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衣服比较肥,一翻滚就从前肢那里往下滚,直接纠缠在一起把狗头都给缠住了。

那画面想想就很搞笑了。

于是,大狗狗们第一次穿上了衣服,便齐刷刷的翻车,最后看着那凌乱的衣服一脸懵逼!

有的狗狗甚至被衣服缠住了头,惊慌的四处乱撞。

一直到旁边的狗狗帮忙才弄下来!

戮天看到这个场景就不淡定了,训斥他们居然连穿衣带帽都不会,这么多年的妖都修炼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嗯,他们本来就是狗,可不就是修炼到了狗肚子里去!

凤落听完笑的不要不要的!

尤其是看到那群大狗狗们可怜兮兮一脸委屈的样子,眼泪都要飙出来了。

最后她说道:

“行了行了,不就是一件衣服,我给你们设计好了。”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了她。

凤落前生没有养过宠物,但是朋友养过的。

她偶尔会去闺蜜家里撸猫什么的。

那时候她身上的气息太暴戾,让猫这种很敏锐的动物特别的害怕。

所以每次去了,猫都会躲起来,怎么都不出来。

要是闺蜜强行将猫弄出来,猫甚至会炸毛。

无奈,她也就不强求了,每次去了就只能看着一柜子的猫衣服而郁闷。

然后久而久之就发现猫衣服也很好玩,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居然还是根据猫咪的体型而设计的,不但不影响排泄还会让它们运动的时候感觉到最大程度的舒适感。

现在,凤落就按照前世的记忆,动手画图,然后指导二娃操作。

忙活了一个上午,衣服就做好了。

这衣服和之前不同,是连体的,穿上后四个爪子都有松紧套住,关键部位也被遮挡住,需要排泄的时候,只要掀开卡扣就行了。

戮天对这个结果很满意:“这才对呢,做妖就要有作妖的规矩。”

一边的影玄一阵无语。

国师府里,全员都穿衣服的时候。

谷月谷的驻地里,平羽委屈的告状。

这一次谷月谷派出来的是掌门的三徒弟:平有加。

“三师兄,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那个家伙肯定是冥府的,而且还是厉鬼级别的。”

平羽将当时的情况讲述完,可怜兮兮的看向了平有加。

平有加默了默问:“所以,你就这么回来了?”

平羽委屈的嗯了一声。

平有加冷哼:“废物!”

“我们谷月谷的名声都让你们给毁了。”

“你管他是什么级别,他是鬼,我们就要除。”

“我们谷月谷的座右铭是什么?”

平羽抬头看了三师兄一眼,低声说道:“除魔卫道,消灭一切妖魔鬼怪!”

平有加哼了一声:“妖魔鬼怪,这四个字还不够说明什么吗?”

平羽咬着唇,沉默不语。

平有加缓了缓继续问:“那个通天塔是怎么回事?”

平羽急忙回答:“皇上新册封了一个国师,册封时候国师灭了一个瞳妖,没几天,瞳妖的家人找了来,那天晚上在凤凰城里打的天翻地覆。”

“听说打了一个晚上,将整个府都给干平了。”

“第二天,皇上便允许他重新修建府邸。后来听说国师嫌弃人类修的太慢,不知道哪里弄了上千小妖,一夜之间重建了国师府,还弄了这个通天塔。”

“你说,这是上千小妖修建的?”平有加震惊的问。

“是!”

“若是妖修建的,应该有冲天的妖气才对,为何我丝毫感觉不到一点妖气。”

平羽挠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刚修建好的时候,是有冲天妖气来着。”

“但是,后面妖气越来越弱,最后就没有了。”

平有加皱眉。

平羽继续说道:“那个国师也是蛮厉害的,据说皇上很是欣赏他。”

平有加默了默:“你去联系桃家的人,那个小鬼必须要处理了,不然那么厉害的小鬼,若是被妖吞噬可就麻烦了。”

“啊,师兄您要亲自出手吗?”平羽问。

“嗯,这么厉害的小鬼你们是搞不定的,我亲自出手好了。”

说完站起身往外走:“我出去一趟,收拾那个小崽子就安排在今晚好了。”

“是!”平羽答应了一声,心底却是有些不喜的。

他感觉那天就是没有心里准备,这几天他都准备了一些东西的,约摸着,再去肯定没问题,哪里就是个厉害的小鬼了。

如今,平有加去了,赚钱也没有自己的份了,就等于是白忙活了一场啊。

平羽虽然郁闷,也不得不去。

这个时候,平有加已经到了凤凰城里的一家大酒楼:醉香居。

在顶层的一间包房里。

八大门派的人都聚齐了,平有加反而是最后一个到的。

“平大师怎么现在才来!”龙玉抬头问了一句。

平有加笑了笑:“门派里的小崽子们净惹事,我处理一些门派里的事,来晚了。”

说完落座。

雪空见人到齐了,便正式开始:

“今天召集大家来还是说通天塔的事。”

“相信具体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

众人纷纷点头。

雪空继续道:“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国师是什么来历的,一个驱魔师居然可以驾驭上千的小妖,这不正常。”

这时候乙元真人说道:“雪大师说的对,根据我们的了解,妖也是很有骨气的。”

“若是能驾驭一两只小妖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位国师居然可以一下子驾驭上千小妖,这明显不正常。”

炎七皱眉说道:“会不会,这个国师本身就是一个大妖。”

龙玉挠头说:“我了解过,国师是星官海默的儿子,名叫海拉尔。”

“他原本曾经到八大门派求学拜师,但因为资质很差,各大门派都没收。”

狸家的一个弟子狸风说道:

“我听家族的弟子说,这个海拉尔曾经来找过狸家的人,说是能做一个外门弟子也好。”

“最后手下的弟子便收了他。只是,他就学了一些皮毛便离开了,之后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众人面面相觑,雪空问:“后面他去了谁家,你们有人知道吗?”

众人纷纷摇头。

雪空默了默道:“我们去会会这个国师吧!是不是妖,一见便分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