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耘耔,来接单!”一名身穿土黄色大衣的男人拿着一张货物清单走向了一名年轻人,边走边摘下了他那个带着“保通”字样的工作帽。

“啊?今天轮到我出勤了吗?”被叫做耘耔的年轻人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说道。

话音刚落,那张清单便“啪”一声地打在了他那张睡眼惺忪的脸上。“我看你小子最近越来越懒了哈?”男人教训道,“睡觉睡得连今天是星期一都不知道了?”

“哎呦!轻点!我的这张小脸可经不住打!”耘耔立马夺过男人手中的清单,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脸,“我这不是和您开玩笑嘛。”

“那赶紧的,货我早就已经帮你挪上车了,快点去!”男人指了指身后的一辆刻着“保通速递”的三轮车。

“好嘞!谢谢天哥!”耘耔一溜烟就跑到了三轮车前,回头向着男人挥手,“那我出发啦!”

“你小子。”男人笑了笑,“注意安全!”

“得嘞!”

炎炎夏日,太阳吐露着自己的毒舌贪婪地舔舐着大地,树上的蝉鸣声如同浪潮一般此起彼伏。耘耔正在斑马线前等待着红灯转绿,尽管已经穿的尽可能地少,但是汗水还是不停地从身体各处的毛孔里溢出。

“啊,这该死的天气。明明今天早上才下了雨,现在怎么还是这么热啊?”耘耔拿着帽子对着自己的脸不断扇动,心里正暗骂道Leader准则第三条:不必要时,不许在普通人面前使用魔法。

就在此时,一丝微弱的气息一闪而过,耘耔立刻下意识地紧张了起来,扇风的动作戛然而止,瞳孔骤缩,猛地转头环顾四周,但周围除了密集的车群和不断起伏的蝉声,耘耔没有再发现任何其它不合理的存在。

“不对,刚刚绝对是有人在使用魔法!我不会感觉错!”耘耔仍在奋力寻找那一丝一闪而过的气息,但后面的车辆却已经开始了疯狂地鸣笛,甚至有一位司机探出了头,大吼道:“前面的到底走不走啊!绿灯不走,你是不是有病啊!”

“啊,啊,抱歉,我马上走,嘿嘿。”被这司机一吼,耘耔这才发现信号灯已经变成了绿色,刚刚自己只顾着找那一丝气息,却忘了自己还在等红绿灯这件事,幸好现在已经过了早高峰,要不然身后的司机可就不是只像刚才那样吼你两句就完事了。

“难道真的是我感觉错了?”耘耔暗暗想到。

“算了!不管了!送货要紧!”耘耔一口气将三轮车速提到了最高,屎黄色的三轮车飞奔在这城市大道上,不知道有多“拉风”了。

十分钟后,耘耔终于到了他的第一个目的地:灵昙企业有限公司。从下往上看着这高耸的十二层大楼,耘耔不禁想起了只能在负一层清货的保通速递,心中滋生出了一丝羡慕。紧接着,他掏出了清单和电话,拨打了过去,一瞬间,电话那头就传出了声音:“喂?是快递公司的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沙哑,第一次听的人绝对会以为对方是一名身患绝症的老爷子,这让耘耔不由得楞住了,直到电话那头再次说了一个喂字,耘耔才反应过来:“啊,啊,是的,您好,这里是保通速递,您的快递件到了,还请来签收。”

“放在保安室吧。”说完,电话那头的人就把电话挂了。

“吼,有钱人就这么高傲吗?”耘耔收起了手机,按着清单上的标记,找到了那些货物。就在耘耔清点完货物数量的时候,他发现这一批货好像是同一个物品,包装呈长条形,长度大概在一米左右,虽然每一件物品单看着不是很粗,但耘耔一次性还是只能抱起五条。

“这玩意这么沉?”耘耔抱着货物刚走出几步就不太适应了,但还是慢慢走到了保安室门前。里面的保安正坐在椅子上看着手机,注意到见门口有人抱着东西走来,立马将手机扔在了桌上,小跑着冲出了保安室,快速地将手托在货物下方,连忙说道:“小心!小心!这要是摔坏了,我这份工作可就没了!”

“哈哈...好的...你托着点...咱们先把这些东西...抱进去。”耘耔吃力地说道。二人托着货物小心翼翼地走进保安室,轻轻地将其放在桌上,紧接着保安说道:“这批货一共有二十个吧,我来帮你一起搬剩下的。”

“啊,麻烦你了。”耘耔回答道。

就这样,二人又来回运了三趟,直到把最后一件货物安全地放上桌,保安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呼!好了好了,这样就好了。”

“诶,话说你怎么这么小心这一批货物啊?搞得这么紧张?”耘耔也扶着墙边用帽子扇着风说道。

“我也不清楚这些是什么,只是今天早上有一位公司的高层人士亲自给我打电话给我说今天会到一批货,还说这批货十分重要,一定不能出岔子,要是出了问题我也不用干了。我的姥姥,这可是高层第一次给我这个小保安通话啊,而且第一次就拿着让我不干了这种名头来威胁我,可见这批货的重要性啊。”保安又再一次坐回了椅子上,“好啦,把清单拿给我签字吧,弄完我还得给高层打电话呢,这次弄完我可能还要升职呢!”

耘耔递过清单,等着这位幻想着飞黄腾达的保安签完字,便收回单子转身离开了保安室。

就在耘耔骑着自己的三轮车刚刚到达第一个路口时,一股强烈的魔法波动从他的身后传来,耘耔立刻停下了三轮车,向后方看去,正是那灵昙公司的保安室!

“靠!”耘耔立马调转车头,向着保安室再一次驶去。等着耘耔再一次到达保安室门口时,魔法波动已经消失。耘耔冲进保安室,里面一切正常,只是少了那一批货物和那一名安保人员。耘耔立马掏出手机,熟练地拨打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了那名叫他去送货的男人的声音:“喂,耘耔,什么事?”

“天哥,出事了,就是那个...嗯...灵昙!灵昙公司!刚刚有人在这里使用了接近于相位阶的魔法!疑似还有伤人!”

“什么?那你先在那里勘察,具体细节等我到了再说!”

“好的,天哥,就在保安室!”耘耔挂断了电话,环顾四周,确定没人之后,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一股淡淡的蓝色缓缓浮现,萦绕在耘耔的右手之上,紧接着,手心中飞出许多蓝色的有着鲸鱼形状的小东西,这些东西向着四周跳动着飞去,慢慢地融入了周围的空间,一瞬间,整个保安室都被点缀上了蓝色的荧光,宛如夜晚充斥着萤火虫幼虫般的房间。耘耔闭上了眼,放满了自己的呼吸。

大概一分钟过后,蓝色光点缓缓褪去,耘耔也睁开了双眼,眼中散发出和刚才屋子里一样的淡淡的蓝色,但是这蓝色也是转瞬即逝。

“空间系魔法......”耘耔托着下巴喃喃道,“应该是初相阶......但释放时能量波动却几乎达到了相位阶,看来这人对这个技能的掌控很娴熟啊。”

忽然,耘耔猛地转过头,在他背后是一面窗户,而耘耔看着窗户,皱起了眉:“和我在等红绿灯时感受到的气息一样......果然我没有感觉错啊......”

耘耔走向窗户,将其打开,窗外就是街道,他的那辆三轮车还停在路旁,此时道路上没有很多车辆,更多的其实是那跌宕起伏的蝉声。

“哼,以为我找不到是吗?”耘耔再次抬起了右手,但这一次,不再是蓝色荧光萦绕,而是直接在手心里汇聚起了一个蓝色小光球,“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在作祟!”

话音刚落,小光球便径直冲向了耘耔手心对准的窗外的半空中,紧接着小球在半空中炸裂开,没有声音,也没有火焰,也没有蓝色小光点。小球炸裂的同时耘耔的眼睛闪烁起微微的蓝光,久不消散。

耘耔眼前的一切瞬间变得清晰了数倍,在他的视野所及之处,一个小东西显得格外的突出。探灵,初相阶探索技能,可以让周围的魔法波动在视野中以独特的方式呈现,更利于观察。

“嗯?这是?”耘耔又皱了皱眉,更多的法力汇聚在眼前,蓝色光芒越发明亮,他终于看清楚那个东西,“一只......蝉?”

耘耔来到了窗户正对着的那个公园之中,有了探灵的帮助,他很快就找到了那只蝉所在的树的位置。耘耔将手掌贴在树上,在外人看来他只是在抚摸这棵树而已,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耘耔正在释放另一种魔法元素:雷系。随着一阵噼啪身,几只蝉从树上落下,耘耔拾起了其中一只,将其放入包中,转身准备离去。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耳边传来:“你要准备去哪?”

耘耔下意识地向前方一跃,再顺势接了一个翻滚,此时已经是面朝刚刚背对着的一面。刚刚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男子,看起来要比耘耔大上几岁,虽然被刘海遮住了半张脸,但从另一张脸上看得出这名男子的气质非凡。

“你是谁?”耘耔注意力集中起来,他不敢大意,毕竟这个男子的出现可谓是悄无声息,他的靠近耘耔没有任何察觉。总的来说,耘耔对他现在的看法就是,他很强。

“哦?你杀死了我心爱的小宠物还企图将它带走,你现在却在问我是谁?”男子将双手插在胸前,不快不慢地说,“对于现在的形式来说,好像你才应该给我一个回答吧?”

“这只蝉是你的宠物?”耘耔挑了挑眉,背过一只手,紫色的电光微微泛起,“那意思是说,刚刚在对面保安室里发生的事,你都看见了是吧?”

“是又如何?”

“那就是你在保安室里使用的魔法咯?”

“呵呵,可惜,并不是我”男子挥了挥手,“我只是碰巧路过,来凑个热闹?”

“哦?只是凑个热闹?这么巧啊~”耘耔微微低头,背过去的那只手上,雷系波动已经形成。

“哈哈,那是当然了。”男子好像并没有察觉到耘耔蓄势待发的攻势,仍然不紧不慢地说,“谁还不知道我身为Leader的这个毛病呢?”

“Leader?”耘耔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手中的波动瞬间消失。

“对啊,我就是空间系Leader——孔洞悉。”

空间Leader孔洞悉!耘耔立刻想起了那Leader人员名单上的那一位,虽然耘耔本人不怎么了解

Leader们,但名字还是能记住的。“要是这样的话......”耘耔想着,开始环顾着四周。果然,不知从何时开始,四周早已没有了行人,但事实上,周围并不是没有人,而是耘耔和男子所在的一片区域被一个巨大的空间结界笼罩住了。

“空间系Leader孔洞悉前辈,您开着这结界是为了做什么?”耘耔再次面向孔洞悉,说道,“要是只是想找小辈我谈话,外面的场地不也是可以的吗?”

“对啊,本来是可以的。”孔洞悉的笑容渐渐凝固,忽然手中雷系波动瞬间汇聚,“但你弄伤了我的宠物,还用这种审问的态度和我说话,难道我的行程还要给你汇报不成!?”

“糟了!不知道他的身份还把他惹怒了!”耘耔心中一紧,正想再说点什么来挽救局面,可是孔洞悉的技能已经脱手,铺天盖地的闪电向耘耔袭来,如同雷神震怒!

“不行!来不及了!”耘耔眉头紧皱,面对这样的攻势难免会紧张到不知道怎么办。

“哼!”孔洞悉轻蔑地一笑,“就这还敢装逼。”

几十道雷电落下,击打在公园的草地与道路之上,片刻之后,遍地狼藉,泥土被翻起,碎石被炸地到处都是,黑色的灼印布满大地,但却不见耘耔的踪影,仿佛像是凭空消失一般。

“嗯?”孔洞悉皱了皱眉,眼中浮现起淡淡的紫色,很快,他对准一个地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手掌做出一个捏的动作,耘耔在他手对准的位置上渐渐显现出自己的轮廓,不仅如此,耘耔好像是被捆住一样,直直地站立着,丝毫没有动弹,脸色也微微泛青。

“用化空来躲避这道攻击。”孔洞悉冷着脸说道,“很聪明,但是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时间慢慢流逝,孔洞悉好像并没有松手的意思,耘耔的视野开始慢慢变黑,他不仅是被束缚住了,还被堵住了呼吸,现在他因为长时间地缺氧,已经开始渐渐陷入昏迷。就在这时,耘耔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束缚力减轻了,同时些许空气正慢慢流入他的呼吸道中。

“这一次算是给你长长记性。”孔洞悉说着,放下了右手,转身离去。

耘耔被解除了束缚之后,立刻瘫倒在了地上。此时呼吸已经畅通,耘耔拼劲全力地呼吸着,仿佛是有人要和他抢夺这天地间的空气一般。

许久之后,耘耔慢慢从地上爬起,孔洞悉早已没了踪影,而周围的一切也是完好如初。耘耔揉了揉脖子,说道:“靠,居然让一个Leader......把我弄成这样。”

“正月里采花无哟花采~二月间采花花哟正开~”随着手机铃声响起,耘耔从衣服袋中掏出自己的手机,看向屏幕:来电人:天天戌。

耘耔接通了电话:“喂,天哥。”

“你小子人呢?公司这边的人已经到了。”

“啊,我在周边...做调查。”耘耔并不打算把刚刚的遭遇告诉自己的上司,并不是因为怕丢脸,而是因为对方是一名Leader,处理这件事他还得更加地小心谨慎。

“你先回来这边吧,先汇报一下情况,让公司的人进行记录。”

“好的,我马上过来。”耘耔说罢,收起手机再一次回到了保安室。

“来了?”天天戌一边挥手示意耘耔过去,一边又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

耘耔走到天天戌跟前,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天天戌推到了一个人跟前。

“这位是前些天保通高层会议决定的探查组组长:段启亮,你跟他说情况,我现在要给高层打电话说明现在的情况。”天天戌说完,便转身开始和电话里的人进行起了谈话。

“耘...耘队,你好。”段启亮一手抱着一个文件板,一只手伸向了耘耔,害羞地说。

“啊,你好。”耘耔也伸出手与段启亮握了握,“之前没见过你?”

“啊,是的,之前我在分店,最近才被提上来的。”段启亮说到,“早就听说天队和耘队两人的事迹了,没想到我还能见到真人。”

“以后在我们这好好干!”耘耔伸出手搭在段启亮肩膀上拍了拍,将他带进了保安室,“现在我来给你说说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