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大明第一臣 > 第四十章 郭子兴的馈赠

此刻的郭子兴比落魄的凤凰还惨,就是只被拔了毛,即将放血的肉鸡……吊在潮湿阴冷、霉味浓重的地窖里,身上衣服都给扒了,还被打得皮开肉绽,有些蟑螂还爬上了他的脚面。

又是痒,又是疼。

心中更是惶恐不安,生怕一条老命就要交代了。

他盼着儿子能来救自己,也盼着小舅子能来。他骂赵均用,骂孙德崖,骂手下所有的废物,唯独朱元璋,他还骂不出口。

不过郭子兴有另一种担心,不会是这小子又跟他们联手了吧?

要真是这样,朱重八啊,你可是连半点人心都没有了!

郭子兴骂了一圈,唯独对自己没啥反思……恰恰在他最惶恐无助的时候,朱元璋神兵天降,一下子把他把绳索砍断,郭子兴半条命都没了,根本站不住,向下倒去,正好在这时候,朱元璋用厚实的脊背接住了郭子兴,并且取来一件长袍,裹住了郭子兴。

“父帅,咱背你出去!”

说完,朱元璋迈着大步,往外面走。

郭子兴扑在朱元璋的背上,终于生出了一丝愧疚,眼圈忍不住红了。

想不到啊,真想不到,自己落难,竟然是朱元璋救了自己。

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但朱元璋毕竟是干女婿,而且自己屡次打压他,前不久还带着兵过去,险些兵戎相见。

在几乎闹翻,势如水火的情况下,他还能不避危险来救自己,郭子兴真的感动了。

“好孩子,我错了啊!你可真是个厚道人。”

朱元璋微微一怔,却也没说什么,他背着郭子兴出来,见到了彭大。

彭大扫了眼郭子兴,只是点头示意,没有说什么,而是一低头,就跟朱元璋道:“赵均用扣了郭大帅,又跟孙德崖联手,想要把郭帅的兵马收编了,用心歹毒……你说吧,要怎么办?需不需要现在下手?”

彭大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和朱元璋联手,干掉那两个人,然后瓜分濠州红巾。

至于郭子兴,经此一役,只怕威信扫地,再也没脸领兵。朱元璋就是原来濠州红巾的主人,而彭大兼并赵均用的部下,也会迅速膨胀起来,怎么看都是个划算的买卖。

可彭大没有想到,朱元璋竟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说:“彭王爷大恩大德,感激不尽。咱先送郭帅回家,请郎中诊治,回头再请彭王爷教诲。”

彭大一愣,兵贵神速,现在去给郭子兴治病,等着赵均用反应过来,一切都晚了。

奈何朱重八打定了主意,彭大也不好强迫,只能放他们回帅府。

郭子兴两世为人,如何不感慨。

朱元璋手下的士兵上去叫门。

“朱公子来了!”

听到了朱元璋驾到,里面的人顿时乱成了一团。

怎么回事?

这家伙怎么来了?

难道他听说了大帅消息,跑来占便宜了?

“守住,赶快守住,不许进来!”

郭天叙提着兵器,连忙吆喝,里面噼里啪啦,乱成了一团。

士兵连着叫了三次,都是大门紧闭。

郭子兴简直气疯了,他能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打得什么主意吗?

这个兔崽子,老爹有难不去救,现在朱元璋来了,他倒是知道防范。

你的本事就知道窝里横吗?

逆子啊!

“扶,扶我过去。”

朱元璋搀扶着郭子兴,到了门前,郭子兴喘了两口气,这才怒道:“开门!”

里面的郭天叙稍微迟疑,怎么像老爹的声音?朱重八会玩口技了?

他还发愣,张天佑比他机灵,忙道:“天叙,是姐夫回来了!”

什么?

老爹回来了?

郭天叙连忙从门缝往外面看,果然是郭子兴。

老爹竟然回来了!

谢天谢地,最大的危机解除了。

“开门!”

郭天叙喜滋滋跑出来,冲到了郭子兴面前,正要问好,只见郭子兴举起了巴掌。

啪!

一个清脆的巨响,还没等郭天叙反应过来,又是一下。

只见两道血水从郭天叙的嘴角流出,打得脑袋瓜子嗡嗡的,整个人都傻了,老爹这是疯了吗?

郭子兴只是哼了一声,然后就往里面走,张天佑想过来,也让郭子兴甩了一巴掌。

都滚犊子!

老夫就认女婿一个。

朱元璋搀扶着郭子兴到了里面,张希孟作为老朱的心腹,也跟在了后面,到了帅堂,很快就有郎中过来,替郭子兴查验伤势。

“重八啊,你,你可不许走,就在这儿等着,一会儿我还要和你说话。”

朱元璋唯有答应,这样郭子兴才放心去了后面,闻讯过来的夫人张氏见了郭子兴也是嚎啕大哭。

“大帅!我,我说要去找重八帮忙,那孩子仁义。可,可谁知你的宝贝儿子不答应,还,还骂我,说完要把基业拱手让人!我怎么造孽,生了这么个没良心的忤逆不孝的马蜂儿子!”张氏气坏了,她偷摸派人送信干女儿,还担心老朱心中芥蒂,不愿意帮忙,就催促儿子去登门谢罪,请朱元璋过来商议对策。

哪知道郭天叙不但不答应,还把她抢白了一顿,说她老糊涂了,在这个时候,引狼入室,分明是要把家业都给朱元璋两口子。

他还下令,把张氏关在了后院,不许出来。

要不是郭子兴回来了,张氏还要被关着。

“大帅,我,我真想拿一把刀,把肚子豁开,看看我到底是长了什么黑心歹肝,怎么就生出这么个畜生不如的玩意!”张氏顿足捶胸,哭得稀里哗啦。

郭子兴知道了这些事情,更是气得翻白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郎中给郭子兴诊治熬药,夫人替他擦洗身体,更换衣服,忙得不可开交。

此刻的帅厅,只有朱元璋和张希孟两个。

老朱沉吟再三,突然对张希孟道:“先生以为当下可是除掉赵均用的好时机?”

张希孟一笑,“主公,动不动手,都要看您的意思,得失之间,只有统帅才能权衡。”

朱元璋微微点头,却又道:“那你觉得有什么得,有什么失,总能跟咱说说吧?”

这一次张希孟没有拒绝,他并不希望救郭子兴,可朱元璋出手了,这让张希孟意外之余,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角色,既然只想着打个辅助,就不能替老朱做主。而且自己的想法,就一定比老朱高明吗?

看似占便宜的举动,当真能成就大业吗?

张希孟不断思忖,他似乎有了一些结论。

“杀了赵均用,兼并部众,再把濠州几万红巾都掌握在手里,主公顿时就有了几万兵马,论起实力,也相当可观,虽说比不上刘福通和徐寿辉,也算是一路诸侯,还能占据濠州地盘,未来可期。”

朱元璋点头,“那失又在哪里?”

“首先失了信义,濠州红巾,刚刚还一起守卫濠州,和官府血战大胜。不管道理在谁哪里,此刻火并,自相残杀,只会让外人看笑话,觉得濠州红巾,脱不了土匪习气,鼠目寸光。而且红巾士卒,普遍是濠州本地人,一旦打起来,损失的还是濠州的人命。就算主公能赢,将士们也不免将亲人死伤算在主公头上。到时候就算得到了几万兵马,也是离心离德,心怀怨愤,比乌合之众好不到哪里去。”

“再有一旦自相残杀,把事情闹大了,元廷就能见缝插针,如果我们自己打得头破血流,随便来几万元兵,有可能就一触即溃,落一个徐州芝麻李的下场!”

张希孟说到这里,竟然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老朱能胜过张士诚和陈友谅,尤其是陈友谅,那可是元末小吕布啊!

兵力有优势,装备又好,还占据天时地利……结果愣是惨败给了老朱,是偶然吗?或许从两个人的行事风格上,就注定了最后的结果。

身为一个穿越者,或许比古人多了无数倍的经验,但却未必格局气度胜过人家。毕竟要真是样样都那么厉害,在穿越之前,就该大放异彩啊!

想到了这里,张希孟越发觉得自己应该谦卑仔细,绝对不能自大膨胀,不然他在老朱手下都未必能混得好……

两个人又商量了一阵子,终于打定了主意,而此刻郭子兴竟然来了,同来的还有郭天叙和张天佑。

“跪下!”

郭子兴怒喝一声,这俩人吓得连忙跪倒,郭子兴直接到了朱元璋的近前。

“重八,就怪这两个东西挑唆,才让咱们生了嫌隙,我现在就杀了他们,把濠州交给你!你可不许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