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后,一名气宇轩昂的老者迈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这人林雅认识,正是张家的老祖。

他离医院并不远,一接到电话就立刻赶来。

张家看似家主拥有最大的权力,可张家老祖的地位却并不逊色于家主。

林雅猜测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张家才会四分五裂。

同样的,张家老祖也认识林雅,知道她凤凰殿殿主的赫赫威名。

“老祖!”看到救星来了,王院长和刘主任异口同声地打招呼。

他们知道自己肯定是对付不了林雅的,可老祖既然来了,那一切都不一样了。

在整个燕都,还能有张家老祖都摆平不了的事情?

张家老祖进门后,朝两人颔首示意,并且问明了事情的经过。

然后,他就转过头气势汹汹地大喊:“林雅,这家医院可是属于我的,你凭什么来了就要收回去?”

他知道林雅的真实身份,可却并不惧怕。

毕竟,他们张家是四大家族之一,有着雄厚的底蕴。

认为一个人再强,也是抵不过一个家族的所有力量。

林雅虽然名声在外,但是张家老祖依然认为对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翻不了什么浪花。

三年时间过去,让他对过去发生的一切都有些记忆模糊了。

最致命的一点,就是他忘记了林雅曾经在燕都引起的腥风血雨。

“就凭我手中的这份合同,它可是你们张家人给我的。”林雅直接把合同拍在张家老祖身上。

若是没有这份合同,她自然不会以势压人。

可自己既然占理,对方又蛮横无理,就没必要继续客客气气了。

“就凭几张破纸,你就想收回医院?我告诉你别痴心妄想!”张家老祖冷笑道。

若是今天乖乖把医院交出去了,别人怎么看他们张家,又怎么看他?

想要收回这家医院,靠的可不是一纸合同,而只能是实力和手段!

听到这话,林雅气得不打一处来,质问道:

“之前若不是我出手相助,你们张家早就在医闹下隐姓埋名了。”

“现在我可是拥有这份医院的归属权,难道你想要赖账吗?”

她发现张家人还真是脸皮极厚!

“呵呵,现在我们张家已经分家,这份合同没有我的点头做不得真!”张家老祖依旧死鸭子嘴硬,绝不退让一步。

他打定了主意,就要利用已经强行分家的假象糊弄过去,不给林雅任何理由收回医院。

反正表面上他们张家看起来四分五裂,任谁也猜不出其中的真相。

而对于林雅的出手相助,他则是闭口不谈。

反正只要他不承认,对方还能拿自己怎么样?

两人交谈的内容,一旁的王院长和刘主任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们原本以为林雅只是一个普通人,靠着徐子净才敢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

没想到对方居然能够和老祖宗侃侃而谈,甚至在气势上隐隐压了对方一头!

这使得两人对林雅的身份非常好奇。

他们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真是来历,但明白若是林雅没有什么底气,又怎么可能敢对老祖宗如此蛮横无理?

张家老祖可不是善茬,什么人都能在他头上踩一脚!

不过,两人的眼界和格局实在太小,任凭他们想破脑袋也猜不到林雅究竟是什么人。

毕竟他们只是小人物,关于林雅是凤凰殿殿主的身份,张家老祖并没有告诉他们,两人曾经也没有见过对方。

同时他们心中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如今老祖宗已经出马,那就没有他们什么事了。

尤其是刘主任,他还为自己刚才放的狠话隐隐有些后怕。

毕竟,若林雅和张家老祖是一个级别的,他在人家面前的表现就仿佛小丑一般。

说不定对方一个不高兴,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你以为我怕了你吗?”发现张家老祖一直在狡辩,林雅有些生气。

同时,也在心中给张少华记了一笔。

很明显,对方提出臣服于自己的这个条件,是在刻意刁难。

如果是真心实意地想要臣服自己,应该是和周大海的周到表现差不多才对。

不过,她并不是没有信心收回医院。

只是她原本是想以和平的方式收场,可看情况似乎不可能了。

无论张家到底是真的想诚服,还是在欺骗自己。

等达成了张少华提出的条件,一切都能知晓。

她从不怕别人欺骗自己,因为那些人只会变成冰冷的尸体!

“你当然不怕我,可我们张家同样不怕你!”一边说着,张家老祖晃了晃林雅扔过来的合同。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就把合同撕成碎片!

再抬手往上一扬,瞬间纸屑飞舞,飘落在办公室内的每一个角落。

挑衅,十足的挑衅!

张家老祖并不是不忌惮林雅的实力,可他还是这么做了,因为他坚信张家不是一个凤凰殿能够撼动的了的!

见合同被撕毁,林雅真的怒了。

当然了,哪怕合同没了,可却并不代表对方就能赖帐。

她林雅的东西,还从来没人能占便宜!

觉得没有继续聊下去的必要,林雅准备离开了。

她并不想再和对方去讲道理,因为知道对方一开始就没打算和自己好好说话。

“你会为自己今天所做的决定而后悔的!”

眼中露出一丝杀意,林雅直接离开了办公室,再留在这里也只是白费时间。

她的杀意徐子净也注意到了,他知道林雅准备和张家老祖动真格的了。

瞬间,他浑身的气息就冰冷了起来,看向在场众人:“敢欺负我雅姐,你们准备好收尸吧!”

说着,徐子净不再看办公室里的众人,而是急忙追上了林雅,两人一同离开了医院。

而在办公室里,王院长和刘主任都瘫软在地上,他们被刚才徐子净的气势吓住了。

毕竟只是普通人,他们可没张家老祖的那份定力。

张家老祖则是感受到了林雅离开前放出的那丝杀意。

表面上一幅云淡风轻,实际上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

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额头处已经露出了细密的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