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佛欲阴阳 > 第十五章 镇中选才

一座豪华家宅里,一个绝色美人扒拉住一个男生的腿死死不松手,而这男的却是一脸嫌弃,甚至有些生无可恋。

旁边也围上来了不少人,看着这幅活久见的名画。男的正是无语的于届,女的是古家大小姐,古知玲。

“她没有我好你为什么不选我,我比她漂亮你为什么不与我订婚。”

“爱情不是这些能够决定的,是要两人心甘情愿,相貌只是个加分项,不是决定爱情的主要原因,双向奔赴的恋情才有意义,你逼迫我是没有意义的。”

于届苦口婆心的向着古知玲讲着,说着说着,自己也想起前些日子跟安溪儿的种种事迹,发现爱情有的时候就是那么不可思议,那么巧如天为。对安溪儿的思念又加深了几分。

“哼,不知道被那个狐狸精迷了眼,我哪里差了,不是好歹。”这古知玲醋意大起。撇嘴无意说道。

其实她也不喜欢于届,对他的印象是只存在于青云镇废物,但是今天父亲回来说把自己提亲给于届,本来就为父亲擅自主张自己婚姻生气,更可气的是这于届居然还拒绝了,从小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古知玲哪里受过这种气。

公主病突然犯了的古知玲愤愤不平下,只身闯进于家,于家的侍卫也不敢拦他,找到于届后想要一句道歉然后出口恶气,但是这于届跟自己东扯西扯,最后还扯出爱情。

女人是虚荣心极强的生物,特别是于同类的攀比中,寸步不让。

听到于届把自己与他喜欢的人对比一番后,有些小得意,毕竟也就十四五岁的心智。可更为不解了,明明自己比他喜欢的人样样优秀,为何他还是选择她。

无意之间就发了个牢骚,讽刺了一番。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于届听了古知玲侮辱安溪儿的话,脸色瞬间变的不好了,一脸戾气。耐心在此刻全无。

“你再给我说一遍,屎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知道么。”于届冷漠起来,威胁道。

“你,你威胁我,我就骂她了怎么了,他就就是一个臭表子,一个骚……”古知玲听着于届威胁自己,就开始不依不饶起来,口中言语愈来愈伤人。根本没有注意到面色逐渐阴沉的于届。

“啪!”于届当着围观众人的面踢开古知玲,一巴掌扇过去。说道:“不知廉耻!”

现在于届是彻底后悔了,早知道当初就一拳打废她了,哪里还有这么多事。

被扇了一巴掌又被骂了一句的古知玲瘫坐在地上,这一巴掌可不止是肉身之力,更是有阴阳之气的加持,虽然伤害不打,但是扇在脸上非常想,**与心灵的双重打击。

“你们,你们这两个人,都是……都是奸夫淫妇!”古知玲虽然身体受挨,但是嘴上依旧不听,造就她这样性格的主要还是古家主的教育方式不正确,过于溺爱导致古知玲十分蛮横无理,嚣张跋扈。

“你嘛必!”于届心里的小火山终于爆发了,此刻他再也忍不了了,啥时候受过这种苦,被一个小姑娘骂的狗血淋头,再忍下去就成忍者神龟了!

阴阳之力凝聚在拳,没有运转太极拳,只是单纯的直勾拳,朝着古知玲的面门挥去。

“于届停手!”围观吃瓜群众中突然蹦出一个中年男子,大喊道,正是古知玲父亲,古家主。

拳以发,怎能停手,虽然于届他刚刚破功强行停住了太极拳,也是以损伤身体为代价的,这么短时间里,再破功停拳一回,于届这刚刚冉冉升起的明星就可以落下了。

古家主见于届停不下,也没有闲着,飞身扑去,推开古知玲,立即运转身体里的灵力在拳,接住于届这一招。

“碰!”拳拳对撞发出巨响,身下尘土都被激飞,灰烟飘绕。

再二者碰撞的一瞬间,于届的身体就离开向后飞去。

任他于届再天才,阴阳之力多么离谱,面对练气中期到筑基后期的境界差距还是无能为力,而且于届明显感觉古家主灵力波动时发现他运用的灵力再其身体里出不了半成,满打满算也就三成灵力。

而且古家主这还不是有进攻意味的一拳,属于自卫防守的方式,可即使是这样也一拳把于届给击飞老远,如果这招是进攻意味,那么于届他直接就会血洒当场,即使只是用了三成的灵力。

被击飞的于届腾空身后,身体里有一股不可阻挡的冲劲在横冲直撞,破坏身体内机能。

就在于届以为要落地时,突然感觉有一双手接住了自己。

于届转头看去,竟是自己的父亲,他居然也在场,其实这也不稀奇,这古知玲喊的这么大声,于届父亲又是与金丹之差临门一脚的筑基后期巅峰,听不见就怪了。

“古兄,你这击伤小辈可是不是你的风范啊。”于届父亲半笑半冷淡的说道,能够明显感受到他的不满跟愤怒。老子儿子刚刚行了,你再给他打废了,自己哭都不知道去哪。

就在于届父亲说话是,于届身体里横行霸道的冲劲慢慢减少了,这不是自然消失的,而是于届父亲帮助于届化解的。

“于兄,此事是贵子想出手伤我闺女,怎能怨我?”这古家主还挺冤,争执道,连个差了十几岁的人称兄道弟,画面未免有些滑稽。

“如果不是你女人无理取闹,恶语相向侮辱我儿,我儿又怎会拳脚相加?”于届父亲笑意全无,厉声说道。这俩父女还真是一家子一脉相承,无理取闹,找借口推黑锅的技术是真一流。

古家主张张口,欲言又止,此事的确是他理亏,被怼的说不出话来。

“不占理就带着你女儿赶紧滚,你在这看了半天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着些什么,届儿不同意,破了天也不娶你女儿。”于届父亲见古家主语塞,紧随其上,说道。

方才于届父亲在暗处观察时就看出来了偷偷摸摸藏在围观人群里的古家主,只不过没有捞出他而已,谁知道叫他打了自己儿子,就不再给他面子,揭发了他的行为。

古家主这是把自己女儿当枪使了,他以为于届是因为不知道古知玲的容颜身材,所以才贸然拒绝的,就激古知玲去于家,觉得于届看到古知玲的倾城绝色,肯定会回心的。

可惜啊,他如果早在安溪儿之前来于届看见这跟邻家碧玉小妹妹一样的美人胚子,脚都挪不开了,跟别说是回心的,直接把心给你好不好?

就可惜啊,爱情是风流的坟墓,承诺是放荡的终点。

即使见了也只会稍稍惊讶,美女是美,身材是好,容颜是绝,脾性是吊,但是于届终究是提不起兴趣,就是立不起来的意思知道吧。

但是这古家主也是个矛盾的人,先把女人送入虎口,有担心女儿的安全,偷偷摸摸的跟过来了,结果被于届父亲一眼揭穿,好好的牌打的稀碎。

“阿福,送客!”

“请。”旁边站了半天的阿福屁颠屁颠的跑到古家主面前,左手伸向家宅大门的方向,说道。

“哼!”又是一句冷哼,古家主牵起古知玲就走了。

这回古家主可真是赔了夫人折了兵,丢了脸面没成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如同被脱光了一样被别人**裸看着。

他之所以身为一个筑基后期强者,连脸面都不要的送女儿,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最近这另外两大家族的压迫愈来愈严重了,甚至都有些压的古家有些喘不过气来。

身为一族之长,古家主这么做也是被逼无奈的,他总要为古家上上下下几百近千号人的生活着想吧。

忍辱负重,委屈求和,最后捞了个嘴啃屎。

古家主走后,于届看着周围的人,有看了看自己与父亲的位置,有些尴尬的说道:“父亲,要不你把我放下来吧,挺不好意思对的。”

以为于届父亲要稳稳接住于届并抱稳,所以两个人的抱姿跟公主抱一样,就差于届搂着父亲的脖子了。

“你懂什么,我在给你疗伤!”于届父亲立刻反驳他道。叫他安生一点。

于届没有搭话,只是讪讪的笑了笑,靠近了与父亲间的距离。

“我还有事给你讲,去我卧房。”

“嗯嗯。”虽然于届不知道什么事,但看到父亲缓和下来的神情跟语气,就感觉这事不赖。

左转右拐,到了于届父亲的卧房,父亲把于届放到了凉亭上,自己坐在旁边,开门见山的说道。

“五年都会有一次进入大宗门深造的机会这是一次鲤鱼入龙门,见识外面世界的一个便捷方法。”

“每个镇上都会决出一个人进去,青云镇的一个名额由四大家族各派一人决斗产出,我想着于届叫你出战,比赛期日在两天后,你好好准备准备”

“比赛完后会有大宗门的上使来接选出来的各个镇上天才,然后再逐个聚集一起送到宗门。”

“对了这个选拔叫做〖引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