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是不是一件小事,勾结邪月楼那是背叛天星洲的大罪,天星宗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一经查出,杀无赦。

但是天高皇帝远,柒州与天星洲毕竟相隔天星河和西月狼山脉,如此一个不被人重视的弹丸之地,悄悄变成了邪月楼的一处后花园,被肆意践踏,……”

说到这里,老妪元神露出深深的无奈。

“而我们这些在柒州生存的人也只能委曲求全。如今,老申也只希望李公子能尽快将这一真实消息带回天星城,希望有世家真心愿意对柒州伸出援手,救柒州人于水火之中……”

“等等,”卫尘开口道:“听前辈的意思,您似乎对这次方崔两世家执行万民书迁移之事有所怀疑?”

“哎,不瞒李公子,五百年了,柒州瘟疫盛行,小半个柒州没了,三宝任务更是惨无人道,让普通人为修炼资源买单,这些可都是在方崔两世家驻守柒州的长老眼皮底下发生的事。

如此情况,李公子你说还能奢望万民书的迁移之事吗?

若是那两世家真心愿意伸出援手,早几百年前就该迁移了。”

老妪元神摇了摇头,继续道:“李公子你可能感觉不到柒州的真实情况,老申说一组数字,李公子就有直观的感觉了。

墨海在过去五百年的资源开采量相当于以往五千年的开采量,大量的符纸资源被方崔两世家以及邪月楼拿走。

与之产生的负面影响就是柒州人口从四百多万,降至如今四十多万,其中修士人数从四十几万将至如今十几万。

当然,人口大减其中也有瘟疫的缘故。

但总的来说,柒州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方崔两世家没有与邪月楼有勾结,老申是不相信的。

没有人提供保护,邪月楼岂能安稳的在柒州待五百年?岂能肆意的掠夺资源?”

“……”

卫尘一阵心惊,没想到柒州人口这么少,只有大夏州的三分之一。

柒州灵气可比大夏州好多了,按理说人口应该更多的。

还有,若老妪说的是实情,那方崔两世家真的很有鬼。

“啪!”卫尘拍了一下桌子,气氛道:“该死!他们怎可如此行事!如此践踏生命!

拿普通人的性命为符纸资源买单,他们简直无法无天。

前辈,晚辈回天星城一定将此事曝光,方崔两世家所做之事令人发指,他们必须给一个交代,想必天星宗也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少爷,禁怒。”傅仁久小声提醒道。

老妪元神笑了笑,道:“李公子大义才会心有不忿。方崔两世家以及邪月楼干的事本就不是什么好事,他们不仅想把整个柒州的资源偷尽,甚至带着毁了柒州的心思。”

说到这里妪元神哀叹了一声,道:“如今或许已经到了那个时候,所以老申之前说这次万民书的迁移之事,到底是真是假也说不准。”

“……”卫尘轻蹙了一下眉头,道:“万民书应该不会是假的,那上面的印章晚辈看了,可是很真的。”

“呵呵,李公子,老申的年岁在这里,走过的路很长很长。很多事有时候看起来很美,但那只是外表,真的结果如何那可说不准。

你说是吧,傅长老?”

“……”卫尘不明白对方为何问傅仁久。

“前辈说的不错,年岁大一些,自然见过的事情更多。”傅仁久点头道。

“傅长老,你们在说什么?”卫尘问道。

“少爷,若老夫没猜错,前辈的意思是万民书迁移之事,过程中可能会发生一些意外。”傅仁久道。

“前辈,是吗?”卫尘转头问向老妪元神。

老妪元神点了点头,道:“像老申这样的人,对他们还有没有利用价值,若是没了,他们会怎么做?会让老申平安回到天星城吗?但凡有些涉及了他们一些秘密的人可能都不会被留下。

李公子之前不是说天星河东桥关闭了吗,他们有太多时间和手段慢慢做一些事情。

皇城中心广场的榜文不是写了,迁移预计一个月内完成吗?

一些想提前走的人如今可能又去墨海捕鱼采矿了,他们还能回来吗?

最终能够真正享受到万民书上说的迁移去天星洲的人,必定是方崔两世家的一些亲信,或者是那种完全不知情的人。”

“这……,”卫尘略一思考,点头道:“晚辈还是历练少,经世浅,今日受教了。”

“李公子谦虚,刚才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罢了,只要稍微点拨一下,就能想明白的。”老妪元神道。

“那……,前辈晚辈如今可以做什么?”

“李公子若真愿意帮忙的话,那就尽快抵达天星城,将事情公布于众,让真心愿意伸出援手的人前来帮助柒州。”

“好,晚辈现在就动身。”卫尘起身道。

“别急!李公子,老申这里还有一事拜托。”老妪元神道。

“前辈请讲。”

“是关于小鱼的事。”老妪元神郑重其事道。

“之前李公子不是还问了小鱼为何气血亏损严重,刚才老申把话题扯远了,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与小鱼相关,需要李公子信守承诺,将消息传递给天星城七宝楼楼主,在楼主同意前不可外传他人。”

“前辈请讲,晚辈一定信守承诺,未得七宝楼楼主允许前决不告知他人,即便是李家的人。”卫尘道。

随后看向傅长老,“前辈,傅长老他……”

“傅长老可以听,与李公子一样,只要楼主同意了,那消息就不算秘密了。”

“晚辈明白。”

“二位可曾听过‘墨血无敌’?”老妪元神问道。

墨血无敌?

卫尘摇了摇头。

傅仁久略作思考,也摇了摇头。

“嗯~,‘墨血无敌’是柒州坊间的一个传言,你们一直在天星城没有听过也正常。”老妪元神道。

“传言?”

“是的,小鱼其实不姓花,她的姓氏是墨。”

“墨小鱼?”

“是的,小鱼是墨氏一族的人,有墨氏血脉。柒州坊间的传言是拥有墨氏血脉的人可以走上绝世强者之路。”

“这,……太假了吧?”卫尘嗤之以鼻,“任何修士都有走上强者的路,重要的是看你自己的努力和付出才对。”

“李公子说的没错,只是在柒州这边有过墨氏先例,故而坊间才传开那句话。万年前成名的墨啸天前辈,李公子听说过吧?”

“嗯。”卫尘点头,“听说过,但也就一位墨氏强者,这说明不了什么事情吧?”

老妪元神摇头,“不只一例,当年只是墨啸天前辈太耀眼了,遮掩了许多墨氏强者的光芒。有书上记载,那个时代是墨氏一族的时代,后来墨啸天前辈举族迁移去中洲了。”

“这……,这与小鱼有什么关系?那个时代墨血无敌也过去将近万年时间了吧?”卫尘问道。

“书上说的举族迁移应该是夸大了。哪个强者的崛起之路上没有敌人,即便是同族之中也有可能存在嫉妒之人,或者意见相左之人。

所以当年应该有一些墨氏族人没有离开柒州,不然墨宗也不可能传承下来。”

卫尘点头,“也就是说,小鱼是当年没有离开的墨氏一脉的后裔。”

“是这个理。当年墨氏辉煌的时候,许多世家都与之联姻,希望后辈的修炼天赋更好。即便是留守的墨氏一脉在柒州也是很吃香的。”

“……”

卫尘感觉老妪这里说的“吃香”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