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踏。

羽原跟在那个木叶忍者的身后,一步一步拾阶而上,而等对方最终推开最上方的大门的时候,清新飒爽的空气瞬间就这么灌了进来。

在来到这个世界一个多月之后,羽原终于算重见天日了。

不巧的是现在外面是夜间,也是黑漆漆的。

头顶是皎洁的圆月与点缀满漆黑夜空的星河,帷幕一样的夜色遮掩起来的是燃起星星点点灯火的城镇。夜晚连续的虫鸣与间或响起的轻微人声混杂在一起,让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那么的宁静祥和……这里确实是火之国·木叶隐村。

好吧,还是得承认此时羽原是戴着有色眼镜在看待这一切的。战争期间的木叶根本称不上什么“宁静祥和”,实质上这个村子一直紧张兮兮的。

然而不论如何,地上的城镇总比地下的牢房给人的感觉要好得多。

羽原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直仰着头盯着天空中的月色。

到了此时,重获新生的感觉才终于变得更真切了起来。

“就跟你的名字一样,不是吗?”

见羽原一直盯着夜空,那个木叶忍者并没有催促他快点行动,而是等过了一会之后才这样开口说道。

羽原楞了一下,等想明白了对方在说什么之后,缓缓点了点头……羽原是他的姓氏,后面理所当然地还有着一个名字。

见他回过神来之后,那个忍者才开始再次迈动脚步,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忍冬,是一名中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之后你要听我安排……也就是说你会成为我的部下。”

从大蛇丸的试验品到木叶忍者的部下?这种变化让羽原始料未及,他直接问道,“我应该不是木叶的忍者,这……”

“现在已经是了,你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木叶下忍。”忍冬打断了羽原的话,然后解释道,“根据我们的调查,之前你是一名流浪忍者,从未跟木叶有过冲突,此前更是得到了大蛇丸的救助,所以身份上没什么问题。”

这说法……简直让人各种不相信,大蛇丸那叫“救助”?

而且根据羽原的刻板印象,忍村是一种高度排外的组织,他们会对一切外来人员保持相当程度的不信任,一个流浪忍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允许加入木叶?

忍冬继续说道,“不过遗憾的是现在没有太多时间让你适应环境,接下来我们很快就要奔赴前线执行任务了。”

听对方这么说,让羽原未经严格审核就成为木叶忍者的“合理性”好像有了,他的脑海里直接浮现出了一个别人听起来有些喜庆、自己感觉格外不吉利的词……

炮灰。

在忍界大战的后期,每个忍村都面临着一个同样的问题,那就是战力不足。在连五六岁的小孩都要被送到战场上的情况下,使用一些其他超出常规的方式扩编部分人员也在情理之中。

战争之中,人命是快消品的一种。

而既然身为“炮灰”,理论上也就不用谈值不值得信任的问题了。

尽管这个名叫忍冬的忍者看起来性格柔和友善,但就像羽原没有办法拒绝成为大蛇丸的试验品一样,此时他也没办法拒绝成为这个人的部下,他只能随波逐流。

再者来说,离开木叶对羽原来说未见得是坏事。

“你是磁遁的血继忍者,对吧?”忍冬又问道,有些情报身为队长的他是需要尽快掌握的。

“是的,我……基本不怎么使用常规的忍术。”羽原顺着对方的话解释道,而他这说法简直谦虚,那不是不怎么使用,而是无法使用。

不要说“术”了,实质上他连“印”都没有掌握。

在这样的交谈中,两人来到了木叶的大门口,在验证了一番手续之后,他们离开了城镇范围,最终来到了围墙外不远处的一座小型营地。

“基本情况我大致清楚了,你会被补充进一支后备小队之中,接下来我会把你的队友介绍给你。”

实质上关于战斗力的口头描述没有什么意义,战场上的表现才能说明一切,具体情况在战斗开始之前是无法得知的。

随后忍冬带着羽原来到了营地中的一座帐篷旁边,接着单手挑开门帘、迈步走了进去。

羽原紧跟在他的身后。

帐篷里有三个人,他们在见到进来的人是忍冬之后,各自迅速站起身来。

“给你介绍一下,这三人分别是小队长谏冬,小队成员醍醐和信良,”忍冬指着那三个人一一介绍了他们的名字,随后他又指着羽原对着那三人说道,“你们小队的新成员,羽原。”

羽原观察着那三个人的情况:

小队长谏冬是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女性,从眉宇间的神态以及名字的相似程度方面判断,她跟忍冬有着亲缘关系……她看起来是个严肃冷静的人。

醍醐是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见羽原看向了自己,她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她似乎有着友善、愿意跟人交流的性格。

信良的年龄则介于羽原和谏冬之间,在相互介绍的过程之中,他甚至都没有抬头看羽原一眼……这应该是个阴沉自闭、难以相处的少年。

除去忍冬之外,实际上这帐篷里的四个人年龄方面的递进关系还挺明显的……醍醐(13),羽原(15),信良(17),谏冬(19)。

以正常的眼光来说,这四人都是不该上战场的少年兵,但按照这个世界的基准,醍醐这样的小女孩也该成为合格的战士了。

等忍冬完成了介绍之后,很快他就离开了这里。

帐篷里瞬间沉默了下来。

沉默化作了长久的安静,长久的安静酝酿出尴尬的气氛。

这时候反而是年龄最小的醍醐先开口说话了,她对着羽原说道:

“你的眼睛很好看……”

“……”

羽原的灰色瞳底带着金属质感,因此在看向别人的时候往往显得锐利、富有针对性甚至带着侵略感,这与他的主观情绪无关,其他人很容易把他认定成一个难以接近的人。

不过如果用透彻漂亮来形容他的眼睛的话,那也是实话。

面对着小队友的夸赞,羽原笑了笑,然后开玩笑般的说道,“如果用更确切一些的言语来形容我的眼睛,应该这么说……真是有着液氦一样的眼神(注)。”

以此为开端,羽原与三位队友开始了简单的交流。

然而在一天之后,他发现营地里的这支队伍有很严重的问题:

简单来说,营地里的队伍是由六支标准四人小队构成的总计二十四人的忍者中队,甚至这样的编制也可以叫做大队,然而这支队伍的总指挥官就是忍冬。

这种规模的忍者队伍,指挥官无论如何也该是一名上忍。

然而忍冬只是一名木叶中忍。

PS:

新书起航,求一下收藏和各种票。

看到了很多熟悉的ID,也看到了一些每当我写火影就会出现的熟悉ID,万分感谢各位朋友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