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穿成废物大小姐后被团宠了 > 第52章 恢复名分

整个后院的灯火再次亮起。

元氏和苏怜儿被曝光在了光明之下。

苏怜儿忽然觉得今天来这一趟没错,反而有点值。

见到了一直不肯露面的罗刚和罗老夫人,苏怜儿有一百个问题想要质问她们,然而元氏却一直在跟她使眼色,生怕她说错了什么惹了他们不高兴。

苏怜儿却管不了这些了,如果今天身份不能被承认,那她夜闯罗月绣的闺房就是大罪,到时候等待她们母女的还不知道是什么。

“舅舅为何一直不肯见我们?”

“为何让下人们羞辱我和母亲?”

“外祖母为何要这么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和亲外孙女?”

几个问题抛过去,弄的罗刚一个头两个大。

罗老夫人脸色更加难看。

她着实没有想到这事竟然会就这么曝光出来,早知道,事情刚发生的时候,她就对这对母女下狠手就对了。

大堂中,罗家各房各色人等站满了,人人表情复杂。

唯有罗月绣,作为今天的受害人,安安静静站在角落,仿佛被遗忘了似的。

而且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她眼中的那一丝晦暗和嘲讽。

罗刚被这致命三连问问的哑口无言,当着众人的面,只好支吾表示自己根本不知情。

罗老夫人为了顾及自己的名声,更是干脆把罪名都推到了下人身上,反正她是不知情的。

苏怜儿连连冷笑,面上却还要做戏,一口一个“舅舅”“外祖母”叫的不知道多么委屈。

罗月绣也适时出来帮腔,表示今天的事情都是误会,表姐不是有意的云云。

话里话外之间,就把苏怜儿的名头坐实了。

苏怜儿看向罗月绣的眼神更是感激。

“这都怨我,近来身体不好,倏忽了你们母女,从明天起你们就搬到月绣旁边的院子住吧,好孩子,委屈你们了。”罗老夫人一锤定音,没有人再对她们有异议。

苏怜儿就这么成了表小姐,而元氏也如愿以偿被罗老夫人和罗刚承认了。

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亏心事,她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了罗家的女儿。

元氏激动地奔过去,想跟老夫人亲近亲近,老夫人却很快嫌弃地退开,找了个借口快速走了。

“娘,你都回来了,害怕以后没有机会孝敬外祖母吗?”苏怜儿走上前去搀扶住元氏。“舅舅,你说我说的对吗?”

说话间,目光掠过不远处的略带局促的罗月雯。

罗刚自然是打哈哈,苏怜儿却只盯着罗月雯不放,直盯的罗月雯浑身发毛,生怕她把今天事情的原委全都在罗刚面相抖搂出来。

但苏怜儿到底是没说什么,她十分清楚,今天能因祸得福得到名分的承认,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节外生枝并不好。

反正她已经成为了表小姐,而且还有了罗月绣这个同盟,还怕以后没有整治罗月雯的机会吗?

闹闹哄哄的一出闹剧终于落下帷幕,罗月绣十分殷勤地让人帮忙把母女俩的东西搬到自己隔壁院子,又借口睡不着,拉着苏怜儿亲亲热热地说了好久的话。

苏怜儿十分喜欢她,不知不觉就把当天怎么被人套上麻袋打,那些人长什么样子,说了个一清二楚。

罗月绣不动声色地分析了一下那些都是什么人,让苏怜儿更加确定了这些人就是罗月雯派来的无疑。

“月绣你放心,我来罗家,绝对不是来抢你三小姐名头的,我只是为了我娘罢了。”

“表姐不用胡思乱想,你来了,自然就是我姐姐。”

苏怜儿猛地叹气:“月绣,你真好,你虽然是收养的,却比罗月雯这个亲生的强了不知道多少,跟你相比,她就是地上的臭虫,跟你提鞋都不配!”

她本意是夸赞罗月绣,却不想罗月绣听了这话,瞳孔猛地一缩——

苏怜儿吓了一跳:“月绣,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我就是有些累了,姐姐不如也回去睡吧,有什么话我们姐妹明天再说。”

苏怜儿自然不好赖着,很快就告辞走了,隔壁院子虽然简陋,但跟下人房比简直就是天堂了,这一夜她睡的无比香甜。

但罗月绣却整整一宿没有睡着。

“收养的……”月光照进来,罗月绣睁大眼睛,反反复复念着这句话,“原来果然是真的么……”

……

兄妹俩商议一阵,最终还是觉得裴风来拿来的这份商业计划书完美无比,根本不必改动。

虽然还对裴风来的动机十分怀疑,但苏闻歌还是决定照着这份计划书执行。

但是有一个问题接踵而来——没有资金。

苏家在苏和生病的时候早已被元氏掏空,大半家产不知去向,而苏和虽然还留了很多根基给他们,但流动资金却是一个首要难解决的问题。

好在还有贺天宁。

“早说啊,你二哥哥我是做什么的?都不用回贺家,单我自己的零用钱,就能助你们步入正轨了!”

然而这话却是吹牛。

苏闻歌毫不客气,当即拟定了银钱去向和借款凭据拍在贺天宁面前,贺天宁看到那天文数字顿时欲哭无泪,连忙屁颠屁颠往龙城去信,找贺老爷子要钱去了。

贺家的注资很快就到了,苏家的十几家铺子同时重新开业,没过多久便扭亏为盈,强势回归云城商界。

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云城。

但这却也不是最可怕的事,最可怕的是,贺天宁从龙城调配来的都是浸润商场多年,经验丰富的掌柜,他们在云城没有亲属家眷,打起商战来毫不手软,几个回合下来,就抢了云城本土好多铺子的好多生意。

其中属罗家和云家最多。

罗刚第一个坐不住了,很快拿了名帖将云家家主云显腾请到了酒楼,商量对策。

“苏家这臭小子和臭丫头,仗着在刺绣大会出了风头,拐走了我们许多客商。这还不算,他们还有龙城贺家支持,这么多铺子一下子起死回生,如今我们可是被挤兑的不行啊!”

云显腾比罗刚年轻不少,穿衣打扮更像是个文士而不是商人,闻言也不着急,只是淡淡给自己倒了杯茶。

罗刚急了,急冲冲质问他:“你还有心思喝茶,难道不想说点什么?!”

“我正是有话要跟罗大家主说。”

云显腾说着,忽然一抬手,只听“砰”的一声,包间的大门竟然猛地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