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弹指破天 > 第十八章 天帝时代

听到江晨羽的话之后,王灵雁愣了一下,不过刹那之后便是似笑非笑道:“不知你为何认为我和那两人有关系?要知道,我可是这雁翎山天然产生的灵性,和那武定王家的关系可以说是八竿子都打不着。”

被她这么一问,江晨羽方才是明白了自己方才的思维逻辑之中有漏洞,这么最重要的一点竟然是考虑掉了,不过他却仍旧是强自镇定道:“前辈您叫王灵雁,姓王。并且王家这一代如名字之时,中间应该有一灵字。所以就下意识地把您当成是王家的人了,若有冒犯,还请见谅。”

只不过王灵雁却是笑了笑说:“你也不必如此。这雁翎山虽说自太古无上天帝出世之时,便已经长存于这九玄大陆之上,但我也不过才凝聚短短数十年而已。而当初我刚刚出世之时还颇为弱小,被一名凝神境界的修士抓去,打算炼制法宝,如果不是我养父王天明所救的话,如今也已经是化作飞灰了,所以你猜得倒是没错。”

听她这么说,江晨羽也是明白为什么她会叫这个名字了,不过他仍旧是有些好奇地问她:“既然这样的话,那您应该知道天帝时代的事情吧?比如,为什么天庭会消失呢?”

只不过他才刚这么一说,王灵雁就是变了脸色,许久之后才是缓了下来:“不可妄言!天帝修为通天彻地,已经到达了一种茫茫不可揣度的境界。那个时代的事情,是古往今来一切修行者皆不可窥测的禁忌之事。”

随后,她又是叹道:“若是我修为到了神仙的地步的话,那或许还能够借助这雁翎山太古的记忆来推算一下那个时代的事情,但如今我只不过神游境界,就算想要推算也是有心无力。”

江晨羽自然也就是有些毛骨悚然,但好奇心却也终究是战胜了恐惧感,他依旧是问道:“这九玄大陆上,不可窥测的时代有哪些?等未来我也好注意一下。”

王灵雁想了想说:“具体来说的话,应该有两个时代。一是天帝时代,这已经能够被称之为是太古了。但天帝时代之前不知多少亿万年,还有一个神话时代,那个时代的至强者甚至已经超越了天帝。不过那实在是太过禁忌和久远了,甚至我觉得,哪怕天帝也并不清楚那个时代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毕竟按理来说,那样的时代是不会消失的。”

江晨羽接着问:“那神话时代又有多古老呢?”

“如果硬要算下来的话,离现在的时间只怕是有不知多少兆亿亿年。”王灵雁说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毕竟神话时代已经是世间最为古老的时代,在那之前便就是天地开辟了。”

“如此漫长吗?”江晨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这等漫长的岁月,中间能够发生多少变化?光是太古无上天帝的时代就已经是茫茫不可揣度,神话时代又如何能够想象?

王灵雁叹道:“不过自神话以来,这世界就一直在衰弱。哪怕天帝,也不过算是个中兴帝王罢了。下一个浩渺难测的时代,又不知何时才能够再度出现。”

虽说她可以如此感慨,但江晨羽却不敢说些什么,毕竟自己如今的修为在这九玄大陆上不过是一个小小灰尘罢了,讨论这种影响整个大陆的大事,对他来说还太过遥远了。

随后,王灵雁也是笑了起来:“这九玄大陆的地理划分,若是我记得不错的话,那应该是分为东落英、西神降、南化虚、北冥寒、中堕灵五大洲以及东神木、西幻金、南星火、北玄冰四大洋。这名字自天帝时代以来就没有变化,如今苍风黄雨未起,名字理当依旧如此。”

江晨羽却是好奇道:“前辈,不知‘苍风黄雨’为何意?为什么就连神话之中都未曾记载?”

王灵雁则是说:“这也不稀奇。我刚刚说出这话也只是因为天帝时代以来亘古流传的记忆罢了。具体来由,我也说不清楚。或许等我修为高深了,我便能够猜出来些许吧。”

说完这话之后,她也是笑道:“你也不必多想。只要带我去见见那灵月侄女,说一下之后,她应该也就能够明白你会这样的原因了。”

不过江晨羽却是好奇问道:“前辈您按名字来说,应该和灵月她是一辈人吧?为什么又称她为侄女呢?”

王灵雁笑了笑,依旧是颇为淡然地解释道:“我乃是当今皇帝的女儿,所以虽说辈分和他们相同,但称呼上却是要高一辈。甚至就连记在族谱里的时候,我也和他父亲王云飞是一辈人。”

听她这么说,江晨羽自是恍然大悟,不过王灵雁却又接着说道:“我虽说不清楚江家具体传到了哪一代,但若是我记得不错的话,应该是没有叫江晨什么的吧?”

江晨羽自然是叹道:“我本名江晨。这‘羽’字其实是一名前辈帮我取的。而我从小便就是孤儿,自然不清楚应该怎么取名字。”

“罢了罢了,既然是一名前辈帮你取的,那我也就无权过问太多。或许也只有以后见到江家的人之后,才能够让你获得真正的名字吧?”王灵雁想了想,随后便是笑道,“现在你还是先带我下山吧。”

江晨羽倒也并不多想,只根据记忆指出了一个方向,恭敬道:“那方向下去便是我家了。灵月她一般情况下应该就在那里等我。不过如今我爽约那么久,也不知道她还在不在了。”

王灵雁闭上眼睛,探查了一下之后便是说:“如果我没感应错的话,那那个少女应该就在那里等着。只不过看她那样子,应该很快就要离开了。毕竟你毫无理由地就让她在那里等了整整七天,对她这个年龄的女孩来说,现在还能在在那里都是你修来的福分了。”

“她一直都在那里等着吗?”江晨羽不由得吃了一惊,虽说他清楚王灵月的性格就是如此,但却依旧是想要王灵雁证明一下。

“这是自然。”王灵雁倒是叹了口气,“她这样好的女孩子,你若是都不好好珍惜的话。那你不孤身一辈子都是老天无眼。”

而江晨羽自然也只能够沉默,他心中也在自问自己对王灵月的感情是否真到了那种坚不可摧的地步,不过红尘感情纷繁复杂,他一时之间也理不出来个什么头绪。

不过他心中也清楚,这是因为自己和王灵月之间的感情尚还未遭磨砺,一些杂念尚存也是理所当然,因而也就不去管它。

王灵雁见他这样,心中也是暗笑,随后便是化作元神之体,以自己的真力来将他带上,朝着山下飞遁而去。

她身为雁翎山灵性,真力自然也到了五行圆满、生生不息的地步,不过终究是修行时间尚短,尚还不能够归一,因而也只是停留在了这个地步。

刹那之后,二人便已经是到了江晨羽所住的地方,而王灵月自然也就是在他门口无聊地坐着,让江晨羽不由得有些心疼。

在见到江晨羽来了之后,王灵月先是极为的欢喜,但随后却又是板起了个脸,寒声问道:“江晨羽,你去哪里了?”

听她这话,江晨羽下意识便想要反驳,不过如今他被王灵雁的真力保护住,就算是想说话,声音也传不出去,因而也就只能够在落地之后才说道:“我去雁翎山山顶突破境界去了。不信你看。”

而王灵月毕竟已经是到了引气巅峰之中相当高深的地步,先前虽说是因为愤怒而没有去认真查看,但被江晨羽这么一提醒,因而也就是注意到了他的修为,她自然便是喜上眉梢,竟是将江晨羽爽约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江晨羽见她这样,心中也就是微微叹了口气,随后却也就细细解释道:“根据我的推算,差不多再过一百零几天,我就是积蓄圆满,能够突破到凝神境界了。”

“一百零几天吗?”王灵月想了想,“倒也不算很长了。不过如果这样算的话,你十三岁之前就应该能够到凝神初期了。只怕是平国殷瑜都没你快吧?”

“对了,你知道王灵雁吗?”江晨羽也并不在这方面多做纠缠,直接便是换了个话题,毕竟他还不清楚那殷瑜具体的成长速度,若是妄作议论,和事实不符的话,也难免难堪。

“王灵雁?”王灵月倒是变了个脸色,“虽说她名字和我相似,但若是按辈分来说的话,我还应该叫她阿姨呢!我记得她好像是被当今皇帝遣去平国和亲,在生下如今平国公主殷瑜之后便是香消玉殒了。至于其中的具体情况,那或许也只有真正的当事人才能够清楚了。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听她这么说,江晨羽也就是隐隐猜到了些许东西:那青年商贩,很有可能就是平国皇帝殷国平。将那石头给他的原因,或许就是想要他复活王灵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