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奏折上所说的情况。

自从青州生变,大雾弥漫,野兽异变,凶祸成潮后。

整个青州便经历了极其动荡的时期。

仅一个月之内,便有记录三十几次兽潮大规模袭击人类城镇的事件,造成了至少十余万百姓的死亡。

不光是兽潮之灾,那些获得龙脉气息洗礼的江湖豪客们,也是趁着大乱之际,四处劫掠。

有些,更是占山为王。

青州牧徐明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派府兵镇压动乱。

不过,暴动过于强烈,过于凶猛,远不是一些府兵能够压弹的住的。

仅是半个月的时间,府兵便在镇压过程中死伤大半,亲自督战的青州牧,在混乱中被人斩首。

至此,青州彻底陷入了无政府状态。

“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啊。”

李神朝揉了揉紧蹙的眉头,喃喃着。

他也猜到,突如其来的地龙翻身,令大量野兽成为妖兽,大量寻常凡人变成强大武者,必然会带来动荡。

但没想到,这么快青州便完全失去了控制。

另外,这奏折上,还有一件值得注意的事。

太平郡陈家,秀水郡赵家,两大王侯世家,在动乱发生后,已是开始调私兵入驻青州。

似乎,打算趁乱,执掌青州,将其变成自己的私人王国。

“想火中取栗,在朕眼皮子地方谋反么?”

看到这一则消息,李神朝脸上噙着冷笑。

这两大王侯世家,在神武王朝,也算是颇有实力了。

自太祖建国时,陈,赵两家,便是开国勋贵,此后历朝,皆受厚待。

每朝,皆有中枢大臣出自他们家,满门公卿。

【触发系统任务:平定青州

任务描述:青州龙脉出世在即,各方蠢蠢欲动,局势动荡不安。

宿主派人将青州割据的王侯世家平定,夺回控制权,便视作任务完成。

任务奖励:一次召唤人杰的机会。】

正当李神朝翻看奏折之际,系统随机任务再次颁布。

他审视完任务后,心中已有决断。

若李神朝只是个代为监国的太子,或许面对这些蠢蠢欲动的王侯世家,会感到棘手难办。

但眼下,他是神武王朝最为强势的帝王。

“许丞相,传朕旨意,选派一位中枢大臣,前往青州,接替青州牧一职。”

李神朝扬了扬袖袍,吩咐道。

他要让青州,重新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

决不允许有人趁着龙脉出世,作乱造反。

“是,陛下。”

许望世连忙应旨,但其面色,仍有些迟疑:“不过陛下,眼下青州局势动荡,皇权威严被削弱。

此刻,若只是州牧只身赴任,恐怕难以服众,无法平叛地方。”

其实许望世深知青州局势。

事实上,眼下的青州,王侯世家割据,江湖豪客目无王法,妖兽成精作乱一方。

这么说,已经是再三斟酌了,委婉的不能再委婉了。

若真只是中枢派人前去赴任,怕是还没进州牧府,就会被人趁乱砍了脑袋。

必须辅以军队,才可强硬镇压。

“吕布,你率陷阵营,随青州牧赴任。”

李神朝也知晓许望世的言外之意,淡淡道:“若有敢不服朝廷者,力斩不赦,务必将青州局势稳定下来。”

“谨遵陛下圣旨。”

吕布点了点头,沉声道。

“如此........便可放心了。”

许望世见吕布亲自带兵前去,松了一口气。

吕布之威,众人皆是看得到的。

有他坐镇,青州贼人再凶恶,也得俯首。

“玄天门驾临,神武皇帝,出来迎驾!”

太极殿内,李神朝刚安排完青州事宜。

殿外,便有一声如雷爆喝,传彻整个皇城。

玄天门驾临?

在场的中枢大臣们,听到这声颇具怒焰的爆喝声,微微一愕。

仙门中人,怎么会忽然到皇城来?

唯有李神朝,心如明镜。

“看来,是兴师问罪来了。”

他斩了玄天门四位尊者,又令太后俯首,夺回了她在王朝之内,窃取多年的气运。

令玄天门损失,堪称惨重。

玄天门自然是坐不住的。

“出去看看。”

李神朝从龙椅上走下来,大步迈向太极殿外。

吕布,关羽两位神将,亦步亦趋,护佑在侧。

而朝中的大臣们,也是鱼贯而出,纷纷涌向殿外。

此刻,皇城上空。

一道身穿红袍的身影矗立在空中,来者是为老人。

须发皆白,不过,其精神矍铄,并未真正的老迈昏聩。

其周身宛如风雷般的恐怖气势,更让众人不敢轻视。

此人,便是玄天门副门主,祝年。

其实力,已是达到了蜕凡境。

放眼整个神武王朝,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

他从不轻易涉足凡尘。

这一次来,是因为玄天门折损了四位尊者。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一百年来,玄天门在神武王朝,乃是凌驾于皇室之上的不朽仙门。

玄天门的人,无人敢杀,无人敢动。

哪怕是皇家,也绝不能对玄天门不敬。

此乃铁律。

可昨日,铁律破了。

四位天罡级圆满的尊者,身死道消,令玄天门出现了重大损失。

他需前来问罪,以显仙门威仪。

“奉门主之命,前来问罪。”

祝年冷冽的目光落在李神朝的身上,宛如审判般道:“新晋神武皇帝李神朝,斩我玄天门四位尊者,是为不敬。

命神武皇帝当众叩首,以显悔改之意,并亲自到玄天门,向门主赔罪。”

好霸道!

李神朝眉头微挑。

这仙门高高在上的气焰,当真是让人看不惯呐。

玄天门参与谋反,自己还没去寻他们麻烦。

他们反倒是理直气壮的要自己赔罪。

还要堂堂帝王当众叩首。

这般折辱,倘若受了。

为帝者,还有何威严执掌天下?

“倘若,朕不遵呢?”

李神朝语气渐冷,淡淡道。

他不是元景帝李洪机,不是神武王朝的历任软蛋先帝。

他是绝不会,向仙门低头的。

而且,他也有不低头的本钱!

吕布,关羽,都已晋入了蜕凡境,还强化了神体。

麾下陷阵营,刀斧手的实力,也都是暴涨了一番。

自己,根本不需要看他们脸色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