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人设不对啊小姐姐!

李挺有些慌,同时还有些那啥.......

胸膛处轻柔丝滑的感觉让李挺清醒过来,他急忙一把推着兰心怡,身上穿着的宽大黑色袍服也落地了,纤细的指头轻轻按压过来。

看这兰心怡的模样,李挺感觉有些怪,好好一水灵清纯的小姑娘,怎么神态举止说变就变,这含泪深情的眸子,带着几分媚意。

“尊上........怎么了?”

兰心怡声音柔媚,又主动靠了过来,李挺把持不住了。

怎么说变就变了?难不成是........

“你先等等!”

李挺按着兰心怡让她坐下,捡起袍服穿上,闭上眼脑子里是那些让李挺悲伤不已的往事,身体不老实的地方也老实了下来。

根据目前的情况李挺判断兰心怡有可能是得了斯德哥尔摩了,仔细想想也合情合理。

被绝劫回去洞窟半个月,身心俱疲,虽然绝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没了,但兰心怡这才十六,正直青春期,心理承受能力低下。

失败啊失败!

李挺感觉自己当初就不该送这小姐姐回来,家是温暖的地方,兰心怡回来的这短短一天里,原本就受创的内心,又遭到了家人的冷落和不信任,再加上那个渣男的不待见。

兰心怡内心里的最后一点防线已经决堤了,反倒是李挺自己没对她做什么,还在邪崎要教训她的时候拉住邪崎。

“小姐姐你先听我说,你现在病了!”

李挺刚转身,这兰心怡又黏糊上来,媚眼如丝,手再次伸了过来。

“尊上,让人家好好服侍你,人家只是之前受了惊吓,没病!”

这还没病?

李挺倒吸了一口凉气,突如其来的变故,家人的不理解,爱人的冷漠,现在好了心脏病没出来,倒出了个更加棘手的斯德哥尔摩。

“够了!”

李挺一句话,兰心怡哆嗦起来,软的现在肯定不行,对兰心怡好,她这个症状恐怕会加重,现在得及时让她再次对绝产生惧意,再把她从恐惧中慢慢潜移默化拉出来。

李挺以前就研读过心理学,毕竟作为卧底,这是必要的生存技能。

“尊上,人家不够好吗!”

李挺邪笑道。

“我选择女人的标准很高,你这弱不禁风的身子,太小巧玲珑了,我不喜欢,行了下去歇息。”

看兰心怡还要说什么,李挺瞪了她一眼,兰心怡哆嗦着退出房间。

李挺两步并作三步,跑到窗户处,用指头戳开窗户,偷瞄起来,这兰心怡没走远,失魂落魄的坐在庭院花坛边,甚至连路过的一些兰家下人都急匆匆走,不愿搭理或和她打招呼。

什么都没了,没了!

兰心怡悲从心来,蜷缩着抱着双腿,眼泪已经流干,她知道这辈子算是完了,谁也不要她了。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

屋子里的歌声让兰心怡抬起头,一脸疑惑。

又在唱歌?好难听。

李挺高歌一曲后,心情平复了,他最喜欢的就是唱歌,虽然唱得确实不咋样,但这是常年来卧底生涯中,舒缓紧张情绪的唯一手段,毕竟李挺只要一个不留神,下场就是死,每天都得演技拉满。

既要睡得了地板,住得了走廊,跪得起主板,补得了衣衫,吃得下剩饭,付得起药方,带得了孩子,养得起姑娘,耐得住寂寞,争做灰太狼!

好诗好诗!

“床头明月光........”

那魔头有病?

兰心怡狐疑的凑到门边,听着屋子里那装腔作势的声音,但奇怪的是诗句对仗工整,而且颇有意境,比那些文化人要好多了,还带着点洒脱。

“进来吧!”

兰心怡一进屋,就看到这魔头写了一堆诗,她对诗句也颇有兴趣,平日里总听哥哥和其他公子哥们吟诗作对。

“想要做我的女人,就得漂亮,你觉得漂亮的定义是什么,美的定义是什么?什么叫韵味,什么叫气质,在我看来你只有表面靓丽,内里却是一片荒芜........”

“谁.......谁说的?”

兰心怡突然开口了,李挺松了口气,现在唯一的治疗手段,必须得为这个小姐姐找一个她感兴趣的东西,让她在这份兴趣中成长,重新认知自我,找回自信心,这样才能治病。

“那你写几句诗我听听?或者弹琴会吗?画画会吗?写字总会吧?再不济来段舞蹈我看看。”

兰心怡懵了,一脸羞愧,她自小到大都被家里人当宝养,除了认得几个字外,平日里就跟着老师学点女红,除此以外,并无什么擅长的。

看着这些诗,兰心怡好像被吸了进去,总觉得这魔头虽行事乖张,但很有文采。

“美是由内而外的,内在是什么构建起来的,一副好画,一副好字,一句好诗,多认识一些东西,才能构建起内在美来。好了我现在命令你,把这些诗给我背熟了,先写两个字我看看。”

兰心怡更加羞怯,颔首道。

“尊上,人家不会写字。”

“我生平最恨的就是那些脑子里一团草的女人,不会写给我学着写,不会画给我学着画,好了这就是以后我要求你做的,你必须做到了,这是我的命令,要是做不到........”

李挺阴冷的一笑。

“会比死更难受。”

兰心怡颤抖了起来,她只觉得恐怖无比,这些东西她一头雾水,大小虽接触,但要真做起来,那真是比死都难。

“你不会可以让你哥你爹教你,就说是我的命令,去吧,晚上我要验收成果,先把你的名字写出来,要是写不出来,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奏效了!

李挺欣慰的看着兰心怡表情略有变化,本摇摇欲坠的身体里又有了力气,那眼中闪过的一抹倔意,让李挺安心了。

“还是说你比你们家猪圈里的小猪仔还要笨,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出来?”

“我.......我会写的.......”

李挺哈哈大笑道。

“那写给我看看啊。”

兰心怡脸颊通红,李挺责令她立马去找会写字的人。

关上门后李挺悠然自得的坐下,又做了一件好事,心情自然好。

兰心怡家里人只是因为兰心怡激烈的变故,让全家人不适应,换句话说就是陌生了,从小到大乖巧可爱的女儿形象崩坏,自然不待见。

有问题就解决问题,让兰心怡与家人相处中,一点点让家人看到她好的改变,心中的芥蒂就不是事了。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

好诗好诗!

XX先生说过,艺术能提高人的审美,而从审美中,又能提升人的涵养与认知.......

多亏我当年可是XX先生的忠实粉丝,先生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