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府外,陈敬穿着便装,手里拿着一摞信件。

刚走进大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似乎人数还不少。

慕容白府邸是三进院,前面是门房,迎客厅,中间是慕容白的卧室以及书房,以及东西厢客房,后院也是下人居住的和杂物间。

陈敬从小看着慕容白长大,所以慕容家老宅他是经常来的。

和往常一样,很随意的走到中院,映入眼帘的是擦拭双锤的金刚芭比和手中拿着和自己身高严重不匹配的黑皮小妞,以及一众争芳斗艳的女子。

“这……”陈敬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女子?

陈敬有种“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的感觉。

突然发现郭嘉和丁瑶也在人群中,此刻正坐在石桌边上,饶有兴致的看着院中三位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斗嘴。

其中一位是之前就来到京州的貂蝉。

原本貂蝉已经退出战斗,但是却因为郭嘉一句话,把火引到她身上。

对此,貂蝉心里一直埋冤郭嘉。

院中几位女子看到陈敬,自动忽略了他。谁都没有关注这个突然闯入的老男人。

陈敬见这群肤白貌美的女孩子斗嘴,虽然也想坐下来看看热闹,但是却不得不去向慕容白汇报工作。

陈敬推开慕容白的房门,见主公正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外面的声音居然一点都没影响到他。

“看来是累坏了……”

陈敬心中感慨。

然后走上前去摇醒慕容白,说道:“主公,前方来信,是丁月明将军传来的。”

慕容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连续羡慕带来的疲惫感还没有过去。

“是陈先生啊……找我何事?”

慕容白慵懒的坐在床上。

“回主公,丁将军传来消息,蜀州已然有所动作,我方如何应对还请主公示下。”

陈敬说着把手中的信件递给慕容白。

慕容白打开信件,上面写的和陈敬说的差不多。

“我们也该有所准备了,在各个郡县增设募兵处,扩充我们的军队,命令丁月明、许攸之、高顺、平阳、花木兰训练新兵,我们接下来会有许多战斗,需要这些新兵能够迅速成长。另外我刚招募一些将领,可以让她们配合新兵训练。”

“主公说的可是门外那些女子?”

“嗯……”

慕容白点点头。

“主公最好还是出去看看吧。”

陈敬一脸等待好戏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

慕容白心中满是疑问,此刻才注意到院子中的声音。

“卧槽……”

慕容白赶紧起身跑到院子中,此刻已经乱成一团。

除了黑皮小妞张飞和金刚芭比钟无艳之外,就只有郭嘉站在远处笑吟吟地看着院子里那群莺莺燕燕争斗。

就连绿茶姐妹大乔和小乔都被卷进去了,丁瑶眼中泪水在打晃,马上就要流出来了。

在这群女人里丁瑶是最单纯最没有手段的了。

慕容白手扶着额头,心里默默祈祷。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还不把家都拆了啊。

看来得想个办法把她们分开,以后绝对不能让她们出现在一个院子里。

“咳咳……”慕容白出声提醒她们自己的到来。

若然众人听到慕容白的声音后都不老实了。

貂蝉走过来扶着慕容白的手臂道:“主公哥哥,她们欺负奴家,你可要给奴家做主啊……”

看到貂蝉的这番操作,其他人心里一阵鄙视。

绿茶姐妹花幽幽的叹口气,说道:“我们只是来劝架的,可是她们却不分清红皂白……”

众人心里:果然很绿茶……

王昭君远远的行了个礼说道:“是我做的不够好,没能替主公分忧……”

甄姬冷哼一声:“贱人就是矫情……”

“都不要吵了,一点都不让我省心。”慕容白板着脸,佯装生气。

众人见慕容白面色不善,都纷纷闭嘴,不再说话。

看着满院子的莺莺燕燕,慕容白深刻意识到府邸太小了,装不下这么多人啊,看来慕容府也得扩建了。

回头对陈敬说道:“陈先生帮我安排一些房间,让这些女孩子居住吧。”

“遵命……”

陈敬抱拳行礼。

“呃……尽量不要让她们聚到一起,我怕她们把房顶掀了。”

慕容白又再次交代陈敬。

“臣知道……”

陈敬说完和众位美女打招呼,然后带着她们去安排住处。

郭嘉摇着白羽扇走了过来,丁瑶跟在郭嘉身边。

慕容白回头看了她们两个人一眼,说道:“你们怎么不跟陈敬一起走?”

“臣作为军师当然要和主公商议军情,为主公分忧。”

郭嘉不咸不淡的说道。

“我……我要保护军师,所以也不能走。”丁瑶强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慕容白无奈的摇摇头,女人不可怕,就怕女人有文化。

聪明的女人不好惹啊。

慕容白回到房间,郭嘉和丁瑶也跟了进来。

“主公可是收到了前方军情?”

郭嘉看见陈敬手里拿着信件过来,心中已有猜测。

“嗯……是丁将军传来的,蜀州军集中在我京州边界。”

慕容白把信件递给郭嘉。

郭嘉看着信件,细细思索。

目前京州虽然看似稳定,但是依然危机四伏。

上次青吴联军虽然没有对京州造成严重的影响,但是他们始终虎视眈眈,随时可能进攻京州。

而所要解凉州危机,京州势必要参战,而且是全力一战。

也难怪主公如此愁容满面,形势的确很严峻。

“主公这次召唤了许多人来,应该有能出战的吧!”

凭借郭嘉的脑子,很容易猜到慕容白有某种召唤能力,而且也看得出来刚刚那群人里谁能领兵作战。

“只有三人可领兵作战。”

果然如此,这三人分别是金刚芭比钟无艳,黑皮小妞张飞和飞燕女侠李妙真。

“如此也可,平阳驻守南阳不需要动,防备青州即可,许攸之依然驻守襄江防备吴州,至于并州,也无需太多兵力。新招募来的将领可随主公征蜀。至于丁将军可帅轻骑绕侧,突袭阳关,打通京州和凉州的连线。”

阳关属于雍州地界,虽然一直归属蜀州,但是也有许多人并不喜欢刘玄策的治理。毕竟他们也曾是独立的一方势力。

慕容白心中感慨,还是郭嘉靠谱,总能给我一些惊喜。

“就依郭军师的意见,时间也不早了,郭军师请回吧。”

慕容白把郭嘉和丁瑶推出房间。

郭嘉和丁瑶内心毫无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