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互穿后被大反派攻略啦 > 第34章 嗯,有道理

陆璃悠嗯了一声,盯着跪着的人道:“北风,吩咐你两件事。第一,派人去保护陆璃悠,日夜守着,不得出一点意外,有什么异样速来向我汇报。”

“是。”

“第二,寻找陆璃悠的贴身丫鬟碧安,越快找到她越好。”

“是。”

陆璃悠垂下眸子思索片刻,看向跪着的人,“那件事准备的如何了?”

“回主子,万无一失。”

陆璃悠若有所思,点点头,“嗯,去吧。”

“属下告退。”北风瞬间消失在原地。

陆璃悠看向远处的在大风中摇曳着的绿枝,指尖一下又一下地轻点窗台,喃喃道:“这天,变得真快。”

忽然,一旁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陆璃悠一扭头,正好看见莫尧平伸手欲关窗户。

莫尧平也注意到了她,目光落到她的额头上,惊诧了一瞬,“皇叔,你的头?”

陆璃悠摆摆手,“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莫尧平欲言又止,又问道:“皇叔,我能问你点事吗?”

“嗯?”陆璃悠掩住一半的窗子,不知哪来的妖风,怎么这么大,吹的她发型都要乱了。

“我是不是快有皇婶了?”

“有什么?”

风太大,莫尧平后半句说的声音又小,陆璃悠一时没听清,又问了一遍。

莫尧平轻摇头,“没什么……”

陆璃悠大声道:“你等着,我去找你。”

“不用了吧……”

再看,窗户已经紧闭。

莫尧平无奈,他这皇叔动作也太快了。

远处,阁楼之上的一扇半掩的窗后,莫修寒负手而立,背在身后的手指有节奏地轻拍掌心。

风越来越大,看着远处两扇窗户都合上了,莫修寒又抬头看了眼天。

流云奔涌,风雨欲来。

他抬手合上了窗户,隔绝了屋外的狂风呜咽。

莫修寒坐到桌边,倒了杯茶,细细品着。

忽然,头顶传来一声极细的异响,若不是他听力好,在这狂风的遮掩下定是听不见的。

品茶的手微顿了一下,又接着端起杯子小口喝着。

只是那嘴角,露出一丝极轻的笑。

“进来。”

喝完最后一口茶水,莫修寒放下手中的茶盏,随意喊了一声。

门外的人影顿住了身形,又犹豫了一阵,吱呀一声,推开了门。

莫修寒正在倒第二杯茶,头也没抬,问道:“姐姐到我这来,是想问什么?”

陆玉梦刚关上门,就听见他问这个,扭头看向他,踌躇了一下,走了过去。

刚坐下,一杯柔润的茶水就被一双玉手推到了她面前。

“姐姐尝尝,头采米针。”莫修寒静静地看着她。

陆玉梦看了他一眼,又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双手端起茶品了一小口,微皱眉,再品一口,表情又惊又喜,看向莫修寒,“这茶竟有股梅花香?”

莫修寒点了点头,“永安候府的好东西可不少,姐姐以后就有福了。”

陆玉梦皱眉望着他,满眼复杂,缓缓放下了手中茶盏,“妹妹,慎言。”

“姐姐,”莫修寒嘴角带笑,“今日之事,一人一次,算是扯平,不必谢了。”

“……”

陆玉梦道:“妹妹,你我虽不是一母所生,但我们身上却都流着陆家的血,我不想看你凭白丢了性命,还是劝你不要过多接触寒王殿下。”

“为何?”莫修寒脸上多了几分不悦。

陆玉梦叹了口气,“妹妹,你可知,寒王殿下已有三名小妾,就算他真的看上了你,让你成为第四人,那其他三个小妾,又岂是好惹的?你一旦入了寒王府,这今后的路只能你自己一个人走了。”

陆玉梦神色诚恳,句句都是为了他着想,莫修寒沉默了一下,说道:“谁说我要为妾?”

陆玉梦愣了一下,随即不自觉提高了音量,“你疯了?难道你想为妃?”

莫修寒道:“有何不可?”

“你是真疯了……”

陆玉梦看了看门外,向莫修寒凑近了几分,压低了声音道:“妹妹,先不说你们身份地位有多悬殊,但就是这为妃的念头,你就不该有!”

陆璃悠缓了口气,继续说道:“你刚入奉城,有所不知,三年前,当今圣上曾为寒王殿下指过一女子作为他的侧妃,只是,那女子在大婚当日便死在了寒王殿下手中。”

见莫修寒没点反应,反而又镇定地喝了口茶,陆玉梦又急道:“妹妹,姐姐没有欺骗你,这事虽被寒王殿下压了下来,没有人敢在背后说三道四,但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你若真的要入寒王府,恐怕凶多吉少。”

“父亲不在,长姐为母,我不想辜负父亲所托,你也听姐姐一句劝,这事真的不要再考虑了,我们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你也落得这样的下场!”

一通话说完,陆玉梦气息已乱,抚着胸口微微喘息着。

莫修寒低垂着眸子,长长的睫毛在他眼下投下一小片阴影,遮住了他眼中的情绪。

他细白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拂着杯沿。

过了许久,他轻轻开口,“姐姐,这事,我说了不算,一切还得看寒王殿下的意思。”

陆玉梦轻轻叹了口气,坐了下来,“若寒王殿下真要娶你,我们是阻拦不了的。但只要你有意,姐姐会立刻为你寻一门好亲事,把你风风光光地嫁出去,不为妾,而为妻。”

她说得诚恳,若是一般人,怕就接受了,但坐在她面前的,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姑娘,而是她口中杀人不眨眼的莫修寒。

他怎回因外人的一两句话而轻易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莫修寒慢悠悠抿了口茶,“我再考虑考虑。”

话虽如此,却无一点考虑的意思。

陆玉梦无奈地摇摇头,“妹妹,你再想想吧,这世间好男儿多的是,你年纪还小,大好青春何必这么轻易便交付出去呢。”

闻言,莫修寒想了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嗯,有道理……”

他不抓紧,小家伙跟别人跑了怎么办?

一个严永良,小家伙的眼珠子就恨不得粘他身上了,要再多出个严三,严四,他可有够受的。

忽然,屋外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嘈杂的声音随即响起。

“快来人啊,寒王殿下落水啦!”

“快来人啊!”

眼前黑影一闪,陆玉梦连忙站起身,再看向大门处,门扉还得剧烈晃动,不用看就知坐在她身旁的人已经不在了。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快速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