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残酷的温柔 > 第二十章 残酷擂台的对决

内门弟子选拔赛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外门弟子间传的沸沸扬扬。大伙觉得这是一场一边倒的比赛,张怀英不可能保得住他的现有地位。

张怀英的对手是易扬、何辉。让他同时战胜两位华武级别的选手,几乎难于登天。

三剑客这边在掂量,如何能够无悬念的赢得比赛。现在张怀英不是问题,而突然冒出来的易扬是个拦路虎。何辉对他一无所知,但是伏明对他有所了解。

据伏明介绍,易扬出身卑贱,从小就开始干体力活,练就了一身的好肌肉。在力量上,少有人能够与之匹敌。他加入武当派的目的只有一个,即是成为核心弟子。但是武当派人才济济,易扬的状态时好时坏。这一次他已经做了决定,势与张怀英分个你死我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听完易扬的介绍,何辉居然有些害怕起来,横的也怕不要命的。

其实何辉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因为两人的武力级别都在华武级别。而且易扬还力量上占优,何辉只怕是遇到了难缠的对手了。

尽管外界对比赛结果众说纷纭,但是何朗却有其独到的见解。

上回俞乐师兄仅用一招半式就降服了张怀英。俞乐的武力是元武级别,即使遇到低一级的华武对手,可能也需要五招才能奠定胜负。这也就充分的说明了张怀英的武力级别可能是扬武,不可能再高了。

当然这不是令何辉担心的对手,他的直接对手是易扬。

易扬如果战胜了张怀英,可能会消耗一定的体力,而这正是何辉的机会。

所以为了百分百的进入到内门,何辉不一定要硬碰硬,也需要斗智斗勇。

何辉想了半天做出了决定,何朗和易扬有过几次照面,让他约出易扬一起想办法对付张怀英。

至于地点,当然是要选择掩人耳目的地方,以免隔墙有耳。

何朗有些为难,他不知道易扬会不会跟他们合作。如果他不肯赴约,到时就不好办了。

眼珠子一转,何辉计上心头。他让何朗渲染张怀英的威胁,把他说成唯一靠得住的朋友。

话分两头,张怀英不知道如何应对明天的保级比赛,心里七上八下的。

曹上木便端来一盘香菜卤鸡翅,这是张怀英以前最喜欢的食物。

只是张已经戒荤了,开始用斋。虞亭师兄说白菜、玉米粒吃了对脾胃有好处。

至于明天的保级比赛,曹上木安慰道,不需多操心。以前的张怀英是唯一能够和徐宏师兄抗衡的存在,只是入派时间稍短,所以才排名靠后。

张现在已经忘了最基本的招式,对于打斗已经没有半点信心。曹上木从怀中拿出一本武书《武术基本功》,让张仔细演练,或许对提升武力有所裨益。张拿起书,如饥似渴的阅读了起来。

转过身,曹上木神色黯然。那一本武书不正是很久以前张怀英给他的吗?为的是避免别人的欺负。现在那本书又回到了张的手中,曹上木心里却五味杂陈。

翻阅武书秘籍,张开始死记硬背里面的招式。

出拳穿掌避实就虚,实部应该正面对抗,虚部只是做的假动作,迷惑敌人。以不变应万变,首先要气定神闲。

张开始比划起来,样子倒还有几分相似,但总感觉里面的攻势显得华而不实,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

这让张有些难以理解,便想起了曹上木,想询问一下他如何才能学几招看门绝技。

武当派管辖区域很大,更像一个迷宫,有时候很容易让新人迷失方向。

曹上木是这里的大厨,这个时间应该在厨房里面干活吧。张想去厨房找人,但是走到半路就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厨房和后山紧挨着,顺着山的方向前行或许有所发现。

穿越住宿楼以及连接的走廊,张还是迷失了方向。

来到了后山,那里阴气森森的,让人莫名的恐怖。

后山的山洞里传来细微的声音,让张怀英有几分好奇。查清之后,原来是三剑客和易扬在里面。

“如果你肯跟我们合作,我们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你让我打假赛,故意输掉这事绝对不行。”

“可是这里我们人多,你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必须和我们合作。”

“如果我拒绝呢?”

一声惨叫划破了长空,易扬被人背地里下手了。

易扬之死不胫而走,导致武当派下面传的沸沸扬扬,各种说法满天飞。

张怀英向徐宏举报此事,却被当做恶人先告状或是疯子的自述给否决了。

为了平息那些捕风捉影的恐惧,俞乐建议封锁事发现场,停止一切传播有关易扬之死的流言。

等到双方选手签定了生死状,内门弟子比赛照常进行。

张怀英虚部向前,摆起了架势。何辉已顾不得那么多了,打倒一个菜鸟不需要那么多复杂的招式。

三招之内,张被打倒在地。何辉眼中充满了怒气,挑衅道,“你不是圣武级别吗?怎么这么不堪一击!站起来呀,沽名钓誉之辈!”

张怀英已经受了皮肉之苦,倒在地上面,脑海里不停地回想李湾说的汪祖德,回忆仇人的外形轮廓居然变得清晰。仇恨开始滋长,在血脉中蔓延开来。

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后,张眼中泛出了绿光。

顷刻间,张冲上前去直接击出双拳,被何辉双掌接住。

双方开始拼起了内力,不久何辉头上冒出了白烟,长发尾端开始炸毛。

张体内的魂力开始觉醒,稍微一用力,何辉就被震退七八步远。

何朗和伏明为大哥助威,只是何辉已经受了内伤,而后瘫倒在地!

比赛是张怀英胜利了,也报了上回何辉在食堂不敬之仇。

但是张还没来得及庆祝,他的脖子上已经架了一柄长刀。

“给我立即弃权认输,否则大刀无眼。”伏明恶狠狠地说道。台下的观众也不过数人,大概是受之前黑色恐怖的影响,不敢外出活动。

虞亭办完事及时赶了过来,阻止了三剑客破坏比赛的行为。

张怀英保住了内门弟子之位,却赢得没那么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