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儿,淮儿!”

刚刚还是波平如镜,这会儿河水忽然就湍急起来。

眼见孟淮就要抓到孟月的手时,孟月便被水流冲向了下游。

一眨眼的功夫,湍急的河流一下子就将她淹没,只剩下两只手还在水面之上。

而孟淮纵使水性不错,可毕竟才十岁,小身板根本不足以抵抗河流的冲击力,当即被河水冲得乱了阵脚。

见状,喻莘莘来不及细想,便朝着两人奋力游过去。

孟淮靠她比较近,她率先将他抓住。

“你放手,我要去救三妹!”

孟淮在她怀里挣扎,表情异常的凶狠。

喻莘莘懒得理会,抬手直接将他扔在了最近的岸边:“在这里待着,我去救。”

说罢,她便快速游向下游的方向。

此时,孟月已经没有挣扎的迹象,就好像一片浮萍被水流任意地摆布。

但更让喻莘莘担心的是,前方河道有好一些露出水面的石头,若是孟月的头撞上石块,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她只能加快速度。

终于,她抓到了孟月的手,用力一拽,将她拽入了怀里。

突然,不知怎的,手臂一抽,瞬间卸了力,刚刚抱住的孟月就那么从腋下被冲了出去。

糟糕!

许是,这具身体从小吃的就不好,营养不良,过于瘦弱,根本没办法配合喻莘莘的速度和力量。

可眼下,她也不能放任孟月不管。

于是,她只能咬牙忍痛,使出浑身解数向前冲。

就在她刚抱住孟月之时,一块大石头出现在了面前,水流太快,身体也到了极限,让她根本来不及避让。

为了避免撞到孟月的头,喻莘莘只好转身,用侧后方面对撞击。

“嘶!”疼痛迅速蔓延全身。

就在喻莘莘疼得快要晕厥之时,眼前突然出现一根竹竿。

“娘,快抓住!”

娘?

喻莘莘转头看向岸边,便见孟淮抓着一根竹竿,很着急地喊道:“娘,快点!”

见他涨红双颊,满眼都是担忧,喻莘莘心底一软。

看来,这娃也没不至于那么坏嘛,还是很好调教的。

她抓住竹竿,借着力很快便回到了岸上。

肩膀和背部很疼,但当务之急是先救孟月。

她将孟月平放在地上,俯身听了听心跳,心中暗道不好。

“娘,三妹怎么样?”

喻莘莘快速按压孟月的胸腔,河水被孟月一口一口吐出,但她依旧没有呼吸。

孟淮急得不行,抓着孟月的胳膊使劲摇晃:“月儿,你醒醒,别吓哥哥!”

随即,他哭着拽住喻莘莘:“娘,救救三妹……”

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喻莘莘能救孟月。

喻莘莘抬起孟月的下颌,捏住她的鼻子,深吸一口气,俯身将气渡给孟月。

如此来回十几次后,孟月终于咳嗽了几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一睁眼,便钻进喻莘莘的怀里,哭了起来。

“娘,我是不是死了?”

见她醒了,喻莘莘终于松了一口气,轻柔地抚摸着孟月湿漉漉的头发:“月儿不哭,你不会死的,有娘在,你不会出事的。”

“刚刚好可怕。”

“我和淮儿都在,月儿别怕,我们现在回家,等会儿给你熬个姜汤。”

孟月呜咽着应了一声,然后抬头看向孟淮:“哥,你没事吧?”

她还记得刚刚哥哥下水救她,只是后来的事,她就一点也不知道了。

孟淮拍了拍她的头:“没事,走,回家。”

“嗯。”

喻莘莘抱着孟月,然后让孟淮拿上打的兔子和鱼,便往回走。

三人都浑身湿漉漉的,风一吹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淮儿,走快些,不然容易感冒。”

孟淮应了一声,加快了速度。

只是,三人还未走进院子,便听到了一阵阵哭声和谩骂声。

这又是咋了?

莫不是孟三娘又来搞事了?

院内,孟三娘拽着孟芊,而孟皓和孟南地抱着孟三娘的大腿。

“不要,三奶奶不要卖掉我。”

“三奶奶,求求你不要抓走小妹。”

孟三娘被哭得烦了,抬腿踹开了孟南:“放手,再哭,我把你们三个都卖掉!”

孟南吃痛,捂着胸口,冷声道:“三奶奶,等我爹娘回来,你打算如何交代?”

“切,我需要向他们交代?是这小妮子偷东西在先,到哪里我都有理。”

说罢,她似乎觉得自己没必要和一个小孩子解释。

正巧,喻莘莘一进门,就瞧见孟三娘踹开孟皓,拽着孟芊要往外走。

“淮儿,快去看看你弟弟。”

说罢,她将孟月放在一旁:“月儿,快回屋换件衣裳,别着凉了。”

“可是……”

孟月有些担忧弟妹。

“有娘在,听话。”

这话让孟月安全感满满,便点头小跑回了屋子。

孟三娘一转身便看到喻莘莘湿漉漉地站在门口,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

“呵,我还以为你这贱货已经跑了呢。”

喻莘莘蹙眉,冷声:“把芊儿放下!”

“今天孟西风那孬种不在,你不用装腔作势。这死丫头偷了我的钱,今天我要把她卖了换钱,这是天经地义,你给我让开!”

孟芊哭得双颊涨红,不断地摇头:“娘,芊儿……没……没有偷钱,不要卖掉我。”

孟皓从地上爬起来抱住喻莘莘的小腿,哭道:“娘,五妹真的没有偷,别让三奶奶带走她。”

喻莘莘本就见不得人哭,尤其还是小孩子。

“娘不会让她带走芊儿的。”

她一步步逼近孟三娘,眼神凌然带有杀气:“三娘,我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不和你动手,但你现在马上把芊儿给我放下。”

“做梦!这些孩子本来就是孟西风那孬种收养的,自己穷的揭不开锅,还要替人养孩子,简直是有病。”

孟三娘冷笑,一脸替天行道的模样:“这些孩子,我早就谈好了价钱,今天我是一定要带走的。”

不仅孟芊,就是其余四个,她也迟早要带走卖钱。

她早就看不惯这些小孩子,一个个人小鬼大,经常给她添麻烦。

“你敢!”

“我怎么不敢?我是这些孩子的三奶奶,你算个什么?上杆子给人当后娘的,我还没见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