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驾天神尊 > 第六章:心如死灰的袁安

“这是怎么回事?”

袁安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地上满是焦黑的碎石,上面还有如血管一样密集的血丝。

不远处的竹林更是大片片的倒在了地上,就好像是有人把它们推倒了一样。

袁安一脸难以置信的转过身去,看到的却是全身满是黑红色,发出阵阵恶臭的后山。

“大师兄!”

袁安立马想到之前还在外面的大师兄,他毫不犹豫双腿猛地发力轻轻松松的跳到了半山腰,不过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袁安有点难以适应,他勉强站稳身体继续向上跳去,这一次更是直接跳到了山顶,而山顶的景象差点让袁安吐了出来。

“这是什么味道?”

袁安来到山顶扑面而来的却是一股难以忍受的腥臭味,袁安看了一眼脚下的地面,一片浅浅的血潭出现在他的脚下。

“嗯,呃啊”。

刺鼻的腥臭味让袁安直接吐了出来,但是他擦回去嘴角的口水,强忍着这股让人作呕的味道朝着中心的古井走去,而当他走到古井之时,发现古井并无大碍,但是地上的咒文已经消失不见,**也不见了踪影。

袁安惶恐不难的环顾着四周,再看到消失不见得咒文,以及之前的剧烈爆炸声,一个答案瞬间涌上他的大脑。

“大师兄死了!”

袁安晃了晃脑袋,他红着眼眶环顾四周放声大喊道:“大师兄你在哪?”

可惜,袁安的呼唤只是不断地朝着远方传递,并没有人给予他回应。

“大师兄,你在哪?”

“大师兄,你在哪?”

“大师兄,你在哪?”

······

随着袁安的呼唤声越来越小,他的哭声也越来越大,最后袁安甚至都喊不出话,只能跪在地上抱着脑袋放声大哭起来,整个天山之上都回荡着他那撕心裂肺,痛彻心扉的哭声。

天山,百里之外的天际之上,剑天龙带着剩余的弟子脚踏飞剑朝着天剑宗飞去。

不过,这些弟子的日子并不好过,之前血祭结界的爆炸所产生的威力,这些修为较低的弟子虽然早已经躲得远远的了,甚至剑天龙亲自帮助他们抵挡爆炸的冲击。

可是即便如此,爆炸产生的余波震的他们气血翻涌,心肌阵痛,就连修为最高挡在众弟子面前的剑天龙都受了内伤。

而现在飞在最前端的剑天龙面色阴沉,一身的血煞之气,他身后的弟子们看后都紧张不已,生怕剑天龙会迁怒与他们。

“凌霄,你过来”。

听到剑天龙喊话,众弟子的目光全部转移到不远处,一袭白衣,眉间有着一颗朱砂痣,皮肤白皙,剑目星眉,脸庞尖锐有力,一脸清冷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清秀男子。

而这个人就是天剑宗这一代的大弟子——凌霄。

当听到剑天龙叫自己,凌霄加速飞到他的身边恭敬作辑轻声说道:“长老有何嘱咐?”

剑天龙瞥了一眼凌霄厉声叮嘱道:“等会回到宗门后,你带着师兄弟们去疗伤吧”。

听到剑天龙的命令凌霄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可,宗主那边的汇报······”

“我会亲自向宗主汇报,这些是你就不用管了”。

看着剑天龙坚毅的脸庞凌霄只能乖乖的遵守他的命令,而剑天龙的眼神随着云层渐渐被拨开,一座座建在几块巨大浮石之上的恢弘宫殿出现后也变得谨慎起来。

天山古镇。

这是一座离天山不远的小镇,原本熙熙攘攘的小镇此时却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走在街道上,连一只流浪狗都不敢出门,只有一个老大爷开的面摊,冒着炊烟,孤独的屹立在街道的角落中。

“呼”。

“嗯?”

一阵微风吹过,一股不一样的气息吸引了老人的目光,他抬头望去,看到的却是一脸颓废,走路都摇摇晃晃的袁安。

老人看到袁安下意识的警惕起来,因为从天山道观被毁的那一天开始,大量不入流的小混混,小帮派和一些恃强凌弱的修者来到了小镇,也是因为他们现在的天山古镇已经变成了一滩浑水,这就是为什么居民们不敢出门的原因。

“踏,踏,踏”。

袁安弓着背,两眼无神,一脸死气沉沉漫无目的的走在宽敞的街道上,他迈着沉重的步伐从老大爷的眼前走过,而袁安饥肠辘辘的肚子发出清晰的呼唤声吸引到了老大爷的注意力。

老大爷看着袁安颓废的样子和一脸稚气心有不忍,轻叹一声对着袁安喊道:“孩子,饿了吧,来吃点饭吧”。

袁安双目通红的看着老大爷一脸萎靡的说道:“可是我没有钱”。

老大爷摇摇头,亲切的说道:“没事,反正现在大家都不敢出门,我这也没有什么生意,就当是今天的开门红,这碗面我请你了”。

袁安沉思一会,点了点头坐在了老大爷身旁的椅子上,而老大爷也是喜笑颜开,从自己腿边的竹篓中拿出一把面条直接丢进了滚烫的开水中。

要不了一会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放在了袁安的面前,袁安咽了咽口水,而老大爷则一脸慈祥的说道:“快吃吧”。

“啊呜”。

随着老大爷的话音一落,袁安抄起筷子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他端着面碗直接把碗中的面条刨到自己的嘴中,甚至连嚼都不嚼直接咽了下去。

老大爷看着吃的这么狼狈的袁安,又看到他的年龄并不大那种对于小辈的关爱涌上心头,当他准备走到袁安的身边安慰他的时候,他才发现袁安的脸上连着两串晶莹的泪珠,咸咸的泪水不断地顺着他的脸颊落在袁安手中的面碗中,即便如此袁安还是大口大口的吞咽着,丝毫不在意这些。

老大爷看着袁安一边狂吃一边忍住不哭的模样眼眶顿时泛了红,他走到袁安的身边一只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头安慰道:“孩子,慢点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袁安顿了一下,猛地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继续狂吃起自己碗中的面条。

天空之上。

两个身穿布衣,眼神凌厉的人在不断的搜寻着地面,他们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煞气,面容棱角分明看上去有着一丝凶恶与冷漠。

“坤哥,这一次在血煞追杀令上出现的天山道观弟子的通缉令是谁下的?”

那名被叫做坤哥的男子名叫郑坤,是一名白星级的刺客。

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提问的小弟,厉声回答道:“血煞追杀令上面通缉的人都是由血魔馆颁发的,但是他们并不会公开顾客的身份,毕竟这个榜只要你有钱就可以把自己的仇人安排上去,所以我们只管执行换取报酬就可以了,其余的就不要管了免得招来杀身之祸”。

听到自己老大的警告身后的小弟也安分了一些,他摸了摸自己咕咕乱叫的肚子看到那名老大爷的面摊兴奋的指着说道:“坤哥你看,那边有面摊,我们去吃点面吧”。

郑坤点了点头直直的朝着面摊飞去,他的小弟也紧随其后。

两人落地,看到还在大口大口吃面的袁安并没有在意,而老大爷见到两人到来之后心里一颤,急忙上前恭恭敬敬的说道:“请问两位大人需要些什么?”

郑坤使了使眼色,小弟立马明白,他一脸得瑟的走到比自己矮上不少的老大爷面前一脸不屑的说道:“老东西,把你最好吃的东西给大爷我呈上来,要不然我要你的命”。

说罢,一股龙源气迸发出来直接将老大爷逼得连连后退,老大爷颤颤巍巍的说道:“可是,大人我只是一个卖面条的,没有什么山珍海味,要是您不嫌弃就尝尝我的面条吧”。

小弟看了一眼郑坤,郑坤点了点头小弟心领神会厉声命令道:“好,快点给我和我大哥去做,要是慢了,或者太难吃我要你的命”。

老大爷看着一脸凶恶模样的郑坤和他的小弟一边回应一边跑到烧得旺盛的锅边开始煮起了面条,要不了一会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就摆在了郑坤两人的面前,而袁安也吃完了自己的面条他放下碗筷准备离开,但是郑坤两人的谈话却让他停下了脚步。

“哎,坤哥,你说那些天山道观的弟子都在那啊?这座小镇之前就是受他们庇护的他们会不会就藏在这里啊?”

郑坤嘬了一口面条仔细一想回答道:“有可能,等会我们去搜一搜就知道了,但是记住不能太过嚣张跋扈,声势太大会打草惊蛇的”。

小弟点点头,两人也不再交谈开始埋头吃了起来,而袁安却死死的盯着两人,身上的龙源气也开始变活跃起来。

郑坤似乎是察觉到了袁安异样的气息,他抬头望去看懂袁安那充满了杀意的眼神,他放下手中的筷子,毫不畏惧地看着袁安问道:“请问这位同胞是有什么事吗?”

袁安没有回话只是径直朝着两人走来,意识到不对的郑坤刚准备起身自己的小弟却挡在自己的面前一脸不满的看着袁安警告道:“你小子要干什么?看不出来我们的身份吗?”

面对小弟的质问袁安非但没有回答反而加速直冲两人,同时一股磅礴的龙源气瞬间爆发出来,这一幕让郑坤两人不由得汗毛直立,全部摆出防守姿态,可是下一秒几滴鲜红的血液滴落在了郑坤的脸上。

一声刺耳的鹰啼响彻天际。

郑坤呆呆地看着眼前小弟,他的后背多了一只满是血污的拳头。

郑坤的小弟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那如黑矛一般有力的胳膊深深的插进了他的胸膛,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力在不断地流失,而罪魁凶手就是双眼通红,一身凶煞之气的袁安。

“噗”。

袁安抽回自己的拳头,握紧自己满是血迹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郑坤小弟的脑袋上,随着一声巨响郑坤小弟的脑袋被袁安硬生生地嵌在了地里,同时他也停止了呼吸。

郑坤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手段竟然如此的简单残暴,而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龙源气其修为已经达到了星辰境界的一阶天旋期,实力与自己旗鼓相当。

面对这样满身杀气的狠人,郑坤也不敢迟疑,他右手一翻,从自己的手腕上的储物手镯中抽出一把大刀朝着袁安的脑袋砍去。

袁安见状猛地向后猛退,但是郑坤的攻击并没有那么简单,他一刀砍在地上,反手握刀提砍,一道火焰斩击朝着袁安袭来。

袁安立马就认出来这是法则之力,到现在还不能控制法则之力的袁安惊慌失措之下双臂护在自己的面前,一道宛如蛋壳的水蓝色护罩将袁安罩在其中。

“轰”。

火焰斩击狠狠的轰在水蓝色的光罩上,剧烈的冲击波直接将周围的一切事物掀翻,就连老大爷的面摊也被彻底掀翻,幸亏老大爷见势不妙早早的就躲进了房子里,并没有受到波及。

两道强劲的力量撞在一起激起厚厚灰尘,郑坤站在原地严阵以待,而这时一道密影从灰尘之中冲了出来,他挥舞着自己包裹着火焰的拳头不断地攻向郑坤。

郑坤见状脚下步伐稳健的闪躲着袁安的每一次攻击,在他看来,袁安的攻击或许很有力,很强劲,但是袁安步伐混乱,根本不会使用法则之力。

“呼”。

袁安的拳头划破空气朝着郑坤砸去,可是这些攻击还是被郑坤一一躲开,而一直攻击却没有奏效,这让袁安变得更加的焦急,他的攻击也变得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杂乱无章。

战斗经验丰富的郑坤也瞅准机会,一把抓住袁安的手臂,猛地一个过肩摔把袁安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随后举起自己手中的大刀朝着袁安刺了过去。

袁安看着朝自己越来越近的刀尖,内心的恐惧,愤怒和求生**驱使着袁安迅速站起迎着刀尖猛地扑向郑坤。

郑坤被这一幕吓了一跳,而袁安趁着空挡直接将郑坤扑倒在地,随后举起自己的拳头狠狠的砸向自己跨下的郑坤。

一记记火拳结结实实的砸在郑坤的脸上,不过袁安忘乎所以的攻击却让郑坤抓住机会,翻身一脚踹翻了袁安。

袁安迅速起身像野兽一般嘶吼着朝着郑坤攻去,郑坤看着眼前失去理智的袁安心里不禁怒骂道:“混蛋,这小子是野兽吗?哪有人这样战斗的,他不要命了吗?”

骂归骂,郑坤双手握刀,不断地挥出一道道火焰斩击阻挡着袁安的脚步,随后他高举大刀,全身的龙源气都被调动起来,刀身之上的火焰绽放开来,一条虚幻的火龙环绕在郑坤的身边。

“天龙斩”。

郑坤挥出斩击,一条十多米长的粗壮火龙冲向了袁安。

“吼吼吼”。

狰狞的火龙携带着炽热的火焰,它的身躯在袁安的瞳孔中不断地放大,火焰产生的高温甚至让周围的空气产生了扭曲。

袁安感受着这股势不可挡的强大力量,脑中不断闪过在天山道观生活的一点一滴,当他想起老师被杀,家园被毁,大师兄也为了保护自己而牺牲,他的内心也生出一股悲哀的情绪,一阵苦笑之后,袁安张开自己的双臂迎接自己的结局。

不过,就在袁安心神放松之时,一道灵魂之力直接接管了他的身躯,等到袁安睁开双眼之时,他的双瞳变成了银白色,他身上的气息也发生了巨变。

面对近在咫尺的火龙,袁安只是微微一笑,他右掌抬起,一面厚实的水牢出现将火龙死死的困在其中,这一幕让郑坤震惊不已,但是下一刻只见袁安双掌合拢,水牢迅速闭合,笼中的火龙也被瞬间淹没化作一团蒸汽消散于天地之间。

面对如此巨变,郑坤刚准备继续攻击的时候,袁安只是抬起手连发数颗火球。

郑坤持刀砍灭火球,当他再次看去的时候袁安已经消失不见。

百兽谷的一处断崖上。

袁安平静靠在石壁上睡着,当他睁开双眼时已是深夜。

“你醒了”。

袁安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看到一只银白色的小猫咪趴在不远处凸起的石头上冷冷的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