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没有,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听到叶千炎的话,江盛楠俏脸微微色变,稍稍犹豫了一下后,道,“我也是在知道了你的身份之后的第二天,在你说起了你来这里的目的之后,才对你有所防备和怀疑的...”

江盛楠是念力掌控者,不是灵武者,没有意志天赋。

念力掌控者如果不能觉醒意志亲和,就无法修炼成长,这是大众能力者都知道的事实,但在江盛楠这里,在江流集团面前,这一点发生了改变。

江流集团在二十年前研制出了一种新型的基因药剂,使用者使用成功后会直接晋升为十级能力者,可谓是基因研究界的一项重大发明。

但这种新型基因药剂,于普通人使用的成功率连千分之一都不到,唯有对念力掌控者才有较高的成功几率,但也不足百分之一,可也却是念力掌控者的新命运,新出路。

这种新型的基因药剂一诞生,就给江流集团惹上了滔天的麻烦,因为效果太过于接近早已被禁用的初代基因药剂,所以在一番风云涌动之后,晶翼城出面了。

晶翼城联合多家基因科技集团对这种药剂进行改良,最终的结果是药剂对于普通人无效,对于念力掌控者具有十分之一的理论成功率,并且其他能力者也能使用其成为医疗能力者。

药剂使用成功后,念力掌控者的精神念力或者其他能力者的精神力,与能量的结合体会发生不惧生命磁场干扰的特殊效果,让得念力与能量的结合体步入了全新的界面,由此而诞生了医疗武者这个新生的能力种系。

所以医疗武者,于某些方面来说,也是属于灵武者行列的。

能力效果在战斗方面,受限于精神念力的最高强度,身体百倍质量的数据所束缚,因此战斗效果很一般,甚至还有些拉胯,算是职业刮痧了。

只有用作医疗或者其他类似的辅助方面,在术业专精的加持下,反倒还能起到强劲的功效。

“我们家族当年因为这件事情,受到的压力非常之大,无奈之下便将专利卖给了晶翼城,换晶翼城为我们家族抚平风暴冲击。晶翼城毕竟是人族守护势力,做事还是很公道的,短短十年不到,不仅庇佑我们家族平安发展,还将我们推上了一流上层势力的层次,助我们家族诞生出了六名战皇阶守护者...”

看着随着自己的解释,情绪逐渐平稳下来的叶千炎,江盛楠微微松了一口气,这会儿才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行为了。

战争前线本就是强者云集的地方,谁也保不准会有什么层次的强者以什么身份什么目的出现,而且叶千炎也直白的说了自己的目的,已经算是很明确的提醒了...

可她还是被好奇心冲昏了头脑,走了这一步险棋,还真就炸出来了个王者人物,还好叶千炎对她...

似乎在于情感暧昧这一方面,叶千炎有什么心伤之类的吧?

亦或者叶千炎是一个修炼疯子,对于修炼之外的事情都还处于懵懂好奇的状态...

所以他在情感暧昧方面的青涩,真的是一个巨明显的突破口,让江盛楠忍不住的就想要从这个突破口切入...

“原来如此...二十年前才出的职业能力种系,怪不得这么耳生...”叶千炎不知道江盛楠在想什么,恍然大悟的喃喃了一句后,手肘微动,碰了碰坐在身边的江盛楠,“然后呢?你之前对我...是早有准备?”

一说到这个问题,叶千炎也是无奈的暗叹了一声。

越想要什么,就越得不到什么,越得不到就越容易迫切,然后破绽也就会一目了然,成为有想法的人的利用对象。

“我没有,你真的不要误会。”江盛楠微微一愣,立刻回过神来,认真道,“我对你的感觉都是真心的,遇到你,能和你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机缘到了吧...”

江盛楠在家族的地位,并没有她说的那样,所谓女人就会身不由己的被动之类的,只不过因为某些缘由,她被迫走到了相亲这一步,而家族给她的安排,也让她很是不爽,但想要拒绝也拿不出靠谱的理由...

她在家族的地位和她哥哥一样,家族继承位也有她一席之地,只要她愿意去努力。

而且就算不要这份权利,家族对于她也格外的宠爱,从未想过要强迫她去为家族如何...

也就是说,她的命运,自她成年之后,便已经在她手中了。

只是家族对她这样的对待,越是无所求,就越让她觉得亏欠了家族的,所以她的目的,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对家族有所回报。

她偷偷瞒着父母跑出来,跟着哥哥就是想要帮助哥哥在联盟军获取到更多的利益,待到混乱城基地市这一战胜了,家族得到了应有的回报,有了可以不再依靠晶翼城自保的能力,她也就能安心的去追寻自己的幸福了。

她之所以能如此公私分明,就是因为家庭和睦家教良好,是家族给了她这样的能力,也是家族给足了她空间,让她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自己的想法,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

追寻爱情,回报家族,这本就没有冲突,所以她一开始就和叶千炎说明了一切,自始至终,她对叶千炎也都是真心的,并没有什么早有准备早有安排。

若不是今天早上叶千炎逼她非要说明事由,若不是下班之后叶千炎约她出来散步,还拿出机甲钮,她今天晚上也不会去乱用能力试探什么。

“三天前,你在说了你来这里的目的后,我就对你有所怀疑了。不过怀疑的也只是你的身份,我觉得你也许并非是一流势力的层次,虽然你从来都没有说过你的家族到底是什么层次。”江盛楠道,“其实对于这些事情,我并不是很在意,我们都不是小孩子,更不是普通人,所以没必要什么事情都要知根知底。”

“直到你今天早上用理智的方式,让我退无可退,而你也在得知了我的哥哥是宗师强者后,一点特别的反应都没有,再加上晚上你拿出的机甲钮...”

按照火星势力的层次划分,宗师强者都是超一流层次的存在了,虽然江盛楠的哥哥和叶千炎扯不上什么大的关系,但叶千炎既然要和江盛楠一起走下去,那这个麻烦就是他们两人共同的麻烦了。

一个宗师强者出了岔子的麻烦,一个七级的能力者在听了之后居然毫无神色变动,反倒还在计较自己被小看的事情...

而更让人难以坦然的,都清楚明确的被小看了,这人居然就只抱怨了一句,然后就没下文了?

叶千炎这一反应,和接下来一整天的心平气和的耐心陪伴,着实是让江盛楠心动不已,这是遇到可遇不可求了的宝藏男人了啊...

我懂你就能换来你懂我,要是两个人之间的联系都能这样轻松的契合,那还等什么?

“所以合着还成了我给你的放纵了呗?”听到这里,叶千炎顿时一阵的哭笑不得。

“既然是我的男人,那我肯定要争取要抓牢啊,再说了,女人不都是小心眼的生物嘛,虽然你藏着许多秘密都是为了我好,但我现在想知道了,你不敢说,我就自己看!”说着,江盛楠又向叶千炎伸出了魔爪,眼神狡黠,意犹未尽...

“别闹,别闹,有些事情只适合说出来,不适合亲眼所见。”叶千炎赶忙抬手抓住了江盛楠的小手,说话的同时顺势一拉,将她拥入怀中抱紧,以防她继续作妖,“而且你刚才不也看到了某些画面吗?不也被吓到了?你觉得那些内容若是现在就一睹真容,你真的能接受?”

一说到这事,江盛楠娇躯微微一颤,顿时便熄火了。

虽然刚才只是短短的几秒记忆窥探,但她却也感受到了某种很可怕的感觉,很是心悸的感觉。

永远一成不变的昏暗房间,落地窗外一如既往的墨色空灵...

脸色总是很苍白,但又总是强颜欢笑的女人,轻轻的拥抱着一个安静的过分的小男孩...

一个似乎每天都处于暴躁中的男人,只要一看到小男孩就会发火,翻来覆去的那么几句废物说辞,数年如一日般不断重复,不断循环...

通情达理,让人舒畅的找不到瑕疵的懂事,若不是在真正的幸福中熏陶而出,就是在真正的地狱中焚炼而铸。

“我叫叶千炎,出生自地球南太平洋海域,在违禁能力者的冒险岛上流浪过,在天幕大陆西南闯荡过,加入过抵抗军,对抗过外星文明的势力,和一个叫水云星文明的外星势力有生死大仇,所以十年风水轮流转,当年落魄逃亡,如今强势回归...”

叶千炎简单的将自己介绍了一下,空间系灵武者,具象宗师阶修为,火星炎龙集团幕后的掌舵者,和已经落寞的让江盛楠连听都没听过的叶家。

至于其他的,要么一句带过,要么干脆不提。

“火星炎龙集团?是那个在火星沧澜基地市的炎龙贸易集团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算再亲密的人之间,也应该留足私人空间。

所以叶千炎不想说的,江盛楠也不多问。

而叶千炎说了的,其中最有意思的内容,还是有关炎龙集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