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牢班房内,冷凌弃已然换上了崭新的飞鱼服,官职暂时和靳一川一样,都是小旗。

虽然按照正常的流程,梅晋想要收小弟也只能从镇抚司往过吊人,不能直接自己收。

但规矩是死的,尤其对梅晋这种有背景的。

三言两语,一句我舅舅是曹正淳,基本就把什么事都解决了。

回头梅晋只需要给他舅舅去一封信,完全没有任何麻烦。

班房内,冷凌弃已然换上了崭新的飞鱼服,官职暂时是小旗,与靳一川一样。

以他凝真境的修为来说确实是委屈了点,不过对方显然不在意。

看着这名新韭……伙伴,梅晋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靳一川也是一脸的开心,毕竟,终于有人分担他那些繁琐的工作了。

天知道自从梅晋当了甩手掌柜,他给梅晋擦了多少屁股。

每日堆积的工作完不成他还得加班,他已经好久没有正常下班了。

现如今又来了个倒霉蛋,他能不开心吗。

让靳一川带着冷凌弃去熟悉工作,梅晋则是独自来到了丁九的一间牢房。

现如今,梅晋的权限很大,丙丁两区的牢房基本没他不能开的。

牢房内,是一个体态肥胖的犯人。

对方四肢都被拷上了锁链,整个人双脚离地的被固定在半空,样子好不滑稽。

此人正是朱停。

没错,一个拥有着天阶技能的大客户,在朝廷的判定中不过是个丁级犯人,毕竟朝廷给犯人定级主要还是看武功。

他们不愿意相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能轻易破坏天牢的铁索大门。

不过梅晋却知道,朱停有这个能力。

此时朱停没有越狱,但他能随时越狱,所以系统给的状态判定中显示,关押,但没完全关押。

他确实是被锁住了,但以他的能力却能随时离开。

这种状态下,梅晋无法通过系统吸取对方的能力。

朱停不认识梅晋,但见梅晋一直盯着自己,也十分好奇,不禁问道。

“这位大人,可是有事要问?”

梅晋点了点头。

“这链子,你能随时摘了对吧。”

朱停愣了一下,然后平静的说道。

“不错,天下没有能锁住我朱停的器械,这等锁链,我想挣脱轻而易举。”

梅晋闻言点点头,这性格倒是和原著一样,挺狂,也挺洒脱。

“那你为何不走,私你这般机关高手,应当对天牢的布局了然于心,利用死角躲避查探,然后逃离天牢应当不难。”

朱停摇了摇头。

“我本身无罪,被囚实属冤枉,但我若是越狱,那就真的有罪了。”

梅晋闻言一笑,这人倒是不傻。

“你说你被冤枉,那你确定你能昭雪吗?若翻不了案,你还会继续留在这?”

朱停也笑了。

“若必死无疑,我自然会走,但现在还有转机,我又何必以身犯险。”

梅晋这回不说话了,他开始分析起来。

朱停目前的情况是,他有越狱的能力,但没越狱的打算。

这种状态下,对方的是绝对不会被判定关押成功的。

而梅晋若想得到对方的技能,就必须确保对方绝对没有越狱的能力,这才能让状态变成关押。

目前梅晋想到了几个办法。

可以直接给对方整成残废,把朱停的手啊脚啊全剁了,这样任其有什么机关神术,也肯定逃不走了。

或者给他放到乙区,那里有地底寒气,似他这种武功不行的人只要到了那里,估计两天就会冻成干尸。

不过梅晋与他无冤无仇,又不是什么变态虐待狂,这些行为直接就被pass了。

有着二十多年红色记忆的他还是有底线的。

不过梅晋却也有其他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朱停的强大在于没有锁能困住他,但是他的缺点确是武功不行。

你无法用装备困住一名机关高手,但却能用武功制服一名战五的渣。

只见梅晋突然抬手,双指连点,招招往朱停的身上招呼。

利用葵花点穴手,直接封住了对方三十二道主穴,辅以八十九处经络(这里想写小雪的)。

穴位之间互相联动,相互加成。

别说朱停这种战五的渣,就算是凝真境高手被梅晋这通操作,也保他三天两夜动弹不得。

毕竟不是人人都懂龟壳神功。

很快,梅晋打完收工,一脸笑容的看向眼前的朱停。

“这回如何,你应当是逃不出去了吧?”

朱停没有说话,因为根本说不了。

但他的眼中却闪过丝丝惊慌。

动弹不得,任他有通天的机关术也无处施为啊,自己的底牌被破解,他现在很慌!

梅晋此刻再次查看起来朱停的状态。

如他所料,这回成功变成关押了。

也不废话,梅晋直接选择鲁班机关术。

下一秒,各种晦涩难懂的文字开始在梅晋的脑海汇聚,这些学问五花八本,涉及的领域及其繁多。

机关,是一门柔和了不知道多少手艺的大品类。

想学机关术,你最起码得会木匠活,打铁制造的也得懂,不然连个零件都造不出来,好意思说你会机关术?

既然要做机关,这个雕刻也得懂吧?不然做出来东西太丑,那不是丢人吗。

会雕刻,就得会书法,会画画,对于雕刻用的石头玉器自然也要了解。

什么材料适合做什么零件?什么矿石能打造什么材料?

锻造方面的冶炼和材料学又是一门学问。

光会锻造还不行,你还得会找材料,找矿石。

那地理学和地质学不能不懂吧?

某些机关还涉及用到蛇虫鼠蚁等毒物,那生物学也得了解吧?

古代人又讲究风水布局,你做机关不能不懂吧?

力学机械学就不说了,在这个不知道柔和了多少武侠作品的世界观下,就连机关术都变得科幻了起来。

什么能自己飞的木鸟,自己会跑的木马都是小儿科。

机关兽了解一下?

鲁班,公输氏,你也能叫他公输班。

公输这个姓氏,想必都知道代表啥吧。

梅晋有些吃力的吸收着脑海里的学问,这让再次回忆起被三年模拟支配的恐怖。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内卷的时代,连带的,这股感觉直接触动了的他脑海深处的恐惧,让他回忆起那一串串神秘的古怪咒语。

此刻梅晋的眼前仿佛闪过了走马灯,魔怔的开始喃喃自语。

“氢氦锂铍硼……

奇变偶不变……

三长一短……”

良久,那股庞大的资料全部印入了梅晋的脑海。

而梅晋则是一脸便秘的捂着脸。

“全记住了,但是看不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