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事情已经这样了,皇上此等作为,让后宫妃子如何自处?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臣妾颜面何在!”

皇后的声色有些严厉,皇上被她说的没有反驳的借口,只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前因后果:“皇后,你听朕说。”

皇后别过了脸,轻声道:“皇上还有什么可说的?”

按理来说,从来都没有人和皇上这样子说过话,若是放在以前,皇上定然是甩袖离去。

可现在本就是皇上有错在先,现在又见皇后是这个态度,便有些心虚,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同皇后说了一遍。

“朕承认,这件事情是朕做的不够好,这小宫女名为云暮,是贵妃还未进宫之前,曾经照顾过她的侍女生下的孩子。”

“只是那侍女命苦,前些日子和她的相公出外做活的时候出意外死了,就留下这么个女儿,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贵妃听后生了怜悯只心,便将她接到宫里来成了她的贴身侍女。”

“贵妃倒是难得这么好心。”

皇后冷哼一声,宜贵妃是什么性子,后宫中的人谁不知道,宜贵妃如此反常,摆明了这宫女就是送给皇上的。

皇后说这话可一点都不客气,两人交恶也是皇上知道的事情,也没在这话上多说什么。

皇上又何尝不知道皇后的意思,他也知道宜贵妃是什么意思,但终究是个女子,毕竟闹不出什么风浪。

“云暮长得白净,是个懂事听话的女子,朕见过几次,的确也有些好感,只不过云暮对朕一直有些害怕,不敢靠近,朕也是觉得一时新鲜,就多去了贵妃那儿几次。”

“皇上这不是摆明了去看那小宫女吗?贵妃就没有生气?”

闻言,皇上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几分不忍。

“据说是生气了,朕有一次过去的时候,还看到那丫头手臂上都有鞭痕,想必是贵妃罚的,不过到底是看在她母亲的份上没有重罚,朕在贵妃面前说过要将册封云暮的事儿,所以贵妃也没再动手。”

皇后闷哼一声,又回到了之前的问题,对皇上也有了几分怨言,“既然皇上已经想好了要册封她,为何不能等到册封之后?”

“皇后,这也是个意外。”

说着,他看着皇后的眼睛:“难道皇后不相信朕吗?朕是这点忍耐力都没有的人吗?”

皇上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皇后也知道若是在继续下去,怕是会让皇上不满,连忙收住了之前的态度。

皇后叹息一声:“臣妾知道皇上不是那样的人,可事实摆在眼前,皇上可知为此今日都有多少妃子来找过臣妾了,臣妾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索性谁也没见,只召见了云暮那丫头,到底是懂规矩的,只不过没名没分的,总归是不好处置。”

闻言,皇上便知道皇后已经松口,脸上也多了几分喜悦,连忙解释。

“朕知道皇后辛苦,朕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当时看到那丫头正在哭,上前询问了几句,听她说想念自己的父母了,也不免对她心生怜惜,一切就这么发生了,等朕回过神来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皇后深呼吸一口气,无奈说道:“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臣妾说什么也没用了,还请皇上近日要多安慰安慰后宫的妃嫔们,别让她们心寒。”

皇上点点头,像是把话给记在了心中,可终究是有了新欢,又怎么会记得宫里的老人?

想起云美人,皇上眼底便浮现出一丝贪婪,“朕知道,这段日子也要辛苦皇后了,云美人很多规矩都不懂,还要皇后多督促她。”

皇后点头:“臣妾知道了。”

皇上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皇后,不生气了?”

皇后挑了挑眉,笑道:“臣妾哪敢生气啊。”

“都把朕拦在门外了,还说没有生气?”

皇上故意调侃:“皇后现在可还觉得疲累?”

“当然累,时辰也不早了,皇上不是说看看臣妾就走嘛,更深露重的,皇上还是快些动身,省的夜里受了风寒,臣妾可担待不起。”

皇上朗声笑道:“来都来了,今夜朕就不走了,皇后累了,朕陪皇后好好休息。”说着,牵着她的手朝床榻走去。

云美人原本是宫女,在宫中自然算是位份最低的,不过她正得圣宠,也没有哪个没眼力劲的去招惹她。

但也只是一个美人,还是宫女出生。

即使在得盛宠,也不敢在宫里造次,即使有了皇上的盛宠,依旧是去给皇后请安。

沈未晞也好些日子没去给皇后请安了,今日特地早起了,赶着去了回凤宫,她不为别的,就是想去看看那位云美人到底是何等的天姿绝色,竟然让皇上如此把持不住。

自从听说了这位云美人,沈未晞就有些魂不守舍的,她非要亲眼见见那位云美人,才能知道自己能不能放下心来。

回凤宫内,各宫妃子都已经到了,沈未晞过去的时候,那位云美人也在里面了,东宫距离比较远,她过来的速度自然比不上宫里妃嫔们。

“未晞给母后请安。”

皇后笑着抬手:“太子妃免礼,快些入座吧。”

沈未晞点了点头,朝着皇后再次行礼,这才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今日太子妃倒是来的早。”

闻言,沈未晞点了点头,“今日天气不错,未晞也醒得早,看外面没什么风就过来了。”

皇后满意的点点头:“太子妃是要多吃一点,如今进了宫,成了太子妃,除了平日里照顾太子的日常起居,便是想着绵延子嗣,早日为皇家开枝散叶。”

皇上虽是有不少皇子,但却还没有一个皇孙。

若是谁能生下皇长孙,必定会得到皇上的器重。

若是之前,东宫还没有一个女子,皇后即使是想催,催的也是让凌瑜止早些找点侧妃和良娣,可现在东宫有了女主人,这些事情便可以先放一放。

毕竟太子妃生下的皇孙才是有分量的。

与其是给凌瑜止的东宫塞人,不如催沈未晞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