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乱话西游 > 第11章 死亡镰刀

可能是在天庭被如来那一巴掌拍得实在有点厉害,秦奋一连好几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虽然他也很想过去看看孙猴子到底怎么样了,可是冷静下来想了想还是打算消停一段时间,必定那是诸天大佬演化的一步棋,肯定不能因为他这个小小的咸鱼,就有任何的改变。

还是那句话,他过去无非就是一个炮灰,还是那种搅不起任何水花的炮灰而已。

相对于看孙猴子,秦家倒是很需要他。

也是奇了怪了,接下来的这几天,不但周林没有回来,就连秦筝也没有回来。

说是,两人结伴到国外开一个国际会议去了。

多次打秦筝的电话,他那边也总是显示盲音。

如此,反而令得秦奋更加担心秦筝的安全问题了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内!”

“哥,那边电话还是无法打通!”

第四天晚上,秦奋实在放心不下秦筝,就让小女孩赵宛儿拨打了周林的电话。

结果,还是一如他拨秦筝的电话一般,全程不在服务区内。

“哥,你……你这几天怎么了?”

挂掉电话,赵宛儿眨巴着一双大眼睛,迷惘的眼神看着秦奋,“老哥,我总感觉你不对!”

“胡说,我有什么不对的,不就是更加帅气了吗?”

秦奋故意打趣着说道。

有几次,他都想把他渐冻症已经彻底好了的事情告诉赵宛儿,甚至想把自己能够靠着黑色魔方走进西游世界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她,可是每次都是话到嘴边就莫名的停下了。

“是帅气的很!”

赵宛儿一个白眼转身就走了。

很显然,她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

这个毅然决然地转身,就是最好的例证。

对秦奋的这个所谓说辞,一点都不相信。

“等等!”

“老……老哥……你……你这是玩真的?”

赵宛儿樱桃小嘴张成了一个莫大的“O”。

虽然有所猜测,可是当她看到秦奋,就这么直直地站在她面前时,她整个人魔怔了。

魔怔得秦奋都有些手足无措了。

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忽闪中还忽闪出了整颗的泪珠,伴随着淡淡的啜泣。

“傻丫头,你哭什么?”

秦奋走过去,带着淡淡微笑,安慰的语气说道:“昨天的事情,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醒来之后发现我竟然可以站起来了。本来想打算把这个好消息早点告诉你的,又怕打扰你这学霸的学习,这才这么晚告诉了你,你不会怪我吧?我真不是有意要骗你的!”

“呜呜……”

秦奋越是解释,赵宛儿越是哭得稀里哗啦。

搞得秦奋,都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位捡回来的妹子了。

尤其是她那双总泛着光芒的眼睛,秦奋似乎根本就无法抵抗。

刚才就是这个眼神,使得秦奋心虚,把心底的话一下子说了出来。

“主人,作为一个女人,我提醒你她对你有意思!”

就在赵宛儿哭得稀里哗啦,秦奋手足无措的时候,秦奋的耳边听到了女鬼颜玉的声音。

颜玉是女鬼的名字。

为了表达诚意,为了早日脱离苦海,女鬼特意把她原先在阳间的名字告诉了秦奋。

目前为止,秦奋还没有明确地说过要帮女鬼颜玉拔去她和无良天师的联系。

“闭嘴!”

秦奋愤然怒声喝道。

本来是心语说的,一不留神说了出来。

结果直接把赵宛儿呼喊得更加梨花带雨了,她以为秦奋刚才的闭嘴是说她的。

“老妹,我……我刚才……我……”

秦奋我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主人,似乎……我似乎闻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这次秦奋没有说话,直接用眼神把女鬼给秒杀了。

慢慢中,秦奋直接来了双眼冒符纹,火眼真睛启动,吓得女鬼即刻把嘴闭上了。

当然了,作为普通人的赵宛儿,她是看不到秦奋眼睛中冒出的符纹的。

又尴尬了一会儿,秦奋总算把赵宛儿劝住了,他梨花带雨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对了,老哥,我好像记得小后妈说过,如果有紧急的事情可以拨打她的急救电话!”

赵宛儿走出门口,又转了回来。

脸上还有不好意思,两只泛着光芒的大眼睛,却出卖了她。

“主人,她撒谎,她早就知道这个号码!”

还是女鬼的声音。

这次并没有看到秦奋发火,反而很平静,似乎早在他预料之中。

“喂,周董!”

“是宛儿呀,这么晚了有事?”

电话那边出现了周林的声音。

对于赵宛儿的这个电话,周林一点都没有意外的意思。

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这个急救电话号码,赵宛儿早就知道了。

“周董,老爷在吗?”

赵宛儿脸上浮现出了不好意思,双眸里泛出了另样的光彩,“周董,少爷的渐冻症好了,四肢都能灵活运动了,我就想把这个好消息早点告诉老爷,让他不要再担心少爷的病了。”

“哦……这样呀……”

周林显然吃惊不小,半天了都没有回过话来。

“老爷白天开了一天的会,刚吃了药睡下,等他醒过来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他的!”

“好的,周董!”

赵宛儿有点失望。

看着满是期冀目光的秦奋,脸上再次掠过了不好意思的红晕。

两只眼睛都不敢正面看秦奋了。

就连两只小手,都不自觉地不知道放哪儿,好像做了莫大错事的孩子。

“少爷,我……”

“我明白的,没事的!”

秦奋抢先一步安慰赵宛儿,拉着她的手微笑说道:“宛儿,放心吧,我没事的,我明白你在这个家里自然也是不自由之身,不然你也不会呆到现在,我理解你,做你自己就行了!”

“我……”

看着秦奋平静的眼睛,还有他平静的语气。

赵宛儿泪雨如下,原来他的少爷什么都知道,心中一种难以言喻的愧疚充斥其中。

不大一会,也就走了。

总感觉,她与少爷的关系有点生疏了。

她也明白,再好的关系,一旦沾染上了利益纠葛,也就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关系了。

“你要说什么?”

这次是秦奋主动说的。

刚才秦奋的火眼真睛也一直都开启着。

如此,倒引到女鬼害怕不已,她以为是秦奋在警告她,不让她乱说话。

实则上却是,秦奋也在观察者赵宛儿,总感觉赵宛儿有事情瞒着他。

尤其是,周林竟然给了她一个所谓的急救电话,这就更让秦奋起了疑心。

不过从心而说,认为赵宛儿不会裹到他的家庭纠纷里,更不会裹到害他的死鬼事件中。

“你直说好了!”

秦奋再次对女鬼说道。

可能被吓住了,她竟然还没有开口。

“我刚才……刚才从她身上看到了我们的气息……”

女鬼颜玉不但人谨慎敬畏,就连她的话也是精神敬畏的,尤其是赵宛儿这件事上。

她作为一个外来人,对于死气的问题,她还真在纠结要不要说出来。

若不是秦奋主动提到了这茬,估计她还要会再纠结的,必定秦奋可是称赵宛儿为老妹的。

“死气?”

秦奋说道,双眸中掠过阵阵悲伤。

今日的秦奋已非昨日的秦奋,有火眼真睛加持的双眸,宛若神助一般什么都能看透。

刚才他从赵宛儿惊诧的目光中,也看到了死亡之气。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也难逃秦奋的火眼真睛。

纵使有了心里准备,可是秦奋的心还是有点痛。

单纯到一张白纸的小女孩竟然有了死气,秦奋有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为我死的悲伤。

或许,或许不到孤儿院把赵宛儿领过,她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个劫了。

“不仅仅有死气,还有一把死亡镰刀出现在她额头上!”

秦奋又想起了刚才的一幕。

就在赵宛儿惊诧不已的时候,一把宛若实质化的镰刀,带着死亡之气出现在她眉心。

“死亡镰刀?”

女鬼颜玉不仅惊诧于赵宛儿额头上的那个死亡镰刀,更惊诧于秦奋的目光。

死亡镰刀这种虚拟的事情,一般的天师根本就看不到,就连她刚才也仅仅是怀疑。

“以你之间,一个人出现了死亡镰刀,意味着什么?”

秦奋真心不想赵宛儿有事。

这么多年,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每当他难过的时候,那个总泛动着闪耀光芒的眼睛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面前,那两个小酒窝的出现,总能让他的脸上充满笑意暂时忘却烦恼。

女鬼颜玉眉头皱了皱,仿佛在回忆着什么,又或许在努力去想化解之法。

这个过程,秦奋并没有打扰颜玉,任随她去皱眉任随她去沉思。

“主人,我想到了一则古老箴言,说死亡镰刀出现并不一定是死期将至。即使是死期将至,好像……好像也有化解之法。我记得无良天师说过,不管是死气还是灾难,都可以转嫁!”

女鬼颜玉的声音戛然而止。

那边秦奋一双眼睛冷冽的宛若两把尖刀,看得她心口都是疼的。

果然是无良天师训练出来的鬼王。

“你继续!”

瞪视了约莫一分钟的时间,“你继续说,该如何化解死亡镰刀!”

女鬼颜玉松了一口气,五指匆匆轻轻地拍了拍她匍匐不定的胸口。

刚才的一刻,她仿佛看到了一把死亡镰刀从秦奋那边飘过来,就那样放在她脖子上。

太可怕了,可怕得她一个女鬼,竟然额头都流出了汗水,身上更是香汗点点,吓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