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魔道顷天 > 第四十章武将六重

“现在我用着淡灰色灵气全力出手,应该勉强能拥有武侯计六重中期的实力吧。”

武侯境以及之后的境界,跟之前的可不一样,每一重小境界又分前期中期和后期,每个小境界之间的差距,甚至要比之前武宗境到武将境的差别还要大。

武侯境之前的境界墨羽恢复起来不仅速度奇快,而且毫无压力,但武侯境之后可就不会像之前这么快的恢复修为了。

虽然兴奋,但是墨羽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现在的处境,稳定心神,调动体内淡灰色灵气,一边试探着底下的祭台,一边想着如何修复正经。

........

玄元宗,弥漫整个山脉,久久不散的迷雾外,一群身穿紫月长袍,仙风道骨的武者立于空中。

“玄阳尊者,不知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众身穿紫月长袍的武者中,以腰捆金边丝带的中年男子开口道。

中年男子正是衍月宗宗主浦瀚海。

“呵呵,浦宗主你别着急呀,我还不至于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不知浦宗主那东西带了吗”

玄阳尊主回道,眼神中好像期待着什么。

“呵呵,这等大事还是先让我等看看情况再说吧。”

衍月宗宗主没有直接回答玄阳尊者的问题。

“那我们就别在这浪费时间了,诸位跟我走吧。”

玄阳尊者旁边的玄元宗主开口道。

只见玄元宗主手捏法诀,一道灵气射入迷雾之中,顷刻间,众人面前区域的迷雾便慢慢消散开来。

“诸位,请吧”

玄元宗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向自己身后飞去。

“各位前辈,我们走吧”

衍月宗宗主向着身后的几位老者拱手说道。

“嗯”

衍月宗宗主身后的几位老者应声道。

如果墨羽在这他肯定可以认出来这几位老者,因为这几个全都参与了当初噬神殿上的大战。

“这里就是那个地方的所在之地,残月前辈应该知道吧”

玄元殿前,玄元宗宗主停下了身形,站在殿门前的阶梯上,转身说道。

“那还等什么?赶快开始吧,这么多年了,这个秘密终于有了一丝希望”

衍月宗宗主,身后一老者道,眼神中带着期许急切。

“诶,道友莫要心急,那东西你们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吧”

玄元宗宗主将目光看向了衍月宗浦宗主。

“呵呵,张宗主说笑了,自然没问题。”

衍月宗宗主左手一翻,八副黑旗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八副黑旗,在衍月宗宗主的控制下,缓缓浮向了空中,形成了一个圆环,缓缓的转动着。

每一副黑旗旗面上都刻画这个一个血红色栩栩如生的人面羊身的凶兽。

“果然没错,这东西在你们手上。”

看着衍月宗宗主手中的东西,玄元宗宗主眼前一亮。

“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没有理会玄元宗宗主的神态,衍月宗宗主开口道。

“嗯”

眼神继续在那八面黑旗上停留了一会儿 ,玄元宗宗主开口应道。

接着便转身带着众人进入了大殿之内。

值得一提的是,衍月宗等人其实并不怕玄元宗有任何埋伏。

一是因为共同在这片大陆存在了这么多年,对对方的实力都是知根知底,一代玄元宗宗主有什么不轨的意图,衍月宗宗主不敢说能在这里与玄元宗争锋相对,但是对方绝对留不下自己衍月宗等人。

其二是因为衍月宗和玄元宗的一些特殊联系,导致他们一般不可能真正的开战。

“嗯?”

感受到大殿的大门被推开,墨羽猛的睁开双眼,退出了修炼状态。

“衍月宗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而且全是一些领袖级的人物”

看着进来的一行人,墨羽的眉头皱了起来。

“诸位,前方便是幽冥祭台。”

“根据我宗先辈留下来的手札中的记载,想要启动这个祭台,除了需要一股奇特的力量外,还需要八把钥匙”

走在前面的玄元宗宗主转身说道,眼神不定时的看着衍月宗宗主左手的储物戒 。

“而这八把钥匙就是我手中的八面黑旗对吧”

衍月宗宗主没有在意玄元宗宗主的眼神,开口道。

“呵呵,我们就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该知道的我们两宗的先辈都已经留下了记载,接下来的事才是重点。”

衍月宗宗主身后一老者,开口道。

“这特么简直没有一丝逃出去的可能啊。”

饶是以墨羽的心理素质,看着眼前的一众武皇强者,也产生了深深的绝望感。

“这就是龚长老所说,救了我宝贝孙女的小子?”

一个留着羊须胡的老者,看着祭台中盘膝而坐的墨羽,囔囔道。

“呵呵,没错,按照你们宗的龚长老所说,如果没有这小子替你孙女挡住那携带诡异力量的话,现在坐在那祭台内的可能就是你公孙长老的孙女了”

玄元宗宗主开口道,语气有些古怪,不知是在嘲讽愚蠢行为的墨羽,还是在调侃面前的公孙长老。

“这.......”

看着眼前的墨羽,公孙长老的面色有些古怪。

毕竟是救了他孙女,而现在自己却要将眼前的少年推向火坑。

“罢了,武道无情,听天由命吧,如果这小子能活到最后,我就收他为亲传弟子。”

虽然眼前的少年对他最疼爱的孙女有救命之恩,但是能修炼到现在的这个境界,他也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可不会为了眼前的一个少年,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缘。

“我等没有来迟吧,哈哈。”

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两位老者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又是两个武皇强者。”

看着大殿门口处走来的两位老者,墨羽的心突然一紧。

“公孙千寒,别来无恙啊。”

刚进来的两位老者中,一名面色有些消瘦,眼神中却充满神采的老者,快步走向前道。

“哼,托你的福,上次没死掉。”

看着说话之人,公孙长老的面色有些难看。

“云老,白老”

玄元宗宗主对着两位老者拱手示意道。

“嗯,快开始吧。”

同之前说话的消瘦老者一起进来的另一位老者开口道。

“白老,先别急,还有一些事情没有交代这小子。”

玄元宗宗主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