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漫天,犹如绮罗铺展在天际,金红色的霞光匹练般笼罩住万物,那瑰丽霞光和着轻柔的晚风也随之拂在聚落中。

聚落中央炊烟袅袅升起,一人多高的巨大的篝火上烘烤着一头厚甲猪王,被火舌炙烤成金黄酥脆的猪皮,发出滋滋发出声响,一滴热油顺着饱满肉脂的纹路慢慢滑下。

一大群地精鼠人手拉手,围着大篝火欢快地跳着舞。气氛的热烈程度一点也不输于祭司盛宴。

气氛热烈,每个人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双颊红扑扑的。

大篝火犹如太阳,在它周围还有许多如繁星一样零散在各地的小火堆。

这些火堆上大多正烤着各式各样香喷喷的烤肉,没参加跳舞的老人们坐在旁边,一边高声谈笑,一边大口大口吃着热腾腾的美食。

两族人们吃饱了就去大篝火旁跳舞,跳累了再回自己的火堆那儿吃会东西,感觉从来没这么快活过。

有很多地精族人与鼠人走了过来,互相用拳锤了下肩膀,再来个熊抱以表亲切。

看着部族中心那热烈跳舞的族人们,身为祭巫德鲁克突然来了兴致,从身后拿出一支骨笛出来,试了试音后,蓦然吹出一支欢快又古朴的调子。

在大篝火旁跳舞的众人听到那优美的笛声都呆了一呆,转头看向德鲁克。

德鲁克双眼含笑,一边吹笛子,一边示意他们继续,他给他们伴奏,很快那原始风味浓厚,古朴苍凉又带着欢快的调子不断在部落上空里回荡。

大篝火旁的人合着节奏跳了起来,伊特罗也命人拿出祭祀时的大鼓,开始按照祭巫的拍子击打鼓面。

晚风微冷,所有人心头却火热,火光照得他们全身橘黄,连头发丝也是暖色的。

德鲁克吹了一会儿,放下骨笛双手打着拍子高声唱了出来:

吁喂,吁喂,啊哈咴,

让我们信仰尊贵的生命之神吧,

生命因祂而存在,

小草长出嫩苗儿,

正是神的恩赐,

快敲打神鼓祈祷。

小草已经长高,

雏鸟展翅出巢,

正是夏祭的季节,

嘿呀嘿呀嘿呀嘿嘿……

打鼓的人继续按照原来的节拍打,很多坐在小火堆旁的人拿着木盆在敲击,一起加入伴奏的行列。跳舞的众人也跟着唱了起来。

嘿呀嘿呀嘿呀嘿嘿……

近前千人组成的歌声在山谷里回荡,德鲁克又吹骨笛,伴着鼓声为他们伴奏。

悠扬的笛声,活泼的鼓声,苍凉又欢快的调子,让部族的老人们那苍老的饱经风霜的脸庞不知不觉也染上了笑意。

所有人双眼倒映着橘红色的火光,胸口滚烫,眼眶微热。

那一晚,歌声在夜空中飘荡了很久很久。

几天后……

伊特罗穿着短衫带头冲锋,双手挥舞战斧与长刀将周围巨树,灌木砍伐,见部落占地面积不断阔大。

在建筑群中心的传送门中一批又一批的材料被传送出来,随着材料的卸下,数百名眷族在工匠的领导下,将周围树木砍伐用于制作最基础的木板与木桩。

同时,多玛也带领着数百名部族战士,开采岩石堆砌壁垒的地基。

在叶羲的注视下,整个密林在小一千族人的手中渐渐消失,以传送门为中心,原先地精一族的简陋帐篷被推倒重建,取而代之的是鳞次栉比的石木建构房屋。

此时肖恩望着周围正在逐渐开阔的土地,于是召集了族中所有工匠,共同商议未来规划的建设。

值得一提的是,原先那个不可一世的工匠卡尔今天竟然像个学徒乖乖的听着。

在旁的鼠人不解到“今天老大咋了平时一旦涉及到建筑,锻造方面老大就是族里的一言堂,就是连族长都敢顶嘴的人今天这是……”

“嗨,你是不知道前几天聚会结束后,肖恩族长前往部族工匠会时,就跟正在锻造武器的老大,说了几句话。”

“老大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一旁的鼠人回答到。

这时一道声音将周遭的声音压下去。

“大家请看,随着我们部落区域的不断阔大,经我发现部族背靠一座大山,剩下三面全都是丛林,四周不断有凶兽侵袭。”

“基于着样的情况,重心应该放在城墙的建筑方面且不低于十一米。”

“好了大家。有什么异议可以提出来。”

众人哪还敢说什么都大声附和道

“明白!”

“嗯,诸位那就开干吧。”

………………

遥远的密林角落,叶羲端坐云端,一旁还有一人站立再侧,目光注视着下方忙得热火朝天的眷族们。

六个月的时间,在近千名眷族夜以继日的努力建设下。

一座高达十一米的雄伟壁垒,静静屹立包裹着全新的聚集地。

高大的城墙上,肖恩顶着烈日不断奔走在壁垒各处,指挥着族人将岩石搬运堆砌在指定位置。

同时,观察指导着工匠们,将调和好的铁水合理的浇灌到每块岩石缝隙中。

自从踏入圣源大陆后,祂对于在虚无界那些低阶神域注意力下降了很多。

因为在很多半神都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圣源大陆时,叶羲就通过自己敏锐的触觉发现了这块鲜少有人注意的大蛋糕。

在反观眷族一边,却没想到只是几个月的时间,就因为有了地精一族的加入,曜纹鼠人部族不管在武器还是各个方面,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虽然有着祂留下的种花家的技艺蓝本,但这样的技艺提升速度还是让祂心中不免有些惊讶。

“该说不说还得是研究侧的种族,YYDS。”

叶羲心中默默想到,相比于偏向战士侧的种族。

研究类种族虽然没有极强的战力,但在辅助与推动文明方面都有着不可或缺的巨大作用。

可以说,若是没有丛林地精族,部族要发展到现在的这种状况,起码还有四五十年的时间。

叶羲俯视着下方,六个月前还满是密林岩石的丛林。

在近千名族人不断的努力下,不仅搭建起了高达十一米,长度约两百米高墙壁垒。

内部的居住建筑以及临时训练场,材料堆放仓库等等重要作战建筑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又经过了这近一个月时间,部族战士已经渐渐适应了这片森林的气候与环境。

“也是时候进入回报期了。”

“你说是吧?林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