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李潇起了个大早,甚至没有去进行日常的扫街。

又过去三天,他仍然是一无所获。、

适配者实在过分难找,还好前段时间的大楼倒塌事件。

给他又提供了五万多点的影响值,不过,仍然没有抽到什么太好的东西。

一些垃圾,一些金条,以及另外一套马克5型便携式战甲。

虽然那场事故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人员伤亡,但是影响范围却很大。

李潇也从这次的时间明白,并不是死的人越多,造成的伤害越大,获得的影响值就越多。

而是被影响的人越多,知道的人越多,获得的影响值越多。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他有能力在夜空中写出,李潇超级帅。

让全世界看到,想来,这样的举动获得的影响值也不会少。

所以他这次他给予**的任务,也并非是什么大肆破坏或者需要对方造成多大的伤亡?

他需要的是大汉国的国防军,在这次军演中,大失颜面。

同时让更多人清楚沙人的存在,毕竟这次可是直播。

而且不单单是在国内直播,国外也是有相应的报道的。

现在国内正在严格封锁消息,即便是上次顾瑶的行动,也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所以,李潇是很怀疑,方毅口中说出的,造星计划。

把自己的这些从属打造成巨星?

想来自己能获得的影响值是很高的,但是总感觉,只是一个骗局而已。

又或是,大汉国感觉暂时没办法很好地操控叶奈一和顾瑶。

所以把计划延后,当然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当然,他是不相信国外完全不知道的。

毕竟,金沙国都能派遣那么多间谍,潜伏在国防军的内部。

要说其他国家没有派间谍,他是打死也不信的。

恐怕现在很多国家里,已经流传了大汉国出现了超级人类的信息。

只是知道的人可能相应较小,仅仅只有一些级别较高的领导,以及相应的部门指导,所以他每天能获得的影响值只有几百。

然而,这次军演行动却不一样,它是全世界范围内的直播。

只要把沙人袭击军演的事情播出去了,那肯定会影响非常大,恐怕这一次最少都有十万以上的影响值入账。

为了这十几万的影响值,他今天没有出去找新的适配者,也没有开始他最喜欢的游戏,可以说相当的敬业了。

......

另一边

张建此时早已经从天上落回了地面。

虽然人类个体的大小,天空的侦测设备,以及雷达根本是没办法发现的。

但是,不怕万一,最怕一万。

他可不愿意冒这些风险,所以他一直是以流沙的形式,在地面上快速的前行。

他现在已经进入了大汉国边境超过五十多公里,距离最近的城市也不过十几公里了。

而他此时正向着大汉国国防军军演的位置移动,距离也只有几公里了。

为了谨慎行事,他现在已经把身体分成了两部分。

一份是一片不断滚动的沙子,另一份只是变成了一只在路边不断飞奔的沙狸猫。

如果有人仔细一看,这只由沙子组成的沙狸猫的脖子上还带着一个三指粗的黑色项圈,上面还有着漂亮繁复的花纹。

这几天张建也想出了一个十全十美的办法,那就是身体一直分成两个部分。

一直保留百分之十的身体,远离主体。

这样做虽然会削弱自己十分之一的实力,但是却可以保证几乎绝对的不死。

因为只要那远离主体的十分之一的沙子,还在存 。

那么他就可以通过那一部分的沙子进行重生。

不过这样做法,还有一个唯一的缺点。

就是不能距离,超过两百米后,比例更少的火种沙子,就会开始自然瓦解。

今天李潇起了个大早,甚至没有去进行日常的扫街。

又过去三天,他仍然是一无所获。、

适配者实在过分难找,还好前段时间的大楼倒塌事件。

给他又提供了五万多点的影响值,不过,仍然没有抽到什么太好的东西。

一些垃圾,一些金条,以及另外一套马克5型便携式战甲。

虽然那场事故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人员伤亡,但是影响范围却很大。

李潇也从这次的时间明白,并不是死的人越多,造成的伤害越大,获得的影响值就越多。

而是被影响的人越多,知道的人越多,获得的影响值越多。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他有能力在夜空中写出,李潇超级帅。

让全世界看到,想来,这样的举动获得的影响值也不会少。

所以他这次他给予**的任务,也并非是什么大肆破坏或者需要对方造成多大的伤亡?

他需要的是大汉国的国防军,在这次军演中,大失颜面。

同时让更多人清楚沙人的存在,毕竟这次可是直播。

而且不单单是在国内直播,国外也是有相应的报道的。

现在国内正在严格封锁消息,即便是上次顾瑶的行动,也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所以,李潇是很怀疑,方毅口中说出的,造星计划。

把自己的这些从属打造成巨星?

想来自己能获得的影响值是很高的,但是总感觉,只是一个骗局而已。

又或是,大汉国感觉暂时没办法很好地操控叶奈一和顾瑶。

所以把计划延后,当然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当然,他是不相信国外完全不知道的。

毕竟,金沙国都能派遣那么多间谍,潜伏在国防军的内部。

要说其他国家没有派间谍,他是打死也不信的。

恐怕现在很多国家里,已经流传了大汉国出现了超级人类的信息。

只是知道的人可能相应较小,仅仅只有一些级别较高的领导,以及相应的部门指导,所以他每天能获得的影响值只有几百。

然而,这次军演行动却不一样,它是全世界范围内的直播。

只要把沙人袭击军演的事情播出去了,那肯定会影响非常大,恐怕这一次最少都有十万以上的影响值入账。

为了这十几万的影响值,他今天没有出去找新的适配者,也没有开始他最喜欢的游戏,可以说相当的敬业了。

......

另一边

张建此时早已经从天上落回了地面。

虽然人类个体的大小,天空的侦测设备,以及雷达根本是没办法发现的。

但是,不怕万一,最怕一万。

他可不愿意冒这些风险,所以他一直是以流沙的形式,在地面上快速的前行。

他现在已经进入了大汉国边境超过五十多公里,距离最近的城市也不过十几公里了。

而他此时正向着大汉国国防军军演的位置移动,距离也只有几公里了。

为了谨慎行事,他现在已经把身体分成了两部分。

一份是一片不断滚动的沙子,另一份只是变成了一只在路边不断飞奔的沙狸猫。

如果有人仔细一看,这只由沙子组成的沙狸猫的脖子上还带着一个三指粗的黑色项圈,上面还有着漂亮繁复的花纹。

这几天张建也想出了一个十全十美的办法,那就是身体一直分成两个部分。

一直保留百分之十的身体,远离主体。

这样做虽然会削弱自己十分之一的实力,但是却可以保证几乎绝对的不死。

因为只要那远离主体的十分之一的沙子,还在存 。

那么他就可以通过那一部分的沙子进行重生。

不过这样做法,还有一个唯一的缺点。

就是不能距离,超过两百米后,比例更少的火种沙子,就会开始自然瓦解。

李潇赛尔的声音出现在直播间:

“第26次死亡游戏结束,参赛者死亡游戏结束。”

刚按下游戏结束的按钮,你一下就感觉自己的手指被电了一下,他有些惊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却发现自己双眼一黑,不知道什么时候意识已经开始脱离。

等他重新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回,前室的大别墅的床上。

看着从窗外射进来的金色的阳光,他才回过神来,自己原来只是发了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