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拳凌万古 > 第四十章 你那拳法狗都不练

头顶大木桶的周逸清走到小溪边时夜色彻底降临,四周空空荡荡,正合他的心意,免得还要被人打量,他往桶里装着水,余光瞥见石阶上有一道黑影小心翼翼的走下来,那人似乎是看到他了,驻足一会儿试探道:“是周逸清吗?”

周逸清一听声音便认出是柳霜露,直起身子回道:“是我。”

柳霜露一路小跑,手里也拿着一个小桶笑道:“我刚就看到你顶着木桶下山。”说着就帮周逸清装水。

周逸清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为何对自己这么热情,挡住她的手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关照我?”

柳霜露反手把他的手拿开,把桶里的水倒进木桶才回答道:“因为我也是从小地方来的,所以要互相帮助嘛。”

周逸清眉头一皱,这怎么又和从哪来扯上关系了,不过还没等他发问,柳霜露就继续说道:“杂役分两派,一派是因为天赋被带进山的,还有一派就是花钱托关系进来的,不过因为吃住都在一块,所以大体还算和谐,除了每月发炼体花的时候。”

周逸清知道重点来了,杂役没有看上去这么融洽。

柳霜露边装水边说道:“因为他们从小家族就给他们药炼,所以起步就比我们高,极决宗一个月只发四片叶对他们可能不够用,他们用完炼体花便会问我们借。”

“借?”周逸清看着柳霜露平静的面庞,不知道为何她能如此淡然说出这事,“什么时候还?下个月?下个月不是依旧不够用。”他无法理解,大家都是杂役,极决宗对待任何人都一样已经很公平,反倒是内部出问题。

“或许是他们成为正式弟子的时候吧。”柳霜露悠悠然说道,旋即展颜,“我就是和你提个醒,这些都是小事,努力成为入门弟子才是最终目标,好啦,剩下的你就自己打吧。”她给自己打了一桶水,与周逸清道别后便消失在石阶上。

周逸清才知道她走这趟是让自己有心理准备,自己是刚进山门,身边肯定还有炼体花,指不定就有人来问自己借,他嘴角上扬,捏紧拳头,既然极决宗不管这事,说明抢炼体花是被允许的,别人不抢他,也就罢了,若是有,他也只能笑纳了。

周逸清哼着小曲装着水,心情反而好了不少,说起来也是,一个月三十天,四片叶子怎么够用呢。

“咚!”周逸清把装好水的木桶放在地上,从怀里取出炼体花,摘下一片叶子扔进水中,只见叶子先是浮于水面,他用手来回拨动水,叶子缓缓下沉的同时也在逐渐溶解,几个眨眼功夫,一木桶水竟然被这么小的叶子染成墨绿色,清凉的溪水如同被烧开一般,热气腾腾。

周逸清凑近水面,一股清香涌入鼻子,他试试水温,还能接受,他直接脱光身子,将整个身子浸泡在木桶中,只留一个脑袋在水面上。

“呼。”周逸清舒坦的长呼一口气,还以为炼体花和之前吃过的活血丸一样,会让自己苦不堪言,没想到这么舒服,他仰靠在木桶上,静静享受,屋中水雾弥漫,连他的身子都若隐若现,水温依旧在升高。

周逸清已经汗如雨下,享受也变成了煎熬,但他还是稳稳呆在水中,大口大口喘息着,这玩意他知道,毕竟也是吃过活血丸的人,只要一直忍,效果迟早会过去的,不过他不知道的是,炼体花之所以水浴,就是因为时间越长效果越猛,坚持不住走出木桶就行,初浴者大多泡一刻钟就坚持不住了。

两刻钟后,周逸清猛然站起身,“哗啦”水被他带出木桶不少,他低头一看,全身通红,肌肉膨胀,血管暴起,说明效果不错,他心疼的看看桶外的药水,一咬牙又浸入水中。

三刻钟后,周逸清的身子已经完全消失在水雾之中,他伸手甚至都看不见手掌,只有举至眼前,才能看见,他被热的头昏脑涨,看水的颜色已经浅了不少,最终决定放弃,他费力的撑在木桶上,爬出木桶就直接软倒在地上,再撑下去可能小命不保。

周逸清全身的肌肉就像被打了气一般,膨胀至最大还离谱的鼓起半寸,虽然室内温度也不低,但与水温相比,他躺在地上就像置身冰窖,他脸上露出异样的微笑,头一歪,晕倒过去,而他的身上又泛起了久违的蓝光。

“嗯~”周逸清一声低吟,他伸了个懒腰,立马被全身的酸痛刺激清醒,他一看自己**躺在地上,手忙脚乱的爬起身穿好衣服,万幸他醒的及时,因为片刻后,柳霜露就敲门喊道:“周逸清,要感悟心法了。”

周逸清步步艰辛的打开门,痛苦说道:“好。”

柳霜露一见他的模样忍不住捂嘴笑道:“第一次炼体都是这样,习惯了就好。”

周逸清有些尴尬的笑笑,走出屋子,跟她一同往广场走去。

阳光正好照射在整片广场,他一眼就看到广场中间已坐满了人,杂役们神采奕奕,皆是双眼闭合,嘴中念念有词,倒有些仙气。

柳霜露随意找了一处位置盘坐,对周逸清说道:“抓紧时间,你起得太晚了。”说罢就闭上双眼,不再理会他,顿时入定。

整个广场只剩周逸清一人还站着,可是他已经能引元入体了,现在练心法岂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体未满而气入体,他可不想被别人议论。

周逸清另找了处空地,别人练心法,他练拳,也一样,他闭上双眼,王霸拳起式,世间再无其他。

半个时辰后,广场众人纷纷感悟心法结束,柳霜露睁开眼发现周逸清不在身旁,就听边上有人低声嘲笑道:“你瞧那人,在打拳呢。”

“哪里?哪里?还真是,粗鄙的武夫来什么极决宗。”

“打的还没我家侍卫好,丢人现眼。”

柳霜露顺着讨论之人的视线看去,他们口中的打拳之人正是周逸清,脸上微汗,一招一式力道十足,正气凛然。

周逸清吐出一口浊气,收式睁眼,发现广场另一边的人都在看着自己,目光有善有恶,不知自己练拳又哪里惹人不喜了,不过也懒得多想。他回屋子带上小木桶,在广场找到柳霜露,俩人一同走去仙植地。

一路无言,柳霜露闲不住还是主动问道:“你拳打的不错嘛,是什么拳法?”

“王霸拳。”周逸清简单回应了下,因为他全身酸痛,打完拳后更是痛的神经直跳。

柳霜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直到仙植地都没再交流。

仙植地已有几个人在浇水,不过更多的人坐在树荫下,身边不时有几只小兽跑过,他们便会抓一只抱在怀里,逗弄一会儿。

柳霜露直接在木桶里装上水,用手比划出一个圆对周逸清说道:“这一片仙植和那边的菜地都是我们负责的。”

周逸清听到这话,望向菜地,这一大片宽都有上百丈,而浇水的算上自己也不过八个人,他对着在树荫下歇息的人说道:“他们在干嘛?”

柳霜露已经开始给仙植浇水了,她头都没抬,就知道周逸清在说谁,直接回答道:“他们负责陪灵兽,我们就不用陪了。”

又是两派人不公平做事,周逸清摇摇头,无奈的开始浇水,自己还不至于刚来此地就要把他们的规矩打破,多做就多做,锻体期就要劳筋骨,是爹这个锻体圆满武夫教的。

时间飞快,快到晌午,柳霜露擦去脸上的汗水说道:“周逸清,我先去给大家做饭,你也休息会儿吧,下午再干。”

周逸清也有些乏了,这么枯燥的工作他还是第一次做,他看着刚刚同样在浇水的另两个杂役和柳霜露一起往石阶走去,他也放下木桶,到小溪边喝了点水,靠着一棵树闭目养神,听着树上的鸟叫,烦躁的心情平缓不少。

可惜周逸清没安静几分钟,脚被别人踢了踢,就听有人语气不善的对他说道:“小子,你是不是领到炼体花了,我想问你借两片。”

周逸清睁开眼就看说话之人的鼻孔直对自己,趾高气昂的样子,差点以为是自己欠这人两片,真是没想到昨天柳霜露刚和自己说,今天立马有人来找自己,他闭上眼淡淡回道:“不借。”

“嗯?”那人应该没想到周逸清这个小个子竟然敢拒绝自己,一把将他从地上抓起,把自己的脸凑近,阴森问道:“你说什么?”

周逸清衣口被死死抓着,只剩脚尖踮着地,他的火气飞速上升,睁开眼一掌把那人抓着他的手推开,看着杂役一脸错愕,他嗤笑一声,“我倒是也想问你借两片。”

那人不怒反笑,鼓掌道:“我方俊来极决宗也有五年了,来来去去这么多人,你还是第一个要问我借炼体花的。”

“那你借吗?”周逸清目光陈恳,自己是真的缺,感觉明后天又能泡一次,四片真不够。

“你的底气不会是你白天打的那破玩意吧?这种垃圾拳法我家狗都不练。”方俊说话大声,还刻意朝树下休息的其他杂役挤眉弄眼,引得他们轻笑连连。

周逸清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狗都不练是吧,我就让你做回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