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从叶问开始的诸天 > 第18章 统统灭杀

村上小次郎这一手应变极快,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是他平时身经百战的武学积累,让李牧避无可避。

高手对决,惊险无比,往往几招之内就可博生死,这个时候经验相当重要。

李牧根本无视对方的攻击,将双指夹着的太刀随手一丢,然后右手双指如剑直刺村上小次郎的心口。

铁指寸劲。

方寸之间,掌握生死!

李牧这一指后发先至,直刺对方心口,暗劲爆发,带动手指寸劲,直接刺入村上小次郎心脏。

刹那间,村上小次郎如遭雷击,整个人如泄气的皮球缓缓倒下。

心脏破碎,当即身死。

看着村上小次郎被杀,一旁的艳姬早已吓得面无血色。

李牧丢下村上小次郎的尸体,缓步向艳姬走去。

他每向前一步,艳姬就退后一步。

直到退到墙壁上,退无可退之下,艳姬眼中只剩恐惧。

当死亡降临的时候,很少有人不害怕。

蝼蚁尚且偷生,更可况是人。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李牧,艳姬强迫自己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

“求你放过我,只要你放过我,我愿为你做任何事。”

李牧走到艳姬身前,看着眼前这位性感妖娆的美人,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看到李牧笑,艳姬以为自己的美人计奏效,顾不得伤势,她轻轻挽住李牧的胳膊,继续低声求饶。

她曾用出卖色相这个方法杀死过好几位敌人,很少有男人能抵挡住她的美貌。

更可况眼前的李牧一看就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她有足够的魅力能够吸引住对方。

就在她以为李牧不会杀她的时候,李牧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

手臂用力,缓缓将艳姬提了起来。

蛇蝎美人,李牧可不会将其留在身边。

“求求你,放过我,我保证好好服侍你。”艳姬被掐的脸色涨红,双脚悬空,无力的蹬踏着。

“就你这残花败柳之躯,也配服侍我?”

李牧冷笑一声,手掌用力,只听一声脆响,艳姬的脖颈当即被他扭断。

色字头上一把刀,多少武道高手都因为沉迷美色,荒废了功夫,到头来碌碌一生。

李牧当前一心向武,根本不曾想过情爱之事。

当然人不能没有七情六欲,也要传宗接代,佛陀出家前,还结婚生子留下后代。

只是现在的他实力尚浅,婚姻大事还不在考虑范围内。

解决了两人,看似很久,其实也不过一两分钟的事情。

再看周全正已经带着李玄逃离了帅府,消失在夜色当中。

这个时候,李兆龙已经带人追了上来,他的脸上满是焦急。

一场大火,一时大意,让仇家将自己儿子劫走,弄不好会变成白发人送黑发人。

看着地上的尸体,李兆龙强忍心中的焦急,快速来到李牧身边关切的问道:

“阿牧,你没受伤吧?”

看着义父眼中真切的关心,李牧摇了摇头。

“爹,这周全正全然不顾同伴死活,一心带着大哥逃走,我没能留下他。”李牧叹息一声,言语中有些无奈。

“不妨事,周全正恨我入骨,他抓了你大哥,无非是想以此威胁我,让我束手就擒,趁机杀我,在目的没达成之前,你大哥不会有生命危险。”

这一点李兆龙还是看的非常透彻的。

“眼下只有先封锁城门,连夜开始全城排查,看看是否能够找到周全正的藏身之地。”

“若是实在找不到人,只能见招拆招了,周全正要找爹报仇,一定会主动联系咱们。”

李牧的想法得到了李兆龙的同意。

他立刻吩咐下去,通知驻扎的军队进城,开始挨家挨户的大清查,务必要将周全正找到。

整整折腾了一夜,李牧父子俩在客厅等了一夜。

一直到日上三竿,还是没有找到周全正的下落。

“可惜,我武功尚浅,若是修炼至高深境界,千里锁魂,周全正只要不离开佛山,我就可以找到他,并将他杀死。”

李牧心中暗叹一声。

千里锁魂,化劲宗师之上才能领悟的本领,近乎于道。

就是看到一个人以后,冥冥之中对此人有所感应,属于极强的精神修为,与肉身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不过转念一想,李牧又摇了摇头,真要达到那种境界,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甚至吐气杀人,区区一个周全正可以做到秒杀,岂能让其逃跑。

坐以待毙不是李兆龙的风格,他联络了多家武馆和当地帮派帮忙一起寻找,就是将整个佛山翻过来,也要找到周全正和李玄。

功夫不负有心人,下午时分,有人在佛山一处脏乱的废旧工厂中发现了周全正的踪迹。

周全正虽修为高深,但总归还是人,吃喝拉撒不能停,无法一直秘密躲藏起来。

这次就是他出去买食物时,正巧被人看到。

得到了具体消息,李兆龙立刻命令洋枪队出动,同时为了以防万一,联络了佛山不少武道高手前往助阵。

周全正这次太岁头上动土,李兆龙能成为大帅,也是杀伐果然之人,自然不会放过他。

当李牧跟着李兆龙来到废弃工厂时,李兆龙的副官正指挥军队,将其中一间废弃的仓库围的水泄不通。

足足上百杆洋枪对准仓库,周全正就被堵在里面,只要冒头,立刻乱枪打死。

当然大家也多有顾忌,李玄还在对方手里,所以副官迟迟未动手,等待李兆龙到来定夺。

“大帅,周全正就在这仓库中,暂时未曾看到大少爷的身影。”

副官看到李兆龙来到,立刻躬身汇报。

此时,李兆龙一身笔挺的军装,骑着高头大马,腰间挎枪,杀气腾腾,任何人都不敢与其对视。

李牧也乘骑大马陪在身边,而后则是不少佛山武馆的馆主,前来助拳的。

这些人当中大多都是明劲境界,只有个别迈入暗劲。

佛山虽然尚武成风,但真正的高手却还是稀少,暗劲都不多见,至于化劲宗师,那更是凤毛麟角。

好像是知道李兆龙已经到来,仓库内破旧的大门被缓缓打来。

周全正的身影暴露在无数杆枪眼之下。

但他不见丝毫慌张,背负双手,冷冷的看着李兆龙,眼神中的恨意倾尽五湖四海也洗刷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