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长老,有大敌入侵了!!”

有一位执事大吼道。

他看到月玲珑竟然一击干废了大执事。

这让他完全没了出手的想法。

玛的,大执事为元婴中期,这都废了,自己一个元婴初期的,去了不是找死么?

“退下!”

太上长老落到地面,一声怒吼。

顷刻间,一众极道宗弟子齐齐退去。

月玲珑锤指距离自己不到一丈远的所谓太上长老。

“我不杀个把人,还真难得见你极道宗的高层啊……”月玲珑笑了笑,绝美又清纯的笑容,却是看得一群人胆寒。

有人特别想怒斥在太上长老面前不得无礼,不过看到地面半死不活的大执事后,又默默的闭紧了嘴巴,生怕当着太上长老的面,都敢给自己来一锤。

“老道张九机,为极道宗太上长老,几位何事而来?”极道宗的太上长老问道。

眉宇之间,充满了警惕。

他在打量那拎大锤的少女,发现完全是新面孔,没见过,不知道是哪家圣女。

一开始想到的是荒域某不朽道统的圣女。

但是现在仔细看了看,发现并不是。

而这种绝顶天才,天域九洲绝对没有,只有其他域那些不朽道统中,才有可能存在。

这一时间,他便想到了或许是某道统的人,盯上了那真凰羽剑古阵。

毕竟几天前动静闹得有点大。

“咳咳。”苏瑾瑜咳了一口血,有点头晕。

此刻取出了极道宗的长老令牌,扔给了张九机。

“身份就懒得说了,说正事,我们来买一粒仙人斩念结晶,还望行个方便,你宗令牌还给你们,开价吧!”苏瑾瑜勉强打起精神,冷冷的说道。

刚才,他感觉差点挂了。

张九机接过令牌,心里也随之一沉!

这是极道宗令牌没有错,有独特的印记。

极道宗成立至今,这是唯一一枚送出去的令牌。

它可以调动宗门强者,甚至能调动一位元婴长老。

这些日子,姬恒道一直跟他们在那禁地中,他当然知道那真凰图是怎么来的。

那就是,姬恒道用一枚令牌加上灵石购买来的。

而现在得见这令牌,这眼前这几人的身份就不用说了。

这是……那个拿出了真凰图的隐世宗门!

想到这些,张九机头上落汗。

一个真凰图都拿来卖的宗门……

要灭一个极道宗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何为隐世宗门?

就是那种强大到凌驾于国家之上,与不朽道统并驾齐驱甚至强过不朽道统的宗门。

这种宗门已经无敌于世间,于是选择隐匿了起来。

张九机一想到些,一种巨大的恐惧填满了心里。

于是他郑重的行了一礼,弯腰说道:“不知贵客光临,有失远迎,得罪之处,任凭处置,我张九机代表极道宗阐明立场,绝不说半个不字!”

这幅放的极低的姿态,这种一个大能都弯腰行礼的一幕,形成一个巨大的恐慌,在极道宗的弟子之间蔓延。

这是惹到了什么神仙了?

太上长老竟然低头,并且还愿意听候发落!!

苏瑾瑜冷哼了一声,就要借机发作,却是被林清苑一把按倒在地上。

“不必,来之前,我们祖师爷特意嘱托了不要惹事,而我们也不想惹事,是我们的人先打碎了贵宗大门,但是你们也震伤了我们,大家扯平了,直接开始交易吧,我们买一粒仙人斩念就走!”林清苑说道。

“大师姐,干嘛跟他们客气,我一个人都能打爆几位大能!”

“祖师爷要是知道你们受了伤,估计一指头落来这里就没有了!!”月玲珑十分不满的嚷道。

林清苑摇了摇头,“玲珑,在外不可惹是生非,祖师爷不想过多干预这些小事。”

月玲珑听闻只好作罢。

倒是张九机更加恐慌了。

他再次暗中打量了一下拎大锤的少女,越看越心惊,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她真的能打得过几位大能。

她的金丹上,竟然刻满了各种大道符文,这是超品金丹,非仙道修炼法完全结不出这种金丹。

这种人,她的战斗力完全不能用境界去衡量!

“赶紧吧,别墨迹了,我们等着回去养伤!”苏瑾瑜从地上爬了起来,催促道。

张九机急忙点头,现在说啥也不是。

只能按照对方说的来做。

张九机取出一粒米粒大小的结晶体,递给了苏瑾瑜,开口道,“送的,送的。”

苏瑾瑜接过,也懒得付钱,还是有一肚子气。

于是就这么带着林清苑两人大步下山而去。

玛的现在御剑都成问题,得找个地方疗伤。

月玲珑对张九机冷哼了一声,收起大锤跟了上去。

张九机见人走了,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有些魂不守舍的。

这一次,可以说是极大的幸运,幸好这些人不是冲着真凰的事来的。

也很不幸,好不容易巴结上的隐世宗门,估计没戏了,令牌都还回来了。

“太上长老,就这么放过他们?”郑成功不甘心的说道。

“不然呢?别说人家长辈出手,就是那小女孩,我都不一定打得过,你还想怎么样?”张九机冷冷的说道。

他对今天的事极度不满。

竟然敢把这种大人物拦在门外,这十里金光大道去迎接都嫌弃怠慢了。

不过他也终于是没有把气洒在这些弟子身上。

只是不耐烦的说道,“重新修建山门,继续戒备!”

说完这句话,张九机大步离去,重新回到了禁地之中。

那里面,其他太上长老正合力炼化那些真凰部位。

接下来大概一两个月的时间,都要保持炼化这些真凰身上的部件。

再然后,就是合阵。

“是谁来闹事?”姬恒道见张九机归来,急忙问道。

“麻烦了,应该让你出去守大门的……”张九机沉声道。

“我们这么戒备,都已经担忧引来帝国的注意了,我还去守大门?那岂不是明目张胆的告诉别人,我们极道宗有问题?”姬恒道反驳道。

“话是如此,但是今天……哎……”

张九机一阵无力,将令牌扔给了姬恒道。

姬恒道得见令牌,这不自己拿去交易真凰图的那个么?

一时间,他便知道发生了什么,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