放水的,小兄弟好自为之”说罢,将手中的东西递给身边的伙计,又重新坐到了棋局之旁。

有眼力劲儿的侍女急忙上去将棋盘恢复了原样。

林昭昭但笑不语,坐在了李兴阳的对面。

两人的对局在紧张的氛围下展开,人人都以为这应该是一局碾压式的比赛,但随着时间的过去,一炷香已经燃到了尽头。

李兴阳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万万没想到此人竟如此厉害,他被逼的步步后退,根本没有反攻的机会,终于,他落下最后一子,猛的突出一口血来。

“这……”台下的人倒吸一口冷气,站起身来看着。

李兴阳喘着粗气说“我输了”

“是我高看了你,下棋之人最忌讳轻敌”这话表面看着是对他说,实际上是对包间里郡主说的。

聪慧的梁玉书自然听出来了,紧紧抓住大腿上的裙子,紧咬着牙关没让自己在暮天寒面前出丑。

“我……”李兴阳气急攻心,又吐出一口血来。

季途忙叫大夫掺着他下去了。

“既然比赛已经完成,那老夫就先走了,这个给你,回头来找我的时候出示这玉牌,他们自然会接待你的”白先生捂住嘴巴咳嗽几声,带着劳累的身子退下了台。

“今日的比赛到此结束,还请大家有序离场!”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和他们原来设想的结局完全不一样,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向郡主交代了。

这比赛结束的突然,不少人都还舍不得离开,看着林昭昭那白嫩的不像男人的脸感慨。

“没想到最大的黑马竟然是他”

“是啊,这世界上的人才是越来越说不准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