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亮剑之独立大队 > 第二十一章 一营去哪儿了

不过李云龙的脑子就是快,他知道徐大龙既然提出来这一点,应该是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他说道:“大龙,你有什么办法吗?”

徐大龙说道:“我有一个计划,不知道行不行?还请首长们批评指正。”

他毕竟只是一个小排长,在三位首长面前献计献策,一定要保持谦虚的态度。

李云龙不耐烦地说道:“行啦,就别说这些客套话了,有什么办法赶紧说。”

徐大龙就讲了他的计划,李云龙听完之后,没有吭气,在那里琢磨了起来。

孔杰说道:“老李,我看这是个好办法。搞好了,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解决战斗,部队的伤亡也会很小的。”

张大彪也说道:“团长,我也赞成徐大龙的意见。”

李云龙抬起头来,大手一挥说道:“就这么干了。”

接着他就发布了命令,说道:“孔杰、张大彪、徐大龙,你们负责完成这次作战任务,今天晚上8点准时出发。”

孔杰、张大彪和徐大龙带着独立团的一营四百多名官兵,沿着徐大龙等人侦察的道路,连夜行军。

80km的路途一夜之间是走不完的,因此天亮的时候,他们就在一片丘陵地带隐藏了起来。

这天中午,徐大龙和郑喜荣等人率先出发了。他们没有直接前往万家镇,而是绕过万家镇,然后从平安县城的方向,前往万家镇。

傍晚时分,徐大龙等人来到了万家镇。渡边少尉看到徐大龙回来了,而且还给自己带来了不少的礼物,他十分高兴,非要宴请徐大龙。

于是就吩咐人摆下了酒席,骑兵营的营长、副营长和几名主要军官也过来作陪。

酒席上,徐大龙找各种借口和渡边以及那些伪军军官们喝酒,后来他跟那些伪军的军官们玩老虎、棒子、鸡的游戏,酒宴的气氛十分热烈,众人都喝了很多的酒。

郑喜荣等人在另外一间屋子里喝酒,他们不让伪军作陪,伪军们也不愿意多事。他们喝得很少,还借着上厕所的机会,观察营房里的情况。

陪着徐大龙喝酒的伪军军官人多,他们也变着法儿的让徐大龙多喝酒。

徐大龙的身体虽然强壮,但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他借口上厕所,到里面用手指抠喉咙,把喝下去的酒吐了出来,回来后继续跟伪军们喝,最终把渡边和伪军军官们都灌醉了。

今天晚上,徐大龙等人就留宿在了伪军的营房里。

晋西北冬天黑得早,晚上7点,孔杰、张大彪等人带着部队朝着万家镇方向急行军,凌晨1点的时候,来到了万家镇的外面。

为了不引起万家镇里面的狗叫,他们来到了镇子150米以外就停了下来。

狗鼻子是十分灵敏的,耳朵也很尖,一只土狗察觉到了远处有动静,警惕地观望着,嘴里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不过,独立团的战士们不再移动了,土狗没有受到威胁,很快也就失去了兴趣,安静了下来。

徐大龙和渡边睡在一个房间里,他时不时地看看手表。

凌晨两点,是约定的动手的时间,于是他就站了起来。渡边喝得很多,睡得沉沉的,在那里打着呼噜。

徐大龙拔出了匕首,就准备结果渡边。后来他又改变了主意,决定留下这个日本小胖子。

他在渡边的头上打了一拳,将他打昏了过去。

徐大龙和渡边睡觉的屋子是个套间,他推开了房门,渡边养的那条军犬现在对徐大龙已经很熟悉了,它只是朝着徐大龙看了看,仍然卧在那里。

徐大龙蹲在了它的身边,轻轻地抚摸着它的毛发,突然出手割断了军犬的喉咙。

徐大龙走到了院子里,来到了郑喜荣等人的房间,在房门上有节奏地敲了几下。

郑喜荣等人早准备好了,他们开了房门,徐大龙对他们交代了几句,郑喜荣就朝着营房的大门口走去。

在营房的门口,有一名伪军的哨兵看到郑喜荣走了过来,感到有些诧异,不明白这个鬼子这么晚了到大门口干什么,不过伪军知道,他是跟着他们骑兵营的日军指导官渡边的老乡来的,也没有特别的警觉。

郑喜荣走到伪军的身前,他说道:“你的过来,我的有话的要问。”

伪军赶紧凑上前来,陪着笑脸,殷勤地说道:“太君,您想打听什么?”

看到伪军来到了他的身边,郑喜荣忽然望向了伪军的身后,问道:“那是什么?”

伪军本能地回头去看,

说时迟那时快,郑喜荣左手捂住了伪军的嘴,右手将匕首捅进了他的胸膛。

徐大龙等人此时已经来到了伪军营长、副营长等人的住处,看到郑喜荣回来了,他比划了一个手势,两人一组,就开始了行动。

伪军的营长、副营长早已喝得烂醉如泥,徐大龙等人轻易地就解决了他们。

接着他们又解决了其他屋子里的伪军的勤务兵、书记官、军械兵等人,打开了营部的库房,从里面取出来三挺轻机枪。

徐大龙和两名战士每个人抱着一挺轻机枪,站在了伪军宿舍的三排平房的一头,监视着里面的伪军。

郑喜荣上了房顶,用手电筒向镇子外面的孔杰等人发出了信号。

孔杰和张大彪等人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到镇子里闪动的手电筒的暗号,立刻率领着部队朝着镇子猛扑了过来。

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战士们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冲进了镇子。

镇子里的狗们被惊动了,狂吠了起来。

睡得迷迷糊糊的伪军们被狗吵醒了,他们一时也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外面的天气很冷,很多人都懒洋洋的,谁也不愿意先起来。

一名伪军的排长自己也懒得动,就指派一名睡在房门边上的伪军出去查看。

伪军慢腾腾地穿好了衣服,出了房门,就听到了街上有很多人的跑步声。他察觉到情况不对,刚要喊叫,徐大龙直接扣动了扳机,将他打倒在地。

枪声惊醒了房子里的伪军们,他们乱哄哄地往外跑,被徐大龙等人用机枪死死地封锁在了里面。

很快,孔杰和张大彪等人已经带着独立团的战士们,冲进了伪军的营房。他们迅速包围了伪军所住的房间,从门和窗户朝着里面就是一顿乱枪,很多战士还向里面投掷了手榴弹。

房间里的伪军们死伤惨重,基本上丧失了抵抗的能力。孔杰看到差不多了,就对身边的战士们说道:“喊话,让里面的伪军投降。”

独立团的战士们大声喊道:“我们是八路军,缴枪不杀,八路军优待俘虏。”

几百名战士齐声呐喊,声势浩大。

一名活着的伪军连长喊叫了起来,说道:“外面的八路爷别打了,我们投降。”

很快,伪军们把屋里的武器从门窗扔了出来。接着就出来投降了。

孔杰和张大彪惦记着骑兵营的马匹,急忙就来到了马厩,看到马厩里几百匹彪悍的战马,乐得合不拢嘴。

这时,徐大龙和郑喜荣等人走了过来。

孔杰高兴地说道:“徐大龙干得漂亮,这次你们可立了大功了。”

徐大龙说道:“团长,万家镇距离平安县城不远,你们赶紧撤离吧。”

孔杰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这就撤离。张大彪,你去集合部队,带着马和缴获的武器装备赶紧走!俘虏的那些伪军们,简单地教育两句,把他们关房间里就行了。”

张大彪立刻传令部队准备撤离。

孔杰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大龙,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徐大龙说道:“团长,您把团部的侦察班给我留下,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随后就去追赶你们。”

孔杰知道徐大龙做事有分寸,也没有多问,只说了一句:“注意安全。”

随后就和张大彪收拢部队,开始撤离。

郑喜荣把侦察班的战士们都带了过来,问道:“排长,接下来咱们干什么?”

他跟着徐大龙打了这么一场大胜仗,十分兴奋,对徐大龙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有些期待。

徐大龙笑着说道:“我带你们发财去。”

独立团团部。

早饭以后,赵刚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出早操的时候,他就没有看到副团长孔杰,也没有看到一营营长张大彪,就连一营的部队他也没有看到。

于是他就让警卫员去了一营的营房,警卫员回来向他报告说,一营的营房里除了值班的战士以外,里面是空的。他问过了值班战士,他也不知道一营去了哪里。

赵刚是个精明人,知道一营肯定是外出了,营长张大彪是李云龙的心腹,这件事情李云龙一定知道。

于是他就来找李云龙,问道:“团长,一营干什么去了?”