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所处的位置是于酒馆阁楼的角落,看着下方即将追上楼来的一众帝**,阿托莉丝顿时一拍桌子站起身来。

“在此我只有一个问题,还请你认真回答!”

那是来自阿托莉丝的诘难,视线从乔瑟脸上一扫而过,随后再度落到了那帮士兵身上。

“你是好人吗?”

朱唇轻启,明眸善睐。

明明是来自少女的问责,但乔瑟却并未从对方表露的神情中觉察到任何恶意,令他感到微微的诧异。

“这是自然,我们没有任何过错,也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被通缉是有着另外不可言说的理由。”

不容他多想,注视着阿托莉丝的背影,感受着对方身上流露出的远超常人的飒然英气,乔瑟的回答不再轻佻,而是非常认真且肯定地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便暂且信你一回,当然事后若是发现有假,我可不介意亲手将你送进牢狱中。”

听其所言,阿托莉丝回过头来,在将自己的意愿传达后迎上了巴龙看来的目光。

眉宇之间并没有表现出反对的意思,如此看来,尽管巴龙对此相当气愤,但同自己即将施行的举措也并无异议,并且愿意配合么?

不!

想法才产生便被阿托莉丝自己给否定,巴龙不是高文这一点她在清楚不过。以巴龙的性格来看,或许只是见眼下来不及解释,怕因此耽误上更多的时间罢。兴许在他拎起乔瑟的时候,就已经有带人离开的想法了!

“说起来这座城的地形我们并不熟悉,你的话应该知道逃跑路线吧?”耽误了不少时间,眼看帝**已经冲上了阶梯朝此处逼来,情急之下阿托莉丝冲着乔瑟问道。

“当然,但前提是能脱离眼前的困境……”

“那就等出去再说!”话音才落,巴龙便揪紧了乔瑟的衣襟,将其带起。

同时脚下诡步踩动,在以肉眼难见的超高速度翻过了几位冒险者呆坐着的方桌后,直接从阁楼封闭的窗口撞了出去。

“噼啪——”

破碎声传来,四散的玻璃碎片当时惊得附近的冒险者纷纷抱紧了后脑勺。

但紧接着,令人意外的一幕发生了。破碎的窗台突然飞进了一兜钱币,并且在掠过了一众冒险者的头顶后精准地落到了柜台前,那是巴龙留下的酒钱以及毁坏公物的赔偿,直看得老板愣在了原地。

不过帝**可不会去在意这个小插曲,见着通缉犯从自己眼皮底下溜走,晚到一步的士兵顿时急了眼。

冲上了阁楼的帝**立马分成两批,分别朝着未能及时脱逃的阿托莉丝以及巴龙两人所逃离的出口追击了上去。

为首的是一位足有127级的豹人,那家伙穿着轻甲行动相当迅猛,但却因酒馆人多碍于行事,没能发挥出缉捕的作用。眼下见得叛贼就要脱逃,气急败坏也不再管那些碍人的酒客,踩上了一位位冒险者醉汉的脸和身体任意能够支撑的部位,爆发出本应有的速度,第一时间朝着窗口扑了出去。

“喂!别无视我呀,想要追上他们,起码先过了我这关再说!”从虚空中拔出的灵剑被阿托莉丝狠狠地插在了地上,话音落下之际剑身闪耀起了属于仙灵器的橙黄色光辉。

“这是……什么……!”在一众人惊异的目光下,胧月流光展开!

在升起的金色光环笼罩下,不只是帝**,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禁锢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灵剑,拖住他们一时便可,在此我也先行一步了。”冲着那帮惊疑的面孔摆了个鬼脸,阿托莉丝留下了这句话,随后一脚将那豹人踹开,也便从窗口纵身跃了出去。

凭借雷霆剑骑三转技《霆痕千动》,脚下蔓延着青色的电光,落地的阿托莉丝身形宛若暴风般迅疾,奔足间连续多次的雷闪,使她很快追上了巴龙与乔瑟的脚步。

时至今日巴龙已提升到89级,虽然自身属性依然远比不上阿托莉丝,但凭借过去从黄皓那儿习来的诡步,那种步伐行动起来与鬼魅相当,即使他属性并不如何出色却也足以令绝大多数同修为的冒险者望尘莫及。

与之不同的是乔瑟年纪轻轻修为便达到了120级,在同龄人中也称得上是佼佼者。他深知自己拥有着远强过巴龙的属性,然而在奔足中居然只是勉强能赶上巴龙的速度,令他大为吃惊。而且似乎还不止如此,从巴龙匀称的呼吸中乔瑟明显能感知到对方在此之上仍有余力,这种离谱程度在他看来简直难以置信。

“你们听我说,我刚刚见到有另外两支军队从后面追上来了。”灵巧地在房顶间纵越着,阿托莉丝将自己观测到的形势传达给了下方的两人。

“嗯,我已了解。”听罢并没有多说什么,巴龙只是神情淡然地点了点头。

“说起来小姐你是怎么逃脱的,方才的那道橙黄色的光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你无需多问,只管领路就好。”

稍稍放缓了速度,巴龙让乔瑟跑在最前面。在场的也就只有这家伙对这一带的地形熟悉,眼下别无选择,也只能靠他来摆脱掉帝**的追捕了。

“喂,我说你们几个做什么呢?那可是我刚晾晒的衣服!”

“诶嘿嘿~意外意外~抱歉这位大婶儿~”

阿托莉丝无语地看乔瑟赔笑着,将套在脑门上的短裙掀了去,感到一阵汗颜。

一路的奔逃也不知道这家伙笨手笨脚撞坏了几个摊子,那些摊主还真是倒了血霉才能遭遇这般池鱼之祸。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得亏乔瑟这家伙识路,不然要是再继续兜兜转转几个小时,估计没等到把帝**给摆脱,阿托莉丝自己都要被绕晕了。

“话说你们到底是做了什么而被通缉的?”

“这里面牵扯的东西很多,一时间没法向你解释清楚,待我们逃过这一劫后,我会告诉你们的。”对于阿托莉丝的疑问,乔瑟只是揉着后脑勺讪笑了声。

“停下!”轻松的氛围还没等聊来两句话,便被巴龙凝重的声音打破。

前方巴龙伸出手拦下了两人的脚步,测过脸来看着巴龙严峻的神情,阿托莉丝渐渐皱起了眉头。

顺着他的视线过去,就见在巷路口的正前方,一道体型高大身负大剑的人影伫立在阴影之下,拦住了三人的去路。

“听着叫唤还以为真是Rebel的三名成员,结果只有乔瑟一个么,还有两位不曾见过的——无关人员?”

来者传来声音之厚重就连阿托莉丝都感到心下一凛,顿时明白了巴龙的警惕并非空穴来风,眼前那个家伙绝不一般!

诧异间阿托莉丝的视线从乔瑟脸上一扫而过,却见那家伙死死盯着来者,脸色一阵惨白。

“哦?见到我却并没有逃跑的打算吗?”与三人对峙着,来者身形颤抖了半晌,随后仰头突然大笑出声。

“剑王——盖里乌斯,我们遇上麻烦了,趁对方还没有认真起来,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