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大魏督主 > 第一百一十一章千户

陆行舟在卷库呆着的那几日。

又重新熟读了密谍司几乎所有的书籍,包括职位分配等等。

密谍司分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部。

每部一人为首。

官职正四品。

一首之下,管理三支,官职正五品。

三支之下,每支管理三道,总共九道,官职正六品。

九道之下,每道管理三门,总共二十七门,官职正七品。

二十七门之下,每门又管理五地星,总共一百三十五地星,无官职,无品阶。

地星之下,每地星又管理五鬼杰,总共六百七十五鬼杰,亦无官职,无品阶。

按照规矩。

三支九道二十七门等。

都只能接触自己的上线和下线,没办法接触到其他人。

这是为了保密。

也是为了某一个出事后,不会影响全盘。

而陆行舟故意给胖丫鬟透露,那个奸细能够确定五个人的身份。

是有深意的。

按照规矩,能够确定五个人身份的职位,只有九道之人。

他上能接触自己的直属上司,三支之一。

下能接触自己所管辖的直属下吏,三门。

这是四人。

而第五人便是一首。

在密谍司之内,九道已经算是核心人员,他也是可以接触首领的。

不过,他不能知道首领的真正身份。

只能接触到一个易容的首领。

所以,陆行舟最后一句话才说,那奸细要查探首领的真正身份。

就是为了让这个谎言,听起来很真实。

“那丫鬟可能不知道内情,也可能不知道咱们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她只要把这个消息传到密谍司余孽的首领那里,一定会引起重视。”

已经是夜深人静。

两个丫鬟都休息了,没有人再偷听。

夜幕上有着几朵乌云。

将月光遮掩了一些。

陆行舟正在屋子里,给汪亭讲述自己的详细计划。

“密谍司那余孽首领,肯定是明白的!”

“他必然急着要揪出奸细,保证自己不暴露。”

“而最首要的事情,便是先出手毁掉这些画像。”

“但他不确定九道之中谁是奸细,肯定不敢通知九道。”

“这样一来,只有一首三支,这四个人可以动手。”

“这四个人都是密谍司余孽的核心。”

“只要咱们能将他们抓住,哪怕只抓出一人,咱家也能撬开他的嘴巴,那,长安城这一部密谍司余孽,便彻底完了!”

汪亭听完了陆行舟的计划,抬起头,看着那张在烛光下,显得有些妖媚的脸庞,一时间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陆行舟这计划,确实是……厉害。

直接斩首。

但有个前提,那就是密谍司余孽,得真的信了这句话。

如果他们不信,或者是从内部排查奸细,稍微过些时日,陆行舟的谎话就会被戳穿。

什么效果都没有了。

“咱家知道你在想什么。”

陆行舟捋了一下耳鬓的发丝,笑着道,

“咱家不会给他们时间验证真假的,咱家会尽快逼着他们动手。”

……

翌日。

陆行舟和汪亭吃过早饭,便是早早的乘着马车离开了。

旁丫鬟借着打扫老爷屋子的缘由。

进入了陆行舟的书房。

她翻过了所有的地方,并没有找到那些画像的所在。

猜测,应该是陆行舟认为画像太过于重要,带在了身上。

她觉的这件事情十分重大。

以最快的速度传递给了外面的密谍司之人。

而这个时候。

陆行舟已经和汪亭来到了金吾卫的兵衙。

做为禁军一卫,又是负责整个长安城的安全稳定,这里的兵卒,都是大魏朝一等一的悍卒。

就连负责把守门口的人,都是比寻常兵卒熊悍不少。

两人站在那里,龙精虎猛。

不多时。

陈慷带着一名随从迎接了出来。

因为今日恰好是他当值。

所以这身上还穿戴着盔甲,走起路来哗啦啦作响。

不过,那张脸上,却依旧是随和淡然。

应该是早就听说陆行舟升任司礼监掌印,兼任东厂督主的事情。

他一出门。

便是单膝下跪,双手抱拳,道,

“卑职见过陆公公。”

以前见陆行舟的时候,后者只是个小小的掌事。

他只需要拱手行礼便可以。

现在,则是要跪了。

这是规矩。

“陈统领,快快请起。”

陆行舟往前两步,亲自将陈慷给搀扶了起来,笑着道,

“咱家可是又来劳烦你了啊。”

“陆公公客气了,有什么劳烦不劳烦的,一声令下,卑职总是会竭尽全力。”

陈慷一边说着,一边迎陆行舟进了兵衙。

跟在陈慷身边的那名随从。

也就是他的表亲。

看着这一幕。

忍不住砸了咂嘴。

当初陆行舟落魄,甚至有罪沾身,他觉的表哥不该走的过近。

尤其是那桂花糕不该送的。

当时表哥还教导自己,路要走的宽一些。

自己根本没当回事。

这没过多久,现实就打了自己一巴掌。

这姓陆的太监果然是起来了。

不仅坐上了掌印的位置,还成了东厂督主?

现在表哥见人家都给跪迎了。

这当初若是真的不留情面,现在岂不是要遭殃?

“表哥可真厉害。”

他挠了挠头,跟了进去。

“不知陆公公次行来金吾卫,有何公干?”

陈慷迎带着陆行舟进了府衙。

转身去给他倒茶。

其实他也能够猜到一些,但这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有些时候,你得给上司一点面子。

就算你知道了上司的意思,你也得装不知道。

上司告诉你的时候,你再表现出恍然大悟。

皆大欢喜。

“白莲教的案子,其实还没完呐。”

陆行舟接过了茶,轻轻的抿了一口,又放在了一旁,笑道,

“咱家受了皇命,要把这件案子彻底的查个通透。”

“所以,咱家需要人手。”

“上次天人观一事,咱家知道,陈统领是个办大事的,所以,特地过来一问。”

“是否愿意去咱家的东厂,做个千户。”

“辅助咱家,为陛下做事。”

陈慷闻言,忍不住愣了一下。

虽然是有所预料,但他却没有想到,陆行舟直接给了自己一个千户。

东厂千户,官职正四品。

可是比自己现在的官职高出了许多啊。

而且,东厂千户的权力,更是远在普通四品官员之上。

这简直是意外之喜。

“卑职愿意!”

“谢陆公公恩典!”

什么矜持,推辞,什么‘卑职德不配位’等等,这些虚伪的样子,他都懒得做了。

陆行舟这么给面子。

他自然也要爽快些!

“卑职以后唯公公马首是瞻,不敢有违!”

“好,五日为期,带着你麾下两千禁军,皆转入东厂,一应手续,会有人帮你办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